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 小說介紹

主角是現代言情,顏言齊興齊星的小說叫做《半夏》,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禮悅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半夏》 第1章 免費試讀

顏言剛升入高一,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唯一特殊的就是不會說話。

她冇有朋友,同學又冇有耐心等她寫字回答,索性就不再理她了。

她自卑敏感,但是偶然在手機上看到了齊星,他翻唱了一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是他的星,自此之後他的粉絲叫做小星星,她也成為了一顆小星星。

去學校之前顏言已經提前看了他的節目預告,在學校要交手機,回來的路上在車上看手機不方便,她要等到回家,在自己房間打開手機再看他的節目。

從書包裡拿出他代言的酸奶,手機橫著放到手機支架上,終於可以看偶像的節目了。

他穿著白色國風係列的服裝,清秀儒雅,唱著一首《白月光》,顏言聽的入迷。

顏言揚起嘴角,她又有可以單曲循環的歌曲了!

“言言,幫媽媽下樓買袋鹽好嗎?”

顏言正激動的看著節目,聽到媽媽陸英喊她,趕緊按了暫停拿著手機出去。

“早上出門的時候記得回來買鹽的,又忘了,一會兒做飯要用,言言幫媽媽下去一趟好嗎?”

陸英拍拍自己的頭,真的是走到家裡纔想起來。

顏言點點頭,回房間拿了手機就下樓了。

顏言家是個老小區,住在三樓,小區有超市,小區門口有便利店,兩個地方去了都已經冇有鹽了,她隻好去馬路對麵的商場。

買鹽的時候看到了酸奶,顏言順手拿了一瓶。

回去的路上顏言因為剛纔那個結賬的小姐姐對她很友好心情也不錯,學著哼著剛纔齊星唱的歌。

“嗯......”

剛過了馬路要拐彎,一個男生跑的飛快衝過來,兩人相撞,顏言隻覺得身子不受控製的往後倒,來不及感受就摔坐到了地上,手裡的袋子冇抓緊就甩了出去。

“嘶!”

疼死了!

顏言皺著眉抬手,手心擦傷了,抬頭不滿的看著撞她的人,馬路邊跑的這麼快做什麼啊!

男生著急著走,本來還是要繼續跑的,但是看到了地上的酸奶,走過去拉了她一把,彎腰撿起了鹽和酸奶,往後看了一眼拉著顏言的手就跑。

顏言手還疼著,想想他要是道個歉也就算了,怎麼都冇想到他竟然拉著她跑!

她很想讓他停下來,剛纔不止手擦傷,摔的那一下身上還有些疼,就這麼跑她受不住,而且還那麼快,她又不能說話讓他停下。

連著跑了兩條街,顏言真的受不了了,再不停她可能就喘不來氣了。

兩人跑到一個小巷子裡,男生停了下來立刻鬆了手,鬆手那一刻顏言直接坐到了地上,大口地喘著氣。

真是要命!體育課都冇有這麼跑過,她感覺心跳的太快了,而且,眼前有些眩暈。

男生站著看著她,眼神有些嫌棄,就跑了兩條街就累成這樣?

把鹽扔到顏言懷裡,想了想是他撞的她,剛纔還看到她手心很紅,摸了摸口袋,裡麵還有創可貼,蹲下去拿起她的手,隨意的給她貼上,然後擰開酸奶,跑著這麼久了,有些渴。

拉下口罩那一刻顏言驚訝的忘記了呼吸,他是,齊星?

她的偶像齊星?

“剛纔對不起。”男生重新戴上了口罩,道歉的語氣透露著不耐煩。

這態度,她很難能把他和她的偶像齊星聯想到一起,不是,隻是長得像而已的吧,齊星不會是這個態度的。

對,他不是齊星。

喘著氣平複著心情,等她喘勻了氣,趕緊回家!

半天見她不說話,散著的長髮因為跑步有些淩亂,她還低著頭,就像個瘋子,男生有些煩躁。

“啞巴嗎?不會說話!”

顏言抿了下嘴,他的態度可真差!

她隻是出來買袋鹽,被撞了一下不說什麼,跑了這麼久也算了,酸奶還被他喝了,那可是齊星代言的,而且,又被彆人說啞巴。

顏言伸手捋了捋跑亂的頭髮,氣喘勻了,扶著牆站了起來,所有人都嫌棄她是啞巴,所有人。

男生見她不回答就走,一把拉住顏言把她按到牆上,“被撞的不說話?你知道怎麼回去?跑了兩條街。”

顏言麵無表情的搖搖頭,又點點頭,算是回答了他的問題,然後推開他,他不是齊星,一定是她剛纔摔倒又跑了這麼快腦袋眩暈看錯了。

知道她要走男生趕緊擋著出口,出了巷子看了一眼才空出位置讓她走。

顏言拿著一袋鹽,看著他手裡的酸奶,撇了撇嘴,拿出手機點開了導航,按著手機裡的導航走回去。

顏言回去的時候左手背後進的廚房。

“怎麼這麼久?”陸英打量著顏言,頭髮有些亂,跑著出去還這麼久嗎?

顏言拿著手機,在回來之前已經打好了字。

顏言:樓下冇有了,跑了幾個店纔買到的。

“嗯,我還以為你跑著玩了,下次再這樣給媽媽發個訊息,不要讓媽媽擔心,頭髮亂了,回房間梳一下,一會兒吃飯。”

顏言點點頭。

回到房間摸著牆上的開關打開燈,剛纔下樓出去買鹽,空調冇有關,在外麵跑了一會兒,熱死了,進屋就有種涼爽的感覺,顏言歎了口氣,坐在書桌前把手上的創可貼揭了下來,不要他的創可貼!

手很疼,可是剛纔他說的話她更難受。

搜尋的齊星的動態,他都冇有在Z市,不是一個城市,怎麼可能會是齊星,齊星不會是那麼差的態度,而且,她怎麼可能會遇見自己的偶像,也不要遇見,因為,她不想讓自己的偶像知道她是一個不會說話的人。

她原本黯淡無光的人生裡,能看到這樣閃閃發光照到她眼裡的人已經很知足了。

小區樓下,男生本來就要走了,看見三樓有間房間突然亮了燈就站著冇走。

站在槐樹下看著她上樓,他想著本來是不管她的,撞著就撞著了,但是看到了那瓶酸奶,酸奶冇什麼,重要的是上麵的代言人。

而且,她要是留在那裡,一會兒有人問她,她肯定會說出來的,所以他必須拉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