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替嫁冤種》 小說介紹

小說《穿越成替嫁冤種》是作者溫泊琛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蘇南喬,蕭予琅,講述了... 蕭予琅喜歡蘇家的長女蘇柔是眾人皆知的。蕭家是村裡唯一的獵戶,雖說不富裕,但也算是有頭有臉,為了迎娶蘇柔,蕭家掏出家底又借了點零頭錢湊夠了二十兩的聘禮。二十兩,在眾人眼中可不是小數目,娶的不過是農戶家的女

《穿越成替嫁冤種》 第2章 免費試讀

蕭予琅喜歡蘇家的長女蘇柔是眾人皆知的。

蕭家是村裡唯一的獵戶,雖說不富裕,但也算是有頭有臉,為了迎娶蘇柔,蕭家掏出家底又借了點零頭錢湊夠了二十兩的聘禮。

二十兩,在眾人眼中可不是小數目,娶的不過是農戶家的女兒,蕭獵戶家出手可以說是很大方了,誰人聽了不得羨慕。

蘇家人收聘禮收的那叫一個開心,親事就定下了。

成親吉日,就是昨天,說來也是荒唐。

原主被王秀蘭逼的穿上了嫁衣,蓋上了紅蓋頭推進花轎,紅蓋頭下看不見臉,誰會知道新娘子掉包了呢。

外麵賓客滿座,歡聲笑語,原主在屋裡嚇得魂飛魄散。

等到晚上,蕭二郎帶著一身酒氣回來,蓋頭一掀,兩者驚的驚,怕的怕。

大冤種蕭二郎愣了一會兒,神色漸漸染上怒火,不顧外麵夜色濃重,摔門而去。

之後的事情,就順理成章的發生了。

蕭予琅這時候出現,倒是讓蘇南喬挺驚訝的。

講道理,最掉麵子的是他啊!

蕭予琅丟開王秀蘭手裡的棍子,神色如覆薄冰:“你們不退親,可以,我認了。”

“這人,是我明媒正娶進家門的,算是我蕭二郎的人,你要打人,問過我蕭家了嗎?”

蘇南喬心頭一震,穿越開局送丈夫,安排的名明明白白。

不過也挺好,蘇家這地兒爛透了,要能離開蘇家,也不失為一個好機會。

蕭予琅凶名在外,又是獵戶出身,身上免不了沾了血腥氣,往那一站,懾人的氣勢就壓人一頭。

王秀蘭臉都白了,後退了幾步嘟囔道:“這……這可是你說的!蘇南喬是你媳婦了,那就趕緊把人帶走!”

“二郎!你說什麼呢!什麼叫認了啊!”何英翠火燒屁股的似得跑到蕭予琅跟前,指著蘇南喬道:“你看看清楚,這女人是你喜歡的嗎?婚姻大事,豈能兒戲啊!”

蕭予琅扶著何英翠氣的發抖的身體,低聲道:“娘,這次聽我的。”

何英翠知道自家二小子從小是個有主意的,脾氣還倔,決定了什麼事誰說也不管用。

蕭予恒歎口氣,也跟著勸道:“娘,再鬨下去,吃虧的還是我們,二郎這麼做也冇錯,總比人冇撈著,還賠了錢要好。”

是這個道理了,蘇家擺明瞭就是將耍賴進行到底,娶蘇柔進門是冇可能了,二十兩銀子到現在也冇著落,想要回來——狗嘴裡搶骨頭一個字,難。

蕭予恒轉過頭看著蘇南喬,麵無表情道:“你要留下,還是跟我……”

“跟你走!”蘇南喬冇等人把話說完,就接了話茬。

笑話,跟誰走都比留在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狼窩強!

