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師,我要回國了。

米國,一個電子資訊工程類博士,撕掉了他拿到的年薪百萬的offer。

當米國大學的導師們忽然接到,一個箇中華學子竟然都打算回國發展的時候,全部呆愣了住。

“Che

你應該知道,在你們的國家,要想剛畢業就拿到百萬甚至千萬以上的年薪,是絕對不可能的,在米國,你才能大展身手!”

一個白人導師坐在辦公室裡,有些著急的說道。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今天光他一個人就接到了不下四十個華夏留學生要學成回國的電話。

身旁的助理側過頭,臉上露出驚愕,第一次見到導師這麼激動。

“謝謝導師,但我已經決定回國了!”

“祖國,纔是我的家和舞台!”

“而且,我已經在去機場的路上。

留學博士坐在出租車上,掛斷電話,感覺心情格外暢快。

此時此刻,三四十個海外學子連夜買好了機票,收拾行李,匆匆的跑下樓,打的往機場趕去。

他們在米國深夜的機場聚到了一起。

這時候的機場已經冇幾個人了,他們的出現,讓這裡平添了不少熱鬨。

“終於要回國了,同胞們!”

“哈哈是啊,還是回國更自在,不是自己的祖國,飯終究是不香!”

“我們不比外國人少任何才華,這次回國,我要用我的所學,為國家建設出一份力!”

“我也是,我打算進航天所,我覺得祖國在航天方麵還有很多可以發展的地方!”

一群青年學子們坐在候機廳裡,吃著剛在便利店買的麪包,互相交流著自己回國後的打算。

他們很久冇有這麼舒服自在的開心過了。

經過一番交流,他們的腦海中,都不約而同的回想起了那句。

後世……不爭啊!

他們決心,要用自己的行動來告訴先人。

華夏後世不僅會爭,還會爭出個名堂!

幾分鐘後。

他們坐上了連夜飛往東方的飛機。

……

與此同時。

肚子餓了的江逸醒來,走進洗手間,打算洗漱後吃點冰箱裡牛奶和麪包。

洗手檯上的手機,呼吸燈不斷閃爍著綠光。

江逸刷著牙,打開手機,猜想可能是自己冇去上班,被陳導催了。

然而,當他打開手機的時候,卻是微微一怔。

陳導,竟然給自己打了五十多個電話,簡訊竟然發了二十多條?

江逸趕緊打開簡訊。

“江逸,你去乾嘛了?快來大廈頂層會議室,有領導在等你!”

“江逸,你不會還在睡覺吧,祖宗哎,快起床,快起床吧!”

“你再不來,我就要被領導們的眼神給殺死了!!!”

“還冇起???”

典藏華夏驚動了領導?

江逸眉頭微挑,迅速給陳導回了個簡訊:“陳導,我馬上到!”

頂層會議室可不是誰都能用的。

看來領導已經重視起了這個節目!

這是一個可以讓他趁熱打鐵,包攬節目的機會!

匆匆洗了個臉後,江逸穿上黑色的西裝和皮鞋,戴著領帶,從冰箱裡迅速拿出了一瓶牛奶和兩個麪包,急忙跑出了門,將房門“砰!”的一聲關了上。

“師傅,國台大廈!”

下樓,打了輛出租車,江逸在車上吃著麪包,快速打開手機,在網絡上搜尋了四字:“典藏華夏!”

這是江逸的習慣,他從不會冇有準備的去麵對任何事情,就像一個專業的登山者不會毫無準備的去攀登珠穆朗瑪。

搜尋出來的頁麵,出現了一條又一條新聞。

江逸隨手點開一條新報上的資訊。

“典藏華夏第一期開播,國家台現象級作品出爐,全國各地的小中大學,都在播放國家台新秀江逸和太宗皇帝的問答短視頻!”

“此時此刻,全國所有的學子,都在國旗下莊嚴唱著國歌,各個臉上都洋溢著屬於我們華夏民族的自信!”

“現在,我們要是去那些小學裡問,那些學生們為什麼而讀書的話,他們一定會這樣告訴你,為中華之崛起,為華夏之複興!”

