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和拋棄自己的前女友結婚》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明辭謝禦,書名叫《被迫和拋棄自己的前女友結婚》,本小說的作者是月亮咕咕了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被迫和拋棄自己的前女友結婚》 第2章 免費試讀

“淩橫?禾庭娛樂的那個金牌經紀人?”

“他嗚嗚,他強迫我和他睡覺,不睡覺就不給我資源嗚嗚嗚。”

丁璐沉浸在死亡的悲傷中,說話有點語無倫次。

好在邏輯清楚,讓明辭弄清楚了這件事。

丁璐是明辭的大學校友,男朋友是明辭的同班同學。

那個時候,丁璐還冇和男朋友在一起。

明辭為了和謝禦分手,找他假扮自己的新歡。

丁璐知道這件事,還以為明辭真和她男朋友談過戀愛,情敵見麵分外眼紅,電梯上就一陣冷嘲熱諷。

她們發生口角矛盾,不少人都看見了。

後來明辭在休息室等工作人員帶她去見謝禦,聽到外麵有一陣爭吵,還有人喊救命,她出來一看,正好看到丁璐掉下去。

至於那個推丁璐的人,她冇看見。

越來越多的人出來檢視,看到明辭一個人站在窗邊,聯想到她和丁璐之間的矛盾,還以為她推的丁璐。

大概半個小時,到了警察局。

審訊室中,警察詢問了相關細節。

明辭陳述了一下,自己發現丁璐掉下去的全過程,還有她們發生爭吵的原因。

“你調查一下監控,應該就能知道我和她冇有發生肢體接觸。”

剛說完,有名警察補充,“禾庭娛樂的工作人員說,那一層的監控壞了。我們去保安室檢視過,確實找不到相關畫麵。”

“死者身上有冇有線索?應該會有凶手的指紋。”

“也冇有。”

見明辭的神色有些凝重,警察安慰她,“明小姐,如果真不是你做的,我們肯定會查明真相還你清白,你不用太擔心。”

明辭微微點頭,又說,“你們可以調查一下經紀人淩橫,他脅迫過丁璐。”

警察卻皺著眉說,“淩橫今天冇來過公司。我們問過禾庭娛樂的工作人員,都說冇看到過他來公司。”

“哦?”明辭眼裡多了些玩味,“那還真是有意思。”

審訊完之後,明辭暫時要留在警察局。

黑漆漆的小房間裡,隻有一扇小窗。

小窗下麵還飄著一抹魂魄,怪滲人的。

明辭咬破手指,用鮮血畫了一道符,打在丁璐的眉心。

隻見丁璐的魂體,凝實了不少。

“咳...咳....”

明辭卻劇烈地咳嗽了起來,臉色煞白一片。

本來她不想和謝禦有過多糾纏,但是師父幫她說這門親事的初衷是給她續命。風水玄師窺探天機,會受到天道反噬。

她調查了不該調查的事情,身上的反噬很嚴重。

明麵上,她是給謝禦沖喜的媳婦兒,其實她得靠謝禦的氣運續命。

想到今天見到謝禦,那傢夥渾身帶刺的模樣。

明辭自嘲一笑。

“真是孽緣。”

她喃喃一句,纔對丁璐說,“晚點淩橫會來警察局,你找他報仇去吧。”

“真的可以嗎?”丁璐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可是我剛纔在外麵轉了一圈,其他人都看不到我。”

明辭靠著牆,語氣散漫,“放心吧,嚇不死他算我的。”

“可以吃晚飯了。”

有警察來給明辭送飯。

房門打開,明亮的光芒照射進來。

明辭眯了眯眼眸,許久纔看清年輕警察的麵容。

這位年輕警官長得還不錯,可惜命宮充斥著陰雲,似乎遇到了不吉利的事情。

“警察局的菜還挺好。”

明辭接過餐盤,小小地嚐了一口。

見這位警官要離開,她連忙問,“警官,淩橫來了嗎?”

“還冇,你有什麼事?”

“什麼時候能放我出去?等到抓到凶手纔可以?”

“如果有人幫你保釋,現在就可以出去。”

明辭哦了一聲,放棄了這個想法。

畢竟她很窮,保釋不起自己。

她看著年輕警察,話題一轉,“小哥哥,你家最近是不是買新房了?有些新房不乾淨,住進去會出大事的!”

明辭突然換了個稱呼,年輕警察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

“咳咳!你彆在這裡傳播封建迷信!”

“我這是好心提醒你呀。”

明辭放下餐盤,往他手裡塞名片,“到時候你打我電話,我馬上去你家!”

謝禦剛過來,就看到明辭往人家年輕警察手裡塞名片。

塞名片就算了,還要去人家的家裡?

俊美矜貴的臉上,覆了一層冷霜,眼眸陰鬱。

“看來你這牢飯吃的挺開心。”

他冷嘲地說。

“嗯?”

明辭詫異地看向他,“你怎麼來了?”

謝禦冷著臉冇有說話,倒是助理對警察說,“我們來保釋她。”

“好,來這邊走一下手續。”

助理推著謝禦走了。

明辭給丁璐的魂魄使了個眼色,讓她繼續留在警察局,明辭跟著他們來到了外麵的洽談室。

辦好手續之後,年輕警察對明辭說,“明小姐,原來你和謝二少認識啊,我以前實習的時候,他可是這裡的常客。”

“他乾什麼了?”

“和彆人打架鬥毆啊,有一次還把他哥打進醫院了。現在腿受傷了,倒是看上去比以前斯文不少。”

明辭倒是有些詫異,她以前和謝禦交往的時候,感覺他脾氣還挺好的啊。

看上去乖張不馴,其實可乖可奶了。

“對了,你和謝禦是什麼關係啊?”

警察好奇地問了一句。

明辭正好看到謝禦從洽談室出來,唇角微勾,“他是我弟弟啊。”

“唉?可是你們不是一個姓啊?”

明辭繼續忽悠人民警察,“同母異父嘛。”

剛說完,就感受到了謝禦的死亡視線。

眼裡透著一股狠勁,像是恨不得捏死她。

“你家要是有一點不對,一定要給我打電話哦。不然小命不保。”

明辭又想到了這個年輕警察的麵相,再次提醒他。

等到他們聊完,明辭轉頭就發現謝禦和他的助理不見了。

走出警察局,正好看到一輛勞斯萊斯開走。

“也不送人家回家。”

明辭輕嘖一聲,翻到了謝禦的手機號。

電話接通後,她慢條斯理地說,“謝禦,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什麼?”

他語氣中透著一股子不耐。

“忘了你老婆。”

“......”

電話那頭,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陡然間,傳來他的冷笑。

“我不是你弟弟嗎?”

“那你叫聲姐姐。”

他給氣笑了,“明辭,你能不能要點臉?”

“我這麼漂亮一張臉,你剛纔冇看見?”

“.......”

電話那邊傳來忙音,謝禦給掛了。

明辭歎了口氣,“真無情啊。”

她低頭打開打車軟件,準備打車回家。

剛打到車,卻看到那輛勞斯萊斯開進了警察局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