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士兵們茫然抬頭,他們雖然不相信大明的皇帝,但是,他們願意相信於謙,相信這個敢和他們站在一起的文臣。

他們起身,先是看了看於謙,再,順著於謙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在滂沱大雨中,隻依稀可見的一座又一座,百姓們瓦屋。

大雨傾灑在瓦屋上,響起“滴滴答答”的聲音。

士兵們可以清楚的想象到,當雨滴落在瓦片上,被瓦片撞擊得七零八落的畫麵。

他們,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在瓦片之下,可能正在緊緊抱團,相擁而泣,不知所措的大明百姓。

那裡,有一些,是他們的親人。

有一些,可能是無助的孩子、老人……

他們,作為普通的百姓,手無寸鐵,這時候,應該會很害怕吧?

而自己,作為大明的軍人……難道,隻是為了皇帝效力麼?

難道皇帝要他們把屠刀對準這些無辜的百姓,他們也會義無反顧的去做麼?

士兵們的腦海中,想起了一幅又一幅畫麵。

有想起和自己的孩子在京師中,歡聲笑語的。

有想起一回到家,就能吃到妻子為自己精心準備的飯菜的。

有想起當自己走在大街上,百姓們衝著他們微微一笑的。

這一幅又一幅美好的畫麵,在他們的腦海中,蕩起了千絲萬縷。

時空之鏡中,這些士兵們的所想,都以一個又一個小水晶球的方式,呈現在了應天殿和電視台上。

這些水晶球裡裝著各種各樣的和諧歡樂的畫麵,那是一個又一個平凡人的心裡,千千萬萬個幸福的世界。

這一幕,讓電視台中的彈幕少了許多,觀眾們似乎沉浸在其中的美好裡。

和這些……想起了他們還在京師的家人、朋友、同胞的軍人一樣。

他們的目色,由最開始的茫然,漸漸,重新泛起殺氣。

於謙走到了他們中間,望著德勝門後的場景,字字堅定道:“大明子民,和作為軍人的氣節,纔是我們要守護的東西。

“神機營已經冇有炮彈了,一旦瓦剌騎兵衝進來,後果你們可想而知。

“我們誰都不願意發生這樣的事情,既然都不願意看到,為什麼不去改變?”

於謙轉身。

德勝門下,瓦剌騎兵們已經在開始撞擊城門了!

於謙“砰!”的一聲,拔出長劍!

他站在城樓之上,目色如刀,劍鋒直指不遠處的瓦剌也先:“也先!!!”

“今日,我於謙縱死,也絕不讓你越過德勝門一步!”

“哈哈,於謙,你看看你身邊的明軍,再看看你們大明的皇帝吧!”

“他們,還有哪個願意為了大明而戰?!”

瓦剌也先絲毫不把於謙放在眼中。

於謙毫不畏懼,也不多說,提劍便往城樓下奔去。

就在這時。

“於將軍!”

“於將軍!”

“於將軍!”

一聲又一聲“於將軍”,在於謙的身後響起。

於謙的身體猛然僵直,頓了住,握劍的手,不由有些顫抖。

這聲音,比叫他“於尚書”,還要動聽百倍。

他轉過身。

隻見到,剛纔已經頹廢的士兵們,一個又一個的起身,一個又一個的,再次拔出了劍!

“我等誓死追隨於將軍!”

“我等誓死追隨於將軍!”

“我等誓死追隨於將軍!”

明軍們一個又一個拿出武器,跑到了於謙身後。

那些駐紮在城內的騎兵,一個又一個的,再次上馬!

“於將軍,你作為一個文臣都敢於我們生死與共,為什麼我們作為士兵卻不能呢?”

“就是,大明的軍人,冇有一個是怕死的!”

“於將軍,帶我們殺出去,不為皇帝,就為了我們華夏民族的尊嚴!”

“冇錯,今日就算是死在戰場上,他日後世回想起大明這個時代,回想起我們大明的軍隊,也依然會為我們驕傲!”

“我們的父母妻兒都在城內,有什麼理由不死戰?”

看著麵前視死如歸的士兵們,於謙眼眶泛紅,堅定無比的嘶吼道:“日月山河永在!大明江神永在!”

“日月山河永在!大明江山永在!”

“日月山河永在!大明江山永在!”

士兵們熱情高漲,殺氣騰騰,似乎要將這場潑天大雨都給燃滅!

而大雨,絲毫淋不儘這些華夏先輩的衛國之心!

他們緊跟在於謙身後,迅速衝下了城樓。

他們,不守城了!

他們,要衝到城外,跟這幫侵犯中原百姓的異族拚命!

“大明威武!!!”

於謙站在了內城門的第一個!

士兵們紛紛喝道:“大明威武!”

“大明威武!”

“大明威武!”

就在士兵們齊齊呐喊,於謙要把大門打開的時候。

一個穿著金色鎧甲的男人,騎著一匹戰馬奔來,和他們一同喊到:“大明威武!”

這是他們的新皇,朱祁鈺!

朱祁鈺來到了於謙麵前,和於謙對視一眼。

“陛下,這萬萬不可……”

於謙趕緊勸道。

“朕說過了,若大明皇帝不披甲上陣……亦斬!!!”

朱祁鈺麵向所有的大明士兵:“我大明的兒郎們,今日,朕要你們並肩作戰!”

“若朕被俘,勿救,朕必自裁!”

“爾等隻需奮勇殺敵,壯我大明,護我百姓!”

“能做到否?!”

“能!”

士兵們斬釘截鐵。

“能做到否?!”

朱祁鈺高揚起劍!

“能!”

“能!”

“能!!!”

士兵們的呐喊一聲更比一聲高!

到底是大明的皇帝出現了,朱祁鈺用行動證明瞭,他絕對不會是第二個朱祁鎮!

士兵們的戰意更加沸騰了。

朱祁鈺讓不少觀眾和一些老兵們,想起了朱棣,想起了朱瞻基!

這,才配叫大明天子啊!

這,纔是真正的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啊!!!

觀眾們下意識坐直起來。

“殺吧,殺出去吧,殺出我們大明的天威!”

“我們華夏後世,可是一直以大明為驕傲的呀!”

“明代宗、於少保,快,快讓我們看一看,真正的大明風華吧!”

“兄弟們,我已經快激動得昏過去了!”

“什麼是大明,這就是大明啊!”

“君臣同心赴死,續大明百年風華!”

無數的觀眾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們恨不得能夠立馬穿越到大明,和明軍並肩作戰!

而與此同時。

那一扇一直緊閉的德勝門。

大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