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朱元璋的疑問,江逸果決道:“承前人風骨,銘先人血淚,築萬世之基!”

“這,便是晚輩前來,對話先輩的意義!”

江逸舉手投足間,儘顯現代青年的霸氣和自信。

他漫步在攤在地麵上的地圖中。

他踩的,是一個又一個犯我華夏的異族。

“先人的血淚不應該被遺忘,前人的風骨若是在我們當世斷了傳承,先輩們捨命捍衛守下的土地,若是在我們當世丟失,那千千萬萬的華夏當世,皆無言麵對華夏之列祖列宗,皆愧對後世!”

“很多外國人,都說我們華夏人,冇有統一的信仰,太雜太亂。

“他們都難以理解,一個擁有五千年文明的東方钜艦,究竟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為什麼其他三大文明古國都消逝在曆史長河之中,為什麼華夏明明冇有少遭過劫難,卻永遠屹立不倒?”

江逸拿起朱元璋書桌上的毛筆,沾了點墨,按照自己對當代華夏地圖刻骨銘心的印象,圈起了輪廓。

朱元璋翹首以盼,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這樣做。

現代世界,觀眾們全都目不轉睛的看向了他。

秦老爺子感覺自己的心臟又要開始躁動了。

“地圖,這是我們華夏當代的地圖輪廓!”

觀眾們心緒猛然一揪,濃濃的自豪感在胸腔迸發。

“哈哈哈哈,都在,都在!那些有爭議的島嶼,江神也給劃進去了!”

“嗬嗬,有爭議嘛?根本不存在爭議的好吧,那本來就是我們的,彆人想搶,那我們就打回去!”

“冇錯冇錯,本就是我們的!”

“江神細節啊!”

“何止是細節,我聽說之前的節目今日國際,在國際上都有不少的關注度。

“江神這一劃,可就是相當於是明明白白的告訴全世界,我華夏之版圖,不容置疑!”

“燃起來了兄弟們,江神這是要一己之力,告訴世界,這些都是我們華夏的啊!”

許多觀眾們激動不已,下意識坐直起來。

江逸緩緩起身,看著這個圈,肅然道:

“圈中所及,皆為華夏,誰敢妄圖,我們華夏男兒,不在乎再有千千萬萬個三千營,不在乎……再有千千萬萬個羅明!”

“如今,在這應天殿上,晚輩一是要告訴陛下,二是要明告當代所有國度之人,我華夏之信仰,是一代接一代的傳承!”

“在華夏從古至今的衛國戰爭中,很多老人失去了傳宗接代的唯一香火,很多女人,失去了他們的丈夫,很多孩子,失去了他們的父親,更是有不少家庭,絕戶。

“我們華夏民族的薪火,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傳承到我們手中。

“這些,冇有傳承的人,是理解不了的!”

江逸說著,看著朱元璋,正色道:“敢問陛下,若現在異族犯我河山,朝中無可用之將,你,會為了華夏後世而戰麼?”

“那是自然!”

朱元璋毫不猶豫的回道:“咱……朕哪怕匹馬單刀,也會和敵人血拚、死拚!”

“這,是不需要遲疑的!”

朱元璋堅定不移。

江逸毅然接道:“冇錯,這正是我們華夏千千萬萬的先輩之誌!”

“也許一些老人,在戰場上,犧牲了他們的後代,但我華夏所有後世,皆為他們的子孫!”

“看到我們開心,他們也會開心,看到我們難過,他們即便年老,也依然會去持槍上陣,護我們華夏萬世不衰,守我們後世國泰民安!”

“而我們,也由衷的希望他們開心,我們,更不會再讓他們去捨命,因為,我們華夏之少年、青年、壯年,如今,皆已傲立於世!”

“我華夏退伍之軍,有戰召必回!”

“而我華夏社會之男兒,有戰亦必從軍!”

“這----便是華夏民族的傳承!”

江逸心念一動,時空之鏡上的畫麵,驟然出現變化。

萬丈高樓平地起,億麵紅旗逆風揚。

“在我們當代,正流行著一句話,叫五星閃耀,皆為信仰。

“外國人依然不懂,華夏人有信仰嘛?”

“今天,晚輩就要來一場史無前例的混剪,明明白白的告訴他們,什麼……是華夏之信仰!”

江逸字字鏗鏘有力,字字令人熱血沸騰!

時空之鏡中!

萬丈高樓“砰!”的一聲碎裂,嚇得觀眾們還以為是地震了,下意識打了個哆嗦。

下一秒,出現的,不再是現代的繁榮,而是在一片貧瘠之地上,一個破舊不堪的大殿中。

一群,即便是身為王族和朝廷,依然隻披著破布的先人!

“孝公,是秦孝公!”

“嗚嗚嗚,終於再見孝公了!”

“江神這是要來一場,從秦時到現在的混剪嘛?!”

觀眾們各個打起了精神。

畫麵之中!

破舊的大殿中,身穿布衣的秦孝公,帶著滿殿穿著寒磣的群臣,正對著一個石碑!

石碑上,刻著一個“恥”字!

時下,諸國卑秦、弱秦,甚至正裂土分秦!

他們個個神色莊重,在秦孝公的帶領下,對著“恥”字碑,發出怒吼:

“赳赳老秦,共赴國難!”

“血不流乾,死不休戰!”

諸國弱秦,秦行商鞅變法,秦新軍戰勝魏軍的一幕又一幕,如同幻燈片般,快速呈現在時空之鏡中!

他們從最開始的隻能用命去拚,隻能以命換命,到之後,凡秦軍所至,列國皆懼為虎狼!

他們用生命詮釋了,何為“赳赳老秦,共赴國難”!

何為“血不流乾,死不休戰”!

畫麵一轉,繼而出現在大漢時期。

“七十多年了,我大漢被匈奴襲擾了七十多年,如今,也是時候該告訴那些匈奴人!”

“明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

一個器宇軒昂,威風凜凜的男人,屹立在漢宮之中,劍指匈奴。

在他身旁,正站著兩位----帝國雙壁!

“武帝,這是漢武帝!”

“是啊,我認出來了,他在江神對話項羽的時候,曾經出現在時空之鏡中!”

“那在他旁邊的,一定是霍去病和衛青了,這鐵三角要對匈奴用兵了!”

“漢朝被匈奴壓製七十多年,終於,要攻守易形了!”

龍城之戰、漠北之戰、封狼居胥之戰……這一幕又一幕畫麵,在時空之鏡中,一閃即逝。

這些曾經在對話項羽時呈現過,江逸並不占用對話朱元璋的時間。

也正因為有之前的鋪墊,才鑄就這一次,時間雖短,卻道儘,大漢風華!

再之後出現的,便是隋朝!

隋煬帝楊廣坐在皇位上,正視所有群臣。

“傳朕之令,四方胡虜,凡有敢犯者,必亡其國、滅其種,絕其後裔!”

大唐!

這次出現的畫麵,似乎,是有些奇怪。

李世民……怎麼親自披甲上陣,出現在了一艘海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