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視台螢幕前,無數的自媒體捕捉到了這一個熱點。

尤其是那些發展得還不錯的自媒體,憑藉著獨到的熱點嗅覺和發展能力,幾乎是在江逸剛把時空之鏡擴散到半個應天殿時,就已經在內心想好了許多文案。

他們一邊用手機錄了些典藏華夏的短視頻,一邊在電腦上快速打起了文案。

“震驚!典藏華夏再創奇蹟,江神帶億萬觀眾夢迴大明,且看於謙於少保,如何挽大明於將傾之間!”

“江神對話朱元璋,典藏華夏掀開了華夏五千文明史的又一頁恢弘篇章,現在他要帶朱元璋看的是……關注本賬號,隨時釋出典藏華夏的最新訊息!”

“不會吧不會吧?那個男人竟然在電視台上線節目了?更好的視覺觀感,更好的節目音效,儘在典藏華夏!”

“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小學語文老師們還在隻侷限於書本上的那首詩嘛,現在詩的創作者就在……”

一條又一條自媒體訊息,配上典藏華夏十秒鐘的視頻,在逗音、貓牙、慢手等各大視頻平台上傳!

與此同時,一些公眾號的運營者們,也開始在各自的公眾號上發力。

他們還配上了一些江逸和朱元璋對話的圖片,開始深度剖析他們眼中的典藏華夏。

在他們看來,這一定能夠在互聯網時代掀起一場大熱度,而自己運營的各大賬號,都將獲粉無數!

最起碼,關注度肯定會瘋漲!

畢竟,以前典藏華夏上線直播還好,大家看得都很方便,導致這些運營短視屏的人,隻能在節目結束的時候,跟著江神喝一口湯。

但是,現在,機會來了啊!

典藏華夏竟然上線了電視台!

對於不習慣用電視看節目的人們來說,他們要看要麼就隻能通過自媒體,要麼就得先去國家台官網上註冊賬號,然後進行實名,然後才能看到典藏華夏。

在這個節奏飛快,社畜多如牛毛的時代,極少會有人有那個耐心,為了一個節目去大費周章的。

這就讓他們這些自媒體,有了可乘之機!

“這一次,我不僅要跟著江神喝湯,我還要吃江神的一塊肉!”

一個依靠影視劇短視屏,在全網坐擁百萬粉絲的自媒體工作者,看起來三十多歲,頭髮微微有些白的中年人,笑著說道。

他覺得,國家台這波的操作簡直是愚蠢至極,讓典藏華夏上線電視台也就算了,居然又不宣傳,又不讓它在直播中進行?

要不是江神現在已經積累到了足夠的粉絲,典藏華夏正在熱播的話,估計得涼透!

但是,這豈不是老天爺在搶著給我這個自媒體工作者餵飯嘛?

微白髮的中年人沾沾自喜,在自己的朋友圈忍不住發了條訊息,想要好好裝一逼。

“畢業後,我等了十年,這十年來,我一直在等待著一個機會,今天,我終於等到了!”

“典藏華夏,江神,我愛你!!!”

說完,中年人感到十分巴適,覺得這波自己全網漲粉怎麼也得千萬起步。

不僅是他,幾乎所有的自媒體工作者,此時都有種快要暴漲粉絲的強烈預感。

然而,他們所釋出的表麵訊息,似乎都不是網民們關注的重心。

數以億計的網民在看到這些訊息後的第一反應不是欣喜,不是覺得可以看典藏華夏了,也不是覺得有自媒體真好,可以直接在自媒體追典藏華夏了……

而是,目瞪口呆的震驚!

“典藏華夏怎麼混成這樣了?是得罪了某位台裡大領導了嘛,怎麼一點宣傳都冇有?”

“是啊,我記得上次都還有一定的宣傳,但是這次,典藏華夏不僅冇有上線在直播平台,居然連一點宣傳都冇有?”

“我估計江神可能是得罪人了,這麼好的節目和主持人,我們可不能讓他們涼了。

“看來我們不能夠在再這些短視頻平台上圖懶省事了,一起去國家台的官網看吧,讓典藏華夏在電視台裡也爆火起來!”

“冇錯,這樣的話,就算是江神遭到刻意打壓,有我們的支援,他就涼不了!”

“嗯嗯,反正我現在有幾個手機就用幾個,大不了多註冊幾個賬號!”

一大批的自媒體觀眾們,在得知典藏華夏竟然被“明升暗降”,不得不悄悄上線到電視台的時候,瞬間義憤填膺,紛紛擠入了國家台官網,註冊了官網賬號,湧入電視台。

“江神,我們來幫你提升人氣了!”

“國家台是在刻意打壓我們江神嘛,他怕是不知道典藏華夏有多少自媒體粉絲吧!”

“典藏華夏是個好節目,誰也彆想打壓!”

“以後我也不靠短視頻追節目了,江神在哪個平台打造節目,我就看哪個平台的!”

電視台彈幕忽然暴漲,看得劉主管一愣一愣的,瞬間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雖然電視台的人數和熱度,在短短幾分鐘之內突破了一個又一個梯次,已經快要打破沈傑創造出來的記錄了。

但是,怎麼這些新來的觀眾都是在噴國家台的啊?

難道是因為……台裡冇有給典藏華夏做宣傳?

劉主管皺起眉頭,決定節目結束之後,有必要提醒一下沈萬榮了。

再這樣下去,江逸和典藏華夏是火遍半天了,但是國家台冇聲譽了啊!

正在看節目的自媒體工作者們全都目瞪口呆,這……這是怎麼回事?

典藏華夏的熱度是上去了!

但是,自己的賬號怎麼除了評論多了之外,關注數量幾乎冇多少變化啊?!

不會是全部給典藏華夏做了嫁衣吧?!

頭髮微白的中年人有些懷疑人生的望著天花板,默默地把剛纔的朋友圈刪除了。

他發現,江神似乎是有一種神奇的魔力,人明明在節目裡,卻是讓誰都占不了他的便宜。

……

與此同時。

江逸正在看著時空之鏡,並冇有意識到外界發生的事情。

應天殿中,一陣廝殺聲忽然傳出。

“殺啊,殺了這幫中原人!”

“滅了大明,取而代之!”

“今天我們要進大明的國都喝酒吃肉,魚肉他們的百姓,燒燬他們的城池!”

一群瓦剌騎兵,趁著風雨大作,向九門發起了進攻!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瓦剌騎兵踏進京師九門一步!”

此時,已經52歲的於謙,站在了德勝門的城樓上。

他以文官之身,著武將之鎧,高揚起劍:

“開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