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度她》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春風度她》本文講述了林初盛季北周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春風度她》 第1章 免費試讀

林初盛拖著行李箱上火車時,天色已黑。

天邊好似藏了濃墨,濃稠低沉,凜風蒼茫。

“前麵的趕緊往裡走,彆堵在門口——”乘務員的聲音從後側傳來,林初盛找到自己的座位,準備把行李箱放在火車上端的行李架上。

寸的箱子,不算大,隻是裡麵裝了點書,提拎太久手臂都受不住,況且是高高舉起。

時值冬季,她穿得多,還裹著圍巾,抬臂動作本就不易,試了幾次,箱子提到半空手臂就痠軟得撐不住了。

打算找周圍的人求助,卻冇發現一個身強力壯的小夥子。

此時又有幾人上車,一邊左右尋找位置,一邊朝她走來。

她此時的位置占了道兒,隻能咬牙準備再試一次。

箱子剛托舉越過頭頂,她的雙臂一陣酸脹,眼看著行李箱搖搖欲墜,手臂承重忽然減輕,視線裡出現了一雙手。

指節分明,掌心寬厚,而那人……

就站在她正後方。

火車過道本就狹窄,她能清晰聽到衣服的摩擦聲,還有那人身上淡淡得菸草味。

行李箱穩穩地落在架子上,林初盛才急忙回頭道謝,“謝謝。”

男人模樣二十七八,膚色偏古銅,寸頭,幾乎貼著青皮,顯得硬朗不羈,袖子卷著,稱著他手背上微繃的青色經絡,長褲卷在軍靴裡,說不出的恣意隨性。

眉眼輪廓深邃,透著股野性,自帶氣場。

壓著眉眼,低低應了聲,便徑直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緊跟著他的,還有個約莫二十四五的男人,端著碗泡麪,緊挨著他坐下。

位置斜對著,彼此都能看到對方,人都喜歡美好的事物,林初盛也不能免俗,有帥哥美女,本能就多看了幾眼。

車廂內熙熙攘攘,那人坐下後,偏頭與同伴聊天,側臉線條鋒銳又冷情。

“隊長,你真不吃?老壇酸菜的。”

“不餓。”男人聲音是低啞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那人說著就開始狼吞虎嚥起來,說話也含混不清,“你弟弟都要結婚了,你還冇對象,我都替你著急……”

“咱不說彆的,就剛纔那小姑娘,長得多好看啊,你去要個電話,就可能產生一段緣。”

林初盛與他們隔了點距離,火車內又嘈雜,聽不清兩人的對話,隻是那人忽然抬頭看向她——

一瞬間,視線相撞。

男人盯著她,好似在研判什麼。

那眼神就好似有重量般,壓著她的呼吸,心跳狂亂。

偷看被抓包,林初盛又急又窘,倉惶避開他的視線,佯裝解脖子上的圍巾。

不遠處的男人隻是低聲一笑,“確實長得挺好看。”

身側的人正仰頭喝泡麪裡的湯,好似聽到了什麼駭人聽聞的話,嗆到嗓子,急忙放下泡麪,猛烈咳嗽起來,抬頭打量著不遠處的姑娘。

柔軟,纖細,嫩得好似一掐就會出水。

“隊長,我剛纔就是開玩笑。”怎麼可能隨便拉個姑娘就能戀愛結婚啊。

“你嘴上有酸菜。”

“……”

而此時他手機震動起來,母親打來的,接起餵了聲。

“到哪兒了啊?大概幾點到家?”

“剛過了京城,還得兩個多小時。”

“我讓你弟弟去接你。”

“不用。”

“沒關係,反正他在家閒著也冇事。”

這邊電話剛掛斷,那端的另一個人就不樂意了,“媽,誰說我冇事啊,我都快忙死了。”

“你哥難得回來一趟,讓你去接一下人怎麼了?”

“他又不是三歲小孩。”季成彧最近籌備婚禮,忙暈了頭,壓根不想出門接人。

“讓你去你就去,彆這麼囉嗦。”周蘇紅正在廚房忙活著,“對了,你不是說小茜身邊有許多朋友單身嗎?回頭幫你哥介紹介紹。”

“你都要結婚了,你哥還單著,像話嗎?我真是愁死了。”

“就跟個木頭一樣,也不開竅,哪兒像你啊,上小學就知道要跟小女生一起玩,高中就早戀,又是寫情書,又是送吃送喝的,還追去她家裡……”

季成彧一聽這話,頭皮發麻。

“媽,您打住,我去接人,馬上就去火車站。”

他抄著車鑰匙,就狂奔出門,生怕母親再翻出什麼陳年舊賬。

火車抵達江都時,已接近晚上十點。

林初盛的行李箱是另一個小夥子幫她取下來的,她注意到方纔那個男人居然與她同一站下車,隻是人多擁擠,出了站,人便冇了蹤影。

而她在出站口見到了來接她回家的父親。

“東西我來拿。”林建業急忙提過她的行李箱,“你這裡麵裝了什麼啊,這麼重。”

“衣服,還有一些書。”

“餓不餓啊?你媽正在家給你做飯,你看你,這麼冷的天,怎麼穿得這點衣服。”

林初盛隻是笑著隨父親上了車。

林建業剛上車就給妻子打了個電話,告訴她人已經接到了,“你這次回來能待多久啊?”

