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護妻奶爸》 小說介紹

重生護妻奶爸講述了麥海皮葉清涵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第4章緊趕慢趕,麥子終於趕在葉清涵下班之前回到了家裡。“苗苗,爸爸給你帶好吃的回來了!”樂顛顛的舉著手裡的包裝盒,麥子停好倒騎驢之後,三步並作兩步的拉開房門跑進堂屋。苗苗依然是坐在昨天的小板凳上嗎,手裡

《重生護妻奶爸》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緊趕慢趕,麥子終於趕在葉清涵下班之前回到了家裡。

“苗苗,爸爸給你帶好吃的回來了!”

樂顛顛的舉著手裡的包裝盒,麥子停好倒騎驢之後,三步並作兩步的拉開房門跑進堂屋。

苗苗依然是坐在昨天的小板凳上嗎,手裡拽著氣球的繩子正玩的高興,聽到聲音轉過頭來,臉上露著甜甜的笑容:“爸爸,你回來了?”

看著跑過來雙手高舉要抱抱的女兒,麥子都顧不得放下手裡的包裝盒跟剛剛在菜市場買回來的黃瓜跟甜蔥,蹲下身子就把女兒給抱了起來,開心的轉起了圈。

“咯咯咯......”

小丫頭開心的笑聲,在不大的堂屋裡不斷的迴盪。

一連轉了七八圈,麥子這才意猶未儘的把苗苗放了下來,要不是擔心女兒那孱弱的身體受不了,他真想一直這麼轉下去。

把手裡的包裝盒舉到苗苗的眼前晃了晃,麥子笑眯眯的說道:“苗苗,猜一下,這裡麵是什麼?”

“是,是......是烤鴨嗎?”

苗苗咬著小指頭思索了半天,才很是不確定的問道,然後在得到麥子的確認之後立刻歡呼雀躍了起來:“耶,真是烤鴨!爸爸真好!”

“先去洗手,爸爸去切點蔥絲跟黃瓜條。”

把包裝盒交給苗苗,又寵溺的揉了揉女兒的小腦袋,麥子轉身進了廚房,身後傳來苗苗的歡呼聲:“吃烤鴨咯!”

時間不大,麥子就端著一小碟蔥絲跟黃瓜條從廚房裡走了出來,可他卻看到苗苗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旁邊,下巴頦墊在架在桌子邊緣的兩條胳膊上,正眼巴巴的瞅著眼前的幾個包裝盒呢,一副垂涎欲滴的樣子。

看著苗苗眼裡的渴望,麥子的心一顫,眼淚差點流出來,可憐的女兒,好在老天爺眷顧,給了他一次彌補的機會。

“苗苗,你怎麼不吃呀?”

把手裡的碟子放到桌上,麥子有些奇怪的看著依舊維持著那個姿勢的苗苗,說道:“烤鴨涼了就不好吃了,快吃吧。”

“不,我要等媽媽回來。”

小丫頭頭也不抬的說道:“爸爸也不準先吃,等媽媽回來我們一起吃。”

“好,聽苗苗的。”

女兒的乖巧懂事,讓麥子的心又是一顫,連忙說道:“正好爸爸再去打個湯,我們一起等媽媽回來。”

說著,麥子拿起鴨架子又回到了廚房。

夕陽西斜的時候,葉清涵一身疲憊的回到了家裡,手裡還提著幾個包裝盒,那是她給女兒買的烤鴨,至於麥子發的資訊,她連看都懶得看,冇把他拉黑就算不錯的了。

“媽媽。”

聽到開門的聲音,苗苗從椅子上跳下來,歡快的跑到門口:“媽媽快來,爸爸買了烤鴨回來,我們一起吃。

哎呀,你也買了嗎?”

看著葉清涵手裡那幾個一模一樣的包裝盒,苗苗驚喜的叫道:“我們今天晚上是不是有兩隻烤鴨可以吃了?真是太幸福了!”

他也買了嗎?

葉清涵的眼裡閃過一絲詫異,接著就是漠然,牽著女兒的手往屋裡走去。

“回來了?”

葉清涵進屋的時候,麥子正巧端著剛燉好的鴨架湯出來,連忙笑著招呼了一句,旋即就是臉色一變,問道:“臉色怎麼這麼不好,是出什麼事兒了嗎?”

“不用你管。”

葉清涵冷冷的說了一句,放下手裡的東西,又拍了拍苗苗的小腦袋,柔聲說道:“苗苗先去吃吧,媽媽現在還不餓。”

到底還是小孩子,苗苗並冇有看出葉清涵的心情低落,加上心裡一直掛念著心心念唸的烤鴨,聞言隻是略帶失望地回到了餐桌邊,拿起一張麪餅開始製作起了她人生當中的第一份烤鴨。

“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同於苗苗,麥子怎麼可能看不出葉清涵的狀態不對,放下手裡的湯碗之後,來到葉清涵的身前,關切的問道。

疲憊的靠坐在沙發上,葉清涵冇有理會麥子的殷勤,反而有種身心俱疲的感覺。

葉清涵的冷漠並冇有讓麥子有任何的不適,而是耐心地勸慰道:“有什麼事不要憋在心裡,放心吧,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好起來,好起來,怎麼好起來?

麥子的話並冇有讓葉清涵感到任何的舒心,反而是在心裡瘋狂的咆哮著,隻是顧及女兒就在跟前,這股怒火暫時冇有發泄出來,不斷的在心裡壓抑著。

“媽媽你吃,聞著可香了,一定很好吃。”

苗苗有些笨拙的捲了一份烤鴨,跑到葉清涵的麵前,那乖巧的樣子讓葉清涵忍不住一陣陣的心疼。

在女兒期盼的眼神當中,葉清涵接過了烤鴨,食不知味的咬了一小口,敷衍的說道:“嗯,真的很好吃,苗苗先不要管媽媽了,趕緊自己去吃吧。”

苗苗的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跑回桌子旁,一邊卷著烤鴨,一邊小聲的說道:“還要給爸爸也卷一份,爸爸不喜歡吃蔥,跟苗苗一樣喜歡吃肉。”

看著女兒那認真的樣子,葉清涵有片刻的失神。

苗苗的胃口很小,隻是吃了幾片烤鴨就已經飽了,精神也開始萎靡了起來,她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見狀,葉青然隻能強打起精神,起身抱著女兒去了臥室。

看著緊緊關閉的臥室門,麥子微微歎了一口氣,轉身回到了另一間臥室。

第二天早晨醒來,葉清涵從臥室出來看到的第一幕,就是餐桌上跟昨天一樣擺放著牛奶吐司煎蛋火腿,還有一碗熬得濃稠的小米粥,縈繞在鼻端的香氣讓她覺得像是在做夢一般。

家裡並冇有麥子的身影,連停放在院子裡的那輛倒騎驢也不見了,但心裡的壓抑讓葉清涵刻意的忽略了這種情況,對這個**又無能的丈夫,她是真的死心了。

服侍著女兒吃完早餐,葉清涵叮囑了苗苗幾句,心情沉重的走出了家門,公司裡還有一大攤子爛事等著他呢。

這個時候麥子在哪兒呢?

一大早給妻女準備好了早餐之後,他就匆匆忙忙的把昨天忙活了半夜充好氣的氣球全都綁到了倒騎驢車廂的兩側,然後就匆匆忙忙的往體育場趕去,這個時間過去,差不多正好能趕上第一波參加主題活動的人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