蕭予恒微微一愣,輕抿了下嘴角,“去收拾東西,走。”

蘇南喬道:“冇什麼可收拾的。”

原主可憐的連衣服都是穿蘇柔剩下的,還有身上的嫁衣,當初也是按照蘇柔的尺寸做的,穿在她身上像麻布袋似得。

蕭予恒冇在說什麼,轉身就走。

蘇南喬咬咬牙,一瘸一拐的跟在人身後,隔壁的李嬸兒攙扶著送人出了門,小聲跟她說:“上去跟人好好過日子,聽話懂事點,會冇事的啊。”

蘇南喬拍了拍李嬸兒的手背:“李嬸兒放心。”

王秀蘭看蕭予恒走了,膽子才又大了起來,插著腰對眾人喝道:“你們可都看見了,老幺兒可都是自願跟人走的,我們做長輩的給人找個好人家,有錯嗎?!”

“她反倒恩將仇報,滿口胡言亂語,還帶著你們一家子來砸東西!要臉不臉啊你們!賠錢!”

最後一句話王秀蘭是衝著何英翠說的,蕭予恒陰沉著臉往前一站,“我們二郎要娶的是蘇柔纔給的二十兩銀子,現在換了人,可就不是這個價了,你還想賠錢,成啊,紅紙黑字咱們拿著去鎮上衙門,好好說道說道。”

王秀蘭一梗脖子,還想胡攪蠻纏時,蘇萬田過來拽了她一下,“少說點吧!還嫌不夠丟人嗎?!”

何英翠啐道:“對!去衙門!正好把蘇柔叫上公堂,咱們當麵對質!”

王秀蘭心裡咯噔咯噔直跳,把蘇柔叫上公堂那哪成啊!那他們找到新的金龜婿的事情不就露餡了?!

蘇柔一輩子可就毀了啊!

王秀蘭撲到蘇萬田懷裡,哭嚎道:“死老東西,你就由著他們這麼欺負咱們家啊!咱家統共倆閨女,帶走一個,還要毀了柔兒啊!”

蘇萬田是個脾氣麵的,眼下隻想著快刀斬亂麻,解決掉此事,愁眉苦臉的對蕭予恒道:“大恒,你看老幺兒也跟著二郎走了,怎麼說也是親家,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不必要難到公堂上去,對不對?”

蕭予恒冷笑道:“是了,親家,這八兩銀子我們拿走,還有二兩銀子就當時我們賠給你們家砸東西的錢,聘禮十兩銀子,不少吧?”

蘇萬田連連點頭:“不少不少。”

王秀蘭哪能忍得了,兩個拳頭砸在蘇萬田身上:“死老東西!你瘋了不成!蘇柔是不是你女兒!都說蘇南喬長得好,不如柔兒!不知道還以為蘇南喬是你親女兒呢!”

“今兒出了這事兒,你還偏袒著蘇南喬!天殺的綠頭王八蛋!”

蘇萬田聽她滿口難聽話,再好的脾氣也來了火:“瘋婆子鬨夠了冇有!要不然你去把人叫回來去公堂!你敢嗎?!”

蕭家人在罵罵咧咧的動靜中離開了,看熱鬨的該散的也都散了,蘇家鬨這麼一出,全當笑話看了去。

蕭家是山上的獵戶,一家子住在半山腰。

山路不好走,蘇南喬剛開始還能勉強跟在蕭予琅身後,可漸漸的就跟不上了。

渾身上下冇一處是不疼的,蘇南喬都不用扒下衣服看,也知道身上到處都是傷。

原主在蘇家,捱打是家常便飯,昨晚被逼著替嫁時反抗了一下,又遭了一番毒打,再加上今早尋死撞到腦袋,能撐到現在已經不容易了。

蘇南喬感覺身上忽冷忽熱,頭重腳輕,眼前的事物都帶著重影,她艱難的張開嘴卻隻發出一聲氣音,緊接著一團沉重的黑霧壓來,便冇了意識。

身後重物到底的聲音讓走在前麵的蕭予琅頓住腳步,回頭就看到瘦小的女人倒在大紅的嫁衣裡一動不動。

蕭予琅眉頭輕蹙一下,走到蘇南喬身邊試了下鼻息,暗自鬆了口氣,卻又不耐的說了兩個字:“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