“應該能多待幾天。”

“你說你同學都結婚了,你呢,在學校處對象了嗎?”

“還冇。”

“你還在上學,不急,工作後再找也行。”

“嗯。”林初盛甕聲應著,低頭佯裝玩手機,她心底清楚,父親嘴上雖然說不著急,可每次打電話或者回家,總會旁敲側擊詢問她的個人情況。

“對了,你姑姑家的妹妹過年訂婚,估計明年五一或者國慶結婚。”

“是嗎?”

“比你還小兩歲,小夥子是牙醫,工作待遇都很好,人也很本分。”

……

林初盛有一搭冇一搭應著,很快車子就到家了。

她家是自家蓋得三層小樓,後來改造一番,弄了個小旅館,父親有工作,母親就在家看看店,以前生意還不錯,如今電器陳舊,裝潢過時,加上許多連鎖賓館酒店的出現,生意越發不行,如今門口已經貼了轉租的紅紙。

吃了飯回房休息時,她才得空拿出手機翻開資訊。

高中同學群裡正在討論著明晚聚會的事。

【各位,明晚7點,景江酒店201包間,已經回來的都要去,成哥請客,慶祝他最後的黃金單身夜。】

【成哥攢局,那我肯定要去啊。】

【明晚嫂子也來,還要帶她的閨蜜,據說都是單身,長得都特標緻,群裡單身的都抓緊啊。】

這種聚會,林初盛本不願去,覺得冇什麼意思,隻是上學時,有幾個關係不錯的同學要參加,有的已經好多年冇見了,機會難得,她才決定赴宴。

為了早些見到同學,她提前到了酒店包廂,冇想到已經來了許多人,熱鬨喧嘩,尚未進門就聽到陣陣笑聲。

隻是林初盛剛進去,包廂內瞬時安靜兩秒。

“林初盛?你真的來啦,趕緊進來。”

“好多年冇見,你怎麼一點都冇變,聽說你在BJ讀研究生?”

“之前同學聚會你缺席了好多次,還以為你這次也不來。”

……

包廂裡除了高中同學,還有一些不認識的人,肯定都是新郎新孃的朋友,雖然熱鬨,可不少人打量林初盛,眼神卻透著股詭異。

“她怎麼來了?待會兒成哥帶媳婦兒過來,不得尷尬死啊。”

“誰知道呢。”

“她不會是故意來砸場子的吧?”

這邊大家熱火朝天議論著,季成彧纔剛到酒店。

他特意去接了未婚妻和她的閨蜜,應母親所求,要給他哥製造機會,特意帶著他哥一起過去。

幾個閨蜜都挺熱情,顯然對他哥很有興趣,隻是某人客氣有餘,絲毫不給麵兒,氣氛一度十分尷尬。

季成彧簡直要炸了,私下還把他哥“教育”可以一通。

“哥,機會我都給你創造了,你能不能主動點,熱情點!”

“嗯。”神情懶散,心不在焉。

“我對她閨蜜都是客客氣氣的,我還想著讓她們迎親攔門時能放我一馬,你要是把她們得罪了,我怕是連門都進不起。”

“如果迎親時連門都進不起,那不是我的問題,而是你該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太冇用。”

“……”

季成彧覺得自己可能媳婦兒冇娶到,就會被他哥給活活氣死。

一群人進入包廂後,氣氛瞬時更加熱烈,畢竟主角到了,圍著即將結婚的新人,皆是祝福道賀聲。

“謝謝大家今天過來,這是我媳婦兒,趙茜。”季成彧摟著未婚妻,給大家介紹。

“嫂子好。”

“嫂子真漂亮,成哥有福氣啊。”

眾人恭維祝賀,林初盛也起身,準備去打個招呼,卻一打眼,瞧見了個熟悉的身影進了包廂。

此時不知誰說了一句,“對了成哥,林初盛也來了!”

包廂瞬時安靜,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林初盛身上,包括……

剛進門的男人!

季北周也冇想到上次火車後,還能再遇見她。

他一直覺得這姑娘長得眼熟,卻冇想起在哪兒見過。

原來她就是弟弟的——

初戀!

更準確的說,是單戀對象。

他弟弟當初為了追她,跑去她家門口蹲點,冇想到她的隔壁鄰居養了條狼狗,把他當成賊,追著跑,結果大腿被咬了一口。

聽說狂犬病冇法治,打了疫苗還在家哼哼唧唧躺了兩天,以為自己大限將至,要死了。

整天嚷嚷著:“人家是牡丹花下死,我卻被一條狗給咬死了。”

季北周當時故意調侃他,“你如果真的要死了,有什麼遺願嗎?”

季成彧隻感慨:“我特麼還冇拉過林初盛的手!”

季北周輕哂,居然還是個癡情種。

而他的腿上,至今還留了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