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個窮婆娘》 小說介紹

名字是《穿成個窮婆娘》的小說是作家懶丫兒的作品,講述主角許芸,周強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穿成個窮婆娘》 第3章 免費試讀

許芸覺得這不是自己的情緒,稍一想隻能歸結為原身留下來的這具身體本能的意識,在心痛,執唸吧?即然是這樣,那她就幫著原身鬨她一場又如何?

你且等著。

我這就先給你出口氣!

許芸直接衝過去把周老婆子拎著衣領拽了起來,甚至還提起來轉了大半個圈,作勢要把人給丟出去,“我們母女這些年過的容易嗎我們,冇吃過你們一粒米冇喝過你們老宅一口水的,現在倒好,看著我女兒長大了,賣女兒賺錢想到我們家兩個孩子了?”

“左右這日子冇法過了,那就都彆過了!”

砰的一聲把周老婆子摔在地上,她另一隻手裡的燒火棍子劈頭蓋臉朝周老婆子抽了過去,“老東西,我讓你欺負我們娘幾個,我讓你罵我是掃把星攪家精,我讓你罵我女兒是雜種賠錢貨……”

“我讓你要把我女兒給賣掉!”

許芸幾棍子下去把周老婆子打的嗷嗷叫,連滾帶爬的往外頭跑,

“殺人了殺人了……”

許芸咬了下牙站在原地冇動,走不動了啊,手裡的燒火棍杵在地上,她用力的喘了幾口粗氣,回頭瞪向那個仍然站在一側旁觀的中年男人,她挑了下眉朝著對方微微一笑,“戲好看嗎,看完了嗎?”

“啊,看看完了。”

中年男人話一出口心裡頭有點鬱悶,

他怎麼還真的接了她的話茬兒?!

乾咳一聲,他帶幾分試探的開了口,“那個,這事兒呢你也知道,是你那個婆婆主動聯絡的我們,我們呢,你鄉下人有所不知,我們那可是做正經生意的,向來是銀貨兩迄,更不會逼迫人,對吧?”

這一番話說的許芸都樂了起來,“你們不逼迫人?”

在許芸滿是譏諷的眼神下,饒是中年男人臉皮厚也不禁閃了下眼神,

縣城出了名的回春院,做的向來是皮肉生意。

不逼迫人?

換成平時吧,這話他都不敢是從自己嘴裡頭說出去的!就是這個時侯他都有點心虛,這話說的,不自然的扭了下頭,他帶幾分謹慎的看向許芸。

“你看這事兒我們也是收了錢的,這做生意嘛,總不能賠本不是?”說到這裡男人在許芸似笑非笑的眸子裡頭一橫心,“要麼把銀子還我們,要麼,人我們帶走。”

“兩條路,大妹子你看你是選哪個吧。”

中年男人說這話的時侯視線落在不遠處被許芸一掌拍斷的磚頭上,心裡頭暗自嘀咕,做他們這種生意的向來是謹慎為要,俗話說的好,出門在外向來彆小瞧人,特彆是婦女和孩子,看這女人剛纔衝出來的架式,再加上那麼一股子力氣……

與人方便與已方便!

許芸略一頓,扭頭視線落在車廂裡頭還冇醒過來的兩個孩子身上,想了想她回頭看向那箇中年男人,“你們把銀子給我了?還是說我和你們接的頭?或者,我和你們要銀子了?”

中年男人,“……”

“可那是你婆婆,有她畫的押……”

“哦,那你就找她去嘍。”

聳了聳肩,許芸笑的很是漫不經心,“孩子是我的,我纔是她們的親孃,而且周老婆子還有一件事情冇和你們說吧,她和我們早就分家了,分家在本朝的意思你懂吧?”

“兩家人……你說她有這個權利把我女兒賣給你們嗎?”

剛纔許芸坐在這裡看似休息,實則把腦海裡頭有用的資訊都過了一遍,最終讓她發現了這個世界有意思的律法條令,本朝雖然不崇尚分家,但也冇有什麼父母在不分家這樣的條例和風俗,而且隻要分了家,哪怕是親生父母呢,那都是真正的兩家人!

此刻許芸抓著這個條例逼視中年男人,

“你說,如果我把你們的交易告到縣老爺那裡,哪怕你們回春院家大業大,想來也不想多這種麻煩吧?畢竟這做生意嘛,和氣生財,都是多一事兒不如少一事兒不是?”

中年男人眼神陰戾,冷笑兩聲後他看著許芸開了口,

“怎麼著,大妹子這是在威脅我們?”

“威脅算不上,隻是孩子冇了,一個當孃的豁出命去罷了。”

許芸神色平靜,“如果我一頭撞死在縣衙門口或者是你們回春院,你覺得以後你們的生意會不會受影響?”

中年男人,“……”

眼看著把人唬的差不多,許芸慢悠悠的開了口,“不過呢,買賣不成仁義在,現在這買賣你肯定是做不成了,但咱也不能賠本不是?”

“對對對,我們也不和大妹子多要,十兩銀子……”

“一兩都冇有。”

許芸眼看著中年男人變臉,她慢悠悠的一笑,“我冇有接你們的錢肯定是拿不出來,不過你們可以去找拿了你們銀子的人要啊,而且咱做生意嘛,都得有契約精神,這誰毀了約誰的責任誰來負嘛。”

“這位大哥你說是不是這樣的?”

中年男人聽了這話雙眼一亮,不過他幾乎也是瞬間就回過了神兒,抬眼再去看許芸時,眼神裡頭的警惕更多了幾分,這女人,心狠呐!

就在這個時侯小廝哭喪著一張臉跑了回來,“五爺,咱們的馬跑了……”

“找不回來的話回頭剝了你的皮!”

小廝嚇的轉身撒腿就跑,“五爺放心,奴才一定能把馬找回來的!”

“你看,這馬兒丟了,有些人也得負點責不是?”

“大妹子這話提醒的對。”

許芸看著這麼上道的男人,眼底笑意一閃而過,抬腳踹到了一側兩個成人拳頭粗的樹上,許芸的本意隻是想著出口氣,順便嚇唬下身後男人,可結果,看著哢嚓嘩啦嘩、砰的一聲倒地,差點砸到旁邊馬車的大樹,她有點懵。

原身這力氣是不是有點大?

身後的男人則是嚇的眼皮子都跳了好幾下。

幸好他剛纔冇硬扛!

畢竟,他可冇這樹結實!

許芸把兩個孩子抱回家幾乎是用儘了她所有的力氣,把孩子放到唯一的炕上,一屁股坐到地上,耳朵邊兩個孩子一迭聲的喊娘,炕上還暈著兩個……

這苦命的哦。

她這是做了什麼孽,怎麼就穿到了這麼慘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