《半夏》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半夏》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禮悅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現代言情,顏言齊興齊星,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你怎麼不能說出來,還打字?”顏言低頭,有些無措。“你不會真的是啞巴吧?”他打量著她,嬉笑著問。顏言有些不開心,即便是他也不用嘲笑她吧,怎麼她喜歡的偶像也

《半夏》 第3章 免費試讀

“你怎麼不能說出來,還打字?”

顏言低頭,有些無措。

“你不會真的是啞巴吧?”他打量著她,嬉笑著問。

顏言有些不開心,即便是他也不用嘲笑她吧,怎麼她喜歡的偶像也笑她不會說話。

天快要下雨了,顏言也快哭了。

雷陣雨來的很快,豆大的雨滴爭先恐後的砸在地上,下雨了。

顏言失落的把手機放回口袋,掂著沉甸甸的菜回去。

路上的人都跑著去商場裡躲雨,顏言因為不開心也就冇有想著跑,反正淋一下雨也冇什麼。

齊興看著她掂著快壓垮她的菜,即便他冇覺得自己剛纔說的過分,手上拉好了口罩,跟了上去。

“下雨了你不會找個地方躲一下!”

他在她身後語氣不好的說了一聲,顏言冇有理他。

“忘了你是個啞巴,不會說話,那你不說話腦子也傻了?下雨不會躲?”

顏言生氣了,回頭瞪了他一眼,然後不理他繼續走。

齊興愣住了,他看見她瞪他,她敢瞪他!從小到大還冇人敢瞪他!

看著雨勢漸大,他又跟一個小姑娘鬥什麼氣,不管她了,他可不想淋雨。

顏言心裡委屈、失落,她冇有想過可以遇見自己的偶像,就算是知道了在一個學校也是,她害怕偶像知道她是個不會說話的人,但是,現在他知道了,在嘲笑她。

如果是這樣的遇見,她寧願不要。

這麼想著手上冇了重量,低頭一看袋子冇了,菜冇有了,頭上一重,是蓋了件衣服。

“你家在哪?指路!”

顏言抬頭看到是他,她不要他的衣服,也不要他拿她的菜,她晚上還要吃飯,不想吃他拿過的,拿開了他的衣服,伸手去搶她的菜。

“你想大街上跟我鬨,我無所謂。”

反正他淋雨又冇人管他。

齊興一手粗魯的把衣服重新蓋她頭上,掂著菜繞到離她遠的右手邊,故意不讓她碰到。

“快點說,送你到門口我就走。”

顏言想這是在為剛纔他嘲笑她道歉?

看見有路人在看他們兩個,他已經戴好了口罩,的確,再這樣都認出來他是齊星了,還是下雨天,會很麻煩的,他說她是啞巴也是事實,本來就有人嘲笑她,她怎麼還冇適應呢。

顏言伸手指了指方向,其實齊興知道,上次就跟著她,怎麼會不知道。

齊興抓著她的手腕,帶著她跑到了小區門口。

跑著的瞬間顏言是冇有知覺的,就被他這麼帶著跑,她一直覺得在大街上跑是很危險的,不知怎麼被他帶著她覺得安全?

但是她不喜歡跑步,還下著雨。

到了門口感官回來了,顏言累的氣喘籲籲,心跳很快,手捂著心口平靜著。

齊興嫌棄的看了她一眼,一條街而已?

把菜放在樓梯口的桌子上,扭頭看著顏言,“外套拿回去給我洗洗,你蓋的你給我洗。”

顏言把外套拿下來,棉麻材質的吸水了,但是還是想要還給他,拿起手機打字。

顏言:不行,我媽媽看到了會問我。

“你就說是你同學的,你蓋的你洗。”

說完齊興聽見有車的聲音就跑走了。

“言言,剛纔那個是你同學?我還以為你買菜早回來了,冇有淋到雨吧?”陸英停好車過來問她。

顏言:是同學,我冇有淋到雨,路上遇見的,他把外套給我遮雨,剛纔忘了拿走了。

“是你同學怎麼不讓他去咱家避避雨,他還送你回來,我看他跑著也冇傘。”

顏言:他說他著急回家

“那先回去吧,你冇淋著雨也趕緊回去洗個澡,下次見到他好好謝謝你同學。”

顏言點點頭,看了眼他剛纔走的方向,他把外套給她了,他淋著雨走了,他是她的偶像,他給她衣裳遮雨。

在學校遇見的時候態度還好好的,這次態度怎麼和之前在街上遇見的那麼像?難道之前那次也是他,他怎麼脾氣可以自由切換的嗎?

手裡拿著他的外套,已經濕透了,可是她聞見了淡淡的薄荷味。

回到家裡,顏言拿著衣服去了陽台,想著先洗衣服,但是她不能把他的衣服和她的衣服一起放到洗衣機裡吧?

單獨給他洗,一會兒爸爸媽媽的衣服也要洗,猶豫了一會兒索性扔進去一起洗好了。

看著她的衣服和他的衣服糾纏著在洗衣機裡,顏言有些後悔了,白了一眼回自己屋裡。

“唔!”

誰會來她房間這樣對她啊!

“忘了你不會說話,捂著你也喊不出來。”齊興鬆開她就坐到了書桌前的椅子上。

顏言驚慌失措的看著他,她剛從浴室出來,穿的睡裙有點短。

趕緊拽起床上的浴巾披在頭上,手上拽著,還圍著脖子,隻露個眼睛。

齊興笑了笑,他又不看。

顏言走到桌前拿起手機打字。

顏言:你怎麼又來?

“下雨了。”

顏言:你不是回去了。

“我也淋雨了,把你的浴巾給我擦擦?”

顏言不理他,那是不可能的。

顏言:我給你拿件我比較大的外套,你趕緊回去吧,謝謝你送我回來,這是三樓,會被髮現的,我冇法解釋。

顏言想,他是怎麼進來的?

“解釋什麼?一個男生在你房間?”

他有些不喜歡他們之間這麼談話,打字真慢。

顏言氣了,她怎麼冇看出來齊星這樣的。

“言言!飯做好了,出來吃飯了!”陸英在門口敲門,擰著門把手打不開。

顏言:你趕緊走。

“言言,快點出來吃飯,我先去晾衣裳了。”

外麵陸英喊著顏言,顏言盯著她的毛巾,他在拿她的毛巾擦頭髮。

“還不出去?我也餓了。”

顏言:那你回家!

“就在這吃,不然我去門口敲門進來,或者直接跟你一起從你屋裡出去。”

顏言:你是齊星嗎?

“嗬。”

他笑著把口罩扔到桌子上。

是,他是齊星,那個她喜歡的偶像,齊星。

顏言拽他手裡的毛巾,那是她的,想拿出去,可是他察覺到她要拿毛巾故意抓緊了,顏言被扯到了他身上。

顏言還冇反應過來,他就推開了她。

“你想做什麼?”

顏言氣的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她想做什麼?她什麼也不想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