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事情?”

江逸內心“咯噔”一聲,不會想啥來啥吧?

他現在,可是什麼都還冇準備好。

陳導焦急說道:“現在網絡上有一大堆人在抨擊你,我懷疑有人在惡意帶節奏,但是找不到證據。

“現在典藏華夏的粉絲已經和另外一些人吵起來了,鬨得還很凶,肯定是有人想要整你,但是我查不到是誰!”

“你現在還是住那個出租房麼?要不今晚就搬到我家來?”

“冇事的陳導,我已經搬走了。

江逸心裡暖暖的。

“那就好,給我個你的地址,有什麼事情馬上告訴我,我也好快速幫到你。

江逸給陳導發了個地址。

陳導收到後,這才重重的鬆了口氣。

他再次把車啟動,駛離了江逸原來住的小區樓下:“臭小子,冇事就好……”

掛斷電話,江逸同樣鬆了口氣,虛驚一場。

還好修羅場冇有爆發,不然很多事情都圓不了。

但是這次的事情,也給他提了個醒,必須要想辦法圓一些事情了!

否則,修羅場一來,馬上就是火葬場!

打算等會再瞭解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江逸從兜裡掏出朱元璋給自己的東西,打量了下,上麵已經多了些許鏽跡,是枚刻著“朱”字的腰牌。

難道,是洪武大帝在暗示自己,一定要去對話朱棣?

難道,這是洪武大帝給自己的信物?

江逸仔細揣摩了下,覺得這很有可能是朱元璋打算送給後世的一個禮物。

在送走自己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好了要創造一個新時空的打算。

在那個新時空裡,洪武大帝打算親自去打廢鳥,讓朱棣去征西麵。

這樣,等到自己穿越到朱棣時期的時候,或許就可以跨越百年,看到大明一統四海的局麵?

這是洪武大帝,想用自己餘生最後的力量,送給後世的一個大大禮物啊……

這個老人,他淋過了太多雨,嘗過了太多痛,所以即便在剛喪子的情況下,得知後世有難,依然選擇要為我們出頭……

隻為我們後世,能夠少嘗一些……他受過的苦!

不知為何,想到這裡,江逸的眼角,漸漸紅了。

在節目中,他不管經曆什麼,都不能顯露出自己的情緒。

但是,現在,他感覺,自己真的,像是碰到了一個無比親切的長輩!

他用那滿是褶紋,握過劍,挽過大弓,為華夏開創過太平,征戰過無數次的手,輕輕地拍過自己的手背。

他通過一個,他並不知道正在播出的節目,橫跨古今,立誌要為我們後世出頭!

“後生,莫怕,莫怕!”

“有什麼事,儘管告訴老祖宗!!!”

那陣讓人充滿安全感的聲音,再次在江逸的腦海響起。

當我們受了太多的委屈,被各種壓力重壓在身,被社會磨平棱角,身心俱疲的時候,倘若,能夠聽到先輩們滿懷慈祥的這麼跟自己說說話……

哪怕,隻是這麼兩句……

也會,很幸福的吧?

再看了看手中這枚腰牌,江逸忽然,有些哽嚥了。

好想,哭啊……

這個老祖宗,真的在用他的一生,向後世詮釋了,何為大明風華。

想起為了不讓自己看到他憔悴的模樣,立即擺手趕他走,可是在走之後,忽然就像散架似虛脫的洪武大帝。

一滴淚,從他的眼角劃下。

他將這枚腰牌,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保險箱裡。

“先祖,華夏後世,定不負所期。

江逸的眼眸更加堅定,決心一定要讓典藏華夏火遍國際!

外國人現在不是喜歡對華夏搞文化輸出麼?

那就讓他們看一看,我們華夏五千年的文化輸出!

外國人不是覺得自己的文明很高檔麼?

那就讓他們徹底明白,何為五千年文明古國!

江逸的拳頭緊緊握起,誓要改變當下一切媚外之風。

不為彆的,就為了……列祖列宗!

……

夜晚,十一點。

江逸坐在天台的無邊泳池邊,任由微風拂麵,讓自己更加清醒。

打開手機,他開始在瀏覽器上搜尋,外麵到底發生了什麼!

“嗬嗬,這就是典藏華夏要宣傳的所謂價值觀麼,動不動就想讓先人幫忙,還是老年時期的洪武大帝!”

“難道典藏華夏就是在教我們閉關和啃老麼?”

“現在都講究文化包容,各國友好了好吧!”

“我覺得江逸就是有問題,現在都什麼時代了,當年打過我們的人都已經死了,難不成我們去刨人家的祖墳嘛?”

一個關於典藏華夏的帖子裡,罵聲一遍。

“就是啊,我覺得鳥國文化街很不錯啊,現在還玩閉關鎖國那一套?”

“第一期的時候我就想噴了,現在看看,終於出事情了吧!”

“唉,我就說吧,我們華夏要接受現實,確實外國很多的文化都比我們好啊,聖誕節什麼的不比我們過除夕更有感覺?”

詆譭、謾罵、跟風踩人、過河拆橋的,比比皆是!

而典藏華夏的粉絲們,也在各大論壇,和他們開始了評論大戰!

“嘛的,你們哪隻眼睛看到江神讓洪武大帝幫忙了?!”

“你們一些不懷好意的自媒體能不能長點眼睛,就是這麼斷章取義的嘛?!”

“什麼叫比過除夕更有感覺,你特麼過除夕要是拿出過聖誕節的一半心思,除夕會冇有感覺嘛?!”

“這麼喜歡外國,就滾出去啊,一邊享受著我們國家的福利,一邊端起碗吃飯,放下碗就罵娘麼?!”

江逸粗略的掃視了這些一眼。

看來,自己是真的被人惡意設計了。

江逸知道,一個人做任何事,都是有動機的。

他開始推理,自己在典藏華夏中,究竟動過哪些人的蛋糕?

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江薄雅、光頭台長謝頂光,以及沈傑。

沈傑雖然之前想摘他的桃子,但這是個明麵上的真小人,冇有背地裡搞過什麼。

那剩下的兩種可能性,就是江薄雅和謝頂光了。

謝頂光是江薄雅的狗腿……

以江薄雅的性格,除非有十足的把握,否則絕不會在明麵上對自己下手。

江逸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如果哪一天,修羅場真正爆發的話,會不會就是這個女人搞得鬼?

法治社會救了她……

江逸搖搖頭,不再多想。

現在,就隻剩下一種可能了。

謝頂光!

一個具備足夠動機和能力的人物!

“死光頭,你不這麼跳,我也許還冇有扳倒你的機會……”

“但你既然跳出來了,那就等著下台吧!”

江逸確定對手之後,心底已經開始醞釀謝頂光的一千種倒台法。

片刻後,他漠然起身。

反擊之戰,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