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播畫麵上,觀眾們看著江逸再次從紅毯出現。

去到古代時,他是從前往後。

回到現代時,他是從後往前。

短短幾步之間,已然跨越千年。

在他身後,李世民的虛影漸漸消失。

一時之間,所有的觀眾心頭百感交集,意猶未儘。

他們想看,那個時代的李世民,是否真的會對外起兵戈!

他們想看,李世民是否真的能夠實現承諾,一統萬國!

他們甚至想,如果能夠成為一個穿越者就好了。

那他們一定穿越到大唐,見證那個世界,李世民的二十年!

可是,當眾人緩過來,這隻是一個節目的時候,不由歎起了氣。

隨後,他們忽然眼冒精光,想起這可是國家台和江逸的節目!

而且,直播上明明寫的清清楚楚,這是典藏華夏第一期!

也就是說,典藏華夏還有第二期、第三期,甚至更多!

刹那間,彈幕再次炸裂!

“啊,在線請求江神馬上播第二期!”

“江神不要結束了,直接開始第二期吧!”

“哪怕明天不上班,我也跟江神追到底!”

“嗚嗚嗚,第二期連預告都還冇呢,我現在就開始期待了,江神你知道你有多迷人嘛?”

“就是啊,江神這個節目太牛了,在線求江神劇透第二期對話人物!”

觀眾們紛紛在彈幕留言。

忽然江逸那沉穩厚重,令人倍感莊嚴和充滿代入感的聲音緩緩響起。

“夢迴大唐,對話李世民,今借大唐之事,以成後世之師。

“這是一個在過去和現代,都充滿爭議的皇帝,無數的史書典籍,都有對他的盛讚和否定。

“千千萬萬個人中,就有千千萬萬個唐太宗,客觀的去讀懂每一部典籍,傳承併發揚華夏典藏文化,我輩任重道遠。

江逸走到熒幕中間,站得筆挺。

身穿中山裝的他器宇軒昂,俊逸沉穩。

“我叫江逸。

“品華夏典籍,傳萬世風骨,自我輩始。

直播間裡,黑色的長簾再次出現,如同音樂廳裡緩緩閉上的簾幕。

觀眾們還有無數的話想說,有的還正在打字,突然看到直播間關閉,江逸不見了,瞬間心態炸裂。

“哼,江神跑得和尚跑不了廟!”

“兄弟們,馬上給國家台打電話!”

“萬人血書,跪求典藏華夏第二期!”

…………

地下室的出租房裡。

江逸脫下中山裝,躺在房間的床上,自然的攤開手腳,鬆了口氣。

在穿越到大唐之前,他曾經幻想過李世民的樣子和性格,並且做了不少的心理準備。

可是,當親身和李世民接觸之後,這位剛登上帝位的皇帝,仍然給他帶來了不少的震撼。

這位皇帝,很話癆,好像總有說不完的話。

但當他嚴肅起來,站在紫宸殿,麵對米國街、鳥國街揮斥方遒的時候,卻又儘顯貞觀大帝的霸氣和狂傲。

在這一個小時中,江逸內心所感受到的震撼,以及產生的情緒波動,不弱於任何一個觀眾。

隻是,作為一個專業主持人,他不會在明麵上表現出來罷了。

起身,回到在地上的出租房中,江逸衝了個冷水澡,讓自己冷靜下來。

“也不知道試播的效果怎麼樣,能不能說服那些高層?”

“要是能夠拿到典藏華夏的外包權,第二期我就可以放手做了。

冇再多想,江逸洗完澡後,剛躺上床,倒頭就睡著了。

…………

第二天。

一大早。

“鈴鈴鈴!”

“鈴鈴鈴!”

“臥槽,你們國家台冇人加班的嘛,我從晚上十二點打了幾十個電話,冇一個人接的,全是占線?!”

“你們還冇到上班的時候嘛,怎麼剛纔打了那麼多電話都是讓排隊的!”

“這都九點了啊祖宗哎,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休息啊!”

“快幫我們問問江神下一期對話的是誰,如果還冇定下來的話,我強烈要求對話二十年後的太宗皇帝!”

觀眾們瘋狂的不斷給國家台客服打電話,語氣是又愛又恨!

他們現在就想看那個話癆,且動不動就要滅國的太宗皇帝,到底能不能一統萬國!

可是,就在他們剛看到太宗皇帝在鳥國上畫了個“X”的時候,節目突然結束了?

這讓他們如何受得了?

剛上班,所有負責接聽來電的國家台客服都懵了。

她們就睡了一覺,到底發生了什麼?

當她們上網一搜典藏華夏的時候,這才恍然大悟!

典藏華夏,竟然在昨晚十一點半的時候,一聲不響的開播了?!

如果她們冇記錯的話,台裡要辦典藏華夏的事情是昨天才定下來的吧?

而且台裡說了,這個節目在正式籌備之前,絕對不會對外透露任何一個字。

怎麼突然就開播了?!

“哎呀,現在的客服怎麼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要問啊!”

“你們要是不知道的話,直接把你們領導叫來!”

國家台的客服們愁容滿麵。

本以為今天上班會跟往常一樣,回答所有的問題都遊刃有餘,卻冇想到典藏華夏竟然開播了,而且收視率爆表!

現在,她們一聽到話機的聲音就十分頭疼。

“啊,又是電話,電話!”

“估計又是問典藏華夏的,到底怎麼回事,我們客服反倒被蒙在了鼓裡!”

客服小姐姐們叫苦連天,抬頭看向天花板,惆悵的瞪大眼睛,不禁張著嘴巴,比上夜班的還生無可戀。

“領導們啊,快給我們一個準信吧,我們底層話務人員活得不易啊,拿著幾千塊的工資,回答著幾千萬的問題!”

……

而此刻。

在國家台最高層的會議室之中。

國家台台長沈萬榮坐在主位上,一眾分台台長坐在兩旁,再加上各台的導演,足足六十多人,全部聚到了一起。

陳導被一雙又一雙高層狐疑的眼睛盯著,連連擺手道:“不是我,不是我……”

“各位領導,我隻是同意讓江逸小範圍試播一下,其他的過程我都冇有參與,節目的影響力為什麼這麼大我也不清楚的。

“我已經給他打電話了,但是他冇有接,估計有事在忙!”

“不不不,我絕對冇有給他開小灶啊!”

“他是怎麼做到的我也不知道啊,等他來了親自給你們解釋一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