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嶽飛!”

“趙構!”

江逸話音落下,全場爆炸!!!

“臥槽……臥槽啊!”

“不會吧不會吧,江神居然要一人對話兩人?!”

“這可是一個創舉啊,之前四期可從來冇有出現過哎!”

“可是他要怎麼一人對話兩人呢?”

“麻了麻了,江神永遠的神!!!”

“這是要罵趙構,頌嶽爺嘛,燃啊燃啊兄弟們!”

“我已經期待趙構的臉被“啪嗒”打的畫麵了!”

國內觀眾們全都炸裂。

與此同時。

國際上一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吃瓜群眾,也都來到了這個新的直播間。

新直播間被國家台的程式猿設置了中英等各種語言轉換係統,具體轉換成哪種語言,可以由觀眾們自由選擇,很好的滿足了各國觀眾的需求。

江逸還給國家台出了個主意,等以後,典藏華夏吸引到他們欲罷不能的時候,就把這個功能撤掉,讓他們隻能聽漢語,看漢字!

到那時,他們想看,就必須學我們的漢語!

“這個節目,我好像在哪裡看到過……”

“對了,我在臉書上看到過,我的女朋友就是被你們華夏的留學生,拐到華夏去的!”

“你們華夏人,還我女朋友!!!”

“什麼你的女朋友?那不是我們華夏某個同胞的老婆嘛?”

直播間很快開始了國際對噴。

但是很快,大家就都被一個場麵吸引了。

江逸兩邊,那支筆和劍再次碰撞了起來。

伴隨著這一聲碰撞同時發生的,就是江逸的腳步從前往後,身邊的一切開始瞭如同時空碎裂一般的變化。

他每走一步,便說出一句話。

“有人說,嶽飛是愚忠,也有人說,嶽飛是精忠報國。

“有人說,嶽飛不利於民族和諧,也有人說,嶽飛是民族英雄。

“那麼,曆史上的嶽飛,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趙構,又到底是怎樣一個昏君?”

“今日,典藏華夏,將帶大家一起,去揭開這五千年曆史長河中,關於他們的一頁。

江逸腳步頓住。

“轟”的一聲!

金色時空門開啟,江逸背向觀眾,留給了觀眾一個高大,器宇軒昂的背影,踏入門中。

畫麵變化。

江逸出現在了風波亭中。

夜晚的風波亭,小雨稀稀疏疏的落著。

天空之上,烏雲密佈。

雨,似乎正越下越大。

當江逸出現的時候,秦檜就站在旁邊,見到一個奇裝異服的人出現,還以為是要來劫獄。

這怎麼了得?

自己,可是好不容易纔將嶽飛整入死地!

嶽飛這人又不貪,又不近美色,還冇有一點造反的跡象!

自己可是特意授意張俊,利用嶽家軍內部矛盾,威逼利誘都統製王貴、副統製王俊先出麵首告張憲“謀反”,繼而才牽連到嶽飛的啊!

我辛辛苦苦繞了那麼大的彎,在皇帝麵前說了那麼多壞話,這才終於要將嶽飛以“莫須有”之罪定了死刑!

怎麼能夠讓一個人突然闖到這裡?

“你們是怎麼辦事的,給我殺了他!”

一堆群衛提刀直接衝江逸砍了過來。

江逸早就無所畏懼了,纔剛穿越,而且又是穿越到極度心虛的秦檜麵前,想不被砍著實有難度。

不過,之前幾位砍他也就算了。

秦檜,憑什麼?

就在江逸要靜止這一切的時候。

忽然。

一陣爆喝聲響起。

“住手!!!”

“秦檜,你怎可濫殺無辜!”

秦檜身旁,一身白色囚衣,手腳戴著枷鎖,臉上、身上,全是舊傷和新傷的嶽飛,猛然開口了!

他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艱難的邁著腳步,快速擋在了江逸麵前。

“咳咳……”

嶽飛突然發力,加上受的傷太多,不由咳嗽了幾聲,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那些侍衛見到嶽飛出現,也就冇有下手了。

若非職責所在,他們……又何嘗會想要殺嶽爺呢?

“嶽……先輩!”

江逸冇有想到,嶽飛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會擋在自己麵前。

看著他被嚴刑拷打的已經直不起來的背,躬在了自己麵前……

看到那被鞭打裂開的囚衣上,刻入血肉的四字……

江逸下意識的,迅速扶住了嶽飛。

這個男人,才39歲啊,在戰場上都冇受過這麼重的傷,卻被本國人折磨成了皮包骨,死在了一場從冇參加過的鬥爭中……

江逸心念一動,除了他和嶽飛,其他人全都被靜止了住。

“咳咳……”

“先輩,請坐下。

江逸小心翼翼的扶著嶽飛在風波亭坐下。

嶽飛看到這一幕,皺著眉頭,問道:“你是誰?怎會有如此能力?”

“晚輩江逸,來自幾百年之後,特來對話先輩。

嶽飛再次確定了周圍的環境,發現這些人是真的不能動了,又看了看江逸那宋人的模樣,以及從未見過的奇裝異服,心底,已經有些相信他的話。

“我……我有什麼好對話的。

嶽飛苦笑著搖了搖頭:“靖康恥,猶未雪,二聖仍在蒙塵……”

“嗬嗬,看吧,我就說嶽飛是愚忠吧,都這個時候了,還在想著迎回二聖,我就問你們,是你們當皇帝,你們殺不殺?!”

“唉,這個確實無解啊,我是真搞不懂,嶽飛要收複大宋河山也就算了,乾嘛非要把迎回二聖掛在嘴邊?!“

“就算是真的想迎回二聖,那也彆動不動跟將士們說嘛,這搞得將士們都不知道誰纔是皇帝了,誰當皇帝不得殺?”

“嗬嗬,你們怎麼可能懂嶽飛的心思,人家那叫儘忠報國好嘛!”

“儘忠報國也得建立在有命報的情況下啊,你們看看,嶽飛現在一死,到時誰還能抵擋金兵?”

“靠那些奸臣和已經老了的韓世忠能行嘛,而嶽飛才39歲!”

“你們說,這算是儘忠報國了嘛?”

直播間很快就吵了起來,那些不懂華夏文化的外國人,看的一臉懵逼。

這大概就是華夏文化要走向世界的一大難點。

人家大概率聽不懂啊,隻有幾百年的文化,根本理解不了。

這也是江逸要走向國際,必須克服的。

和今日國際那樣的新聞類節目不同,這種純華夏文化的節目要走出去,必須下猛藥。

不過,江逸並不急著回嶽飛的問題,而是問道:“先輩,您明明受了那麼重的傷,為什麼,還要救我?”

嶽飛受傷的左眼半睜了開,任由傷痕破裂,也要正視著江逸。

似乎,是想要給眼前這個後世,給予足夠的尊重。

“因為……你是咱中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