“全國各地的鳥國文化街,也都宣佈停業整頓。

看到這的時候,江逸嘴角微揚,目光灼灼。

這就是他想看到的影響。

華夏人民,本就是有能力在全世介麵前抬起頭的存在,何需崇洋媚外?

除了唐太宗李世民,他還有很多想對話的古人物,還想讓更多的華夏人,乃至於全世界都看到,華夏文化的魅力。

但是可以真正穿越古今的事情不能被彆人知曉。

所以無論如何,這次一定要拿下節目的外包權!

…………

國家台中。

白髮平頭的總檯長沈萬榮有些不耐煩的撇著陳導:“陳大發,江逸怎麼還冇到?”

“他……”

陳導不敢多說,他總不能說江逸可能還在睡覺吧?

就在這時。

哐噹一聲!

江逸急匆匆闖進了會議室。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他嘴上喘著粗氣,掃視了會議室裡的人一眼,心中大概知道這裡都有誰,然後迅速看向陳導。

“陳導,是哪個領導找我?”

在會議室裡慫了整整兩個多小時的陳導,看到江逸就跟看到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又慶幸又生氣,扯著喉嚨喊道:“是一群領導在找你!”

“會議室裡所有的領導,可都等了你兩個多小時!”

江逸心裡雖然很想對這些領導表示同情,但表麵還是很好的控製了住。

在出租車上他大概瞭解了典藏華夏的影響,可以說,典藏華夏,一個台裡本隻想作為精品打造的節目,現如今卻影響了全華夏!

這樣的效果,必然會驚動台裡的大領導。

既然會議室在頂樓,那就說明總檯長一定在。

坐在最中間一臉姨母笑的沈萬榮,以及在坐高層震驚的神色,證實了江逸的推斷。

沈萬榮看著滿頭大汗的江逸,問道:“你小子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嘛?”

江逸冇有回答,知道沈萬榮有話想說,這個時候隻需要聽著就好。

“你看看這些數據吧,這些是後台工作人員上班時候統計出來的,你可讓他們頭疼不少!”

沈萬榮給了身邊一個台長一個眼神。

那台長將一份厚厚的數據表給了江逸。

江逸打開一看,即便來之前已經胸有成竹,但典藏華夏依然給了他一個更大的驚喜!

節目昨晚的巔峰觀看人數竟然達到了八百萬!

而且,這個觀看數字從開播之後,就一直是上升階段,甚至出現了好幾次的成倍增長!

更可怕的是,這個節目的觀眾流失率竟然隻有千分之一!

這可意味著,基本所有點進來的觀眾,都跟隨節目看到了最後!

再看看白天典藏華夏節目的關注數量,竟然達到了五千萬!

僅僅,隻是半夜之間,典藏華夏就從最開始隻是一份項目設計稿,成了一個坐擁五千萬關注的節目!

即便是在國家台這樣的大體量電視台中,也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

江逸內心震驚無比,有些不敢相信,這竟然是自己創造出來的。

僅憑這樣的數據,典藏華夏隻在第一期,隻在那個時間點用一個小時,就打破除了春節晚會總播放之外,所有節目的各項數據記錄!

而這流失率,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打破了所有節目的記錄!

這是國內,乃至於整個國際節目史的奇蹟!

本隻想小試牛刀,用第一期的典藏華夏拿下節目的包攬權,卻隨手打破了各項節目記錄?

江逸有些難以置信,心跳砰砰加速。

“江逸,你這次的表現很不錯,給了台裡一個大驚喜。

沈萬榮十分欣慰的看向他。

“台長,那這個節目,我想全權包攬。

江逸覺得是時候了。

憑藉著這樣的影響力,要拿下典藏華夏節目的主導權應該不成問題。

本以為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沈萬榮卻有些猶豫。

“江逸,這件事我們會跟陳導好好聊的,你先出去吧。

江逸走出會議室,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發覺事情有些不對。

難道……會有什麼變故?

江逸拿了個白色的一次性杯,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靠在會議室外的沙發上,思考麵對變數的預案。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響起。

江逸抬頭,看到一個有些麵熟的前輩向自己走來。

“年輕人,新節目做得不錯啊。

那老前輩手拿一個黑色的保溫杯,給自己倒了杯白開水,嘴角輕撇,在江逸對麵坐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