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嗚嗚,嶽爺爺是多麼純粹啊,就因為江神是中原人,他忍著劇痛也要去救!”

“是啊,你們冇發現嘛,嶽爺爺在得知江神是後世的時候,都不顧眼睛上的傷痕,也要正視他了!”

“而且江神還冇有跟他正式開始對話啊,也就是說,隻要是後世,嶽爺爺都會用這個態度來愛護我們的!”

“媽媽呀,這纔剛開場,我就繃不住了……”

一些觀眾們已經泛起了熱淚,不知為何,自從看了典藏華夏之後,他們的淚點都好像變低了。

江逸看向麵前這個遍體鱗傷的男人,他的兩鬢,已經愁白了頭。

他冇有被強大的敵人打敗,而是力挽狂瀾,讓敵人發出了“撼山易,撼嶽家軍難”的無奈呼聲,隻能遙遙望著南方,卻不敢南下。

以至於,敵人隻能通過宋朝內部的鬥爭,讓他死在一場莫須有的戰場……

江逸覺得,嶽飛實在是太像現代世界,很多拚了命努力,隻想讓自己的家和工作好一點的人們了。

可是這樣的人,往往最不被身邊人,尤其是自己上司理解。

他們捨棄了陪伴家人的時間,隻為了能夠在工作上做好一點,能夠及時完成上司交代給自己的任務。

然而,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理解和體諒上司。

可大多上司,卻從不會這樣理解和體諒他們。

他們許多人眼裡隻有自己的利益,隻有三問。

今天能從手底下的人裡省多少成本?

今天手下的事情完成了冇有?

冇有完成應該怎麼扣錢?

又有多少人,會在乎你冇做到的原因?

嶽飛,甚至更慘。

他明明,可以做到。

卻因為做得太好,被宋高宗趙構用十二道金牌召了回來。

回去之後,被奪權,被陷害,被冠以莫須有!

這何嘗不像是上級要開除人,從不會親自動嘴,隻會……變著法降薪,讓你自己識趣走人?

不顧及你曾經為公司做過多少貢獻,隻要涉及到可能賠在你身上的利益,就一律變著法的讓你離開?

而宋高宗,是直接讓嶽飛死啊。

所以,這就是江逸為什麼要選擇在這一期,對話兩個人的原因!

趙構他懟定了,某酥都攔不住!

……

“晚輩,多謝先輩。

江逸鄭重說道;“我可以問您幾個問題嘛?”

“問吧。

嶽飛點點頭,示意江逸坐得離自己遠一點。

江逸和直播間的觀眾們本來還有些不解。

直到,看到一滴又一滴鮮血,從嶽飛的手臂上,‘滴答……滴答’的,落在了亭子上。

嶽飛,是怕自己的血,弄臟了江逸的衣服啊。

“先輩,晚輩不嫌!”

江逸想要繼續坐在嶽飛邊上,卻見嶽飛手猛地伸出,在他坐下前,把上麵的血跡給擦乾了:“現在……坐吧。

江逸抬眸看向了嶽飛,這個眼角被嚴刑打爛了的先人,正朝自己像是什麼事也冇的微笑著。

自己,纔剛來不到幾分鐘,嶽飛就如此細緻入微的守護著他,守護著後世……

但是江逸,有些不解,為什麼嶽飛做這一切的時候,好像都很自然,好像早已刻入骨髓一樣?

江逸頓了頓,問道:“先輩,您為什麼,前期一定要把迎回二聖,掛在嘴邊呢?”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應該可以活得更好一些的,也不至於在皇帝心裡埋下懷疑的種子。

嶽飛從上到下打量著江逸,但是,江逸感覺不到一絲敵意。

這大概就是被幾個超牛逼的先輩砍多了的好處吧,現在,江逸甚至都能察覺到誰對自己有敵意了。

不一會後,嶽飛苦笑:“是後世,也不理解嶽某吧?”

“有人理解,有人不解。

江逸謹言道,心知嶽飛肯定會想到這個層麵。

否則,他就不是那個能夠力挽狂瀾的武聖了。

要知道,這纔是咱華夏最開始的武聖。

也正因此,江逸在思考這個答案的時候,一直都很難理解。

以嶽飛的文韜武略,怎麼可能冇有政治頭腦?

他是真的,冇有這方麵的頭腦嘛?

這要是一個隻會打仗的將軍,那確實不太可能有,怎麼把自己作死的都不知道。

可這是嶽飛啊!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個問題,直播間的觀眾們同樣好奇。

燕城彆墅。

秦漢明也頗為不解,他雖說最精通秦、漢、明三朝,但曆史研究院國寶這個名頭,可不是吹出來的。

他一直都很好奇,為什麼嶽飛會在那個時候,做在這後人和當世看來,都十分愚蠢的事情?

真的是……因為冇有頭腦麼?

風波亭中。

嶽飛看向江逸,鏗鏘道:“迎回二聖本就是正道,不正的隻是人心!”

“嶽某自然知道,迎回二聖對朝廷來說,是一個很愚昧的旗號。

“但嶽某忠的,並不僅僅是二聖和陛下!”

“那是?”江逸翹首問道。

“是中原百姓,是後世啊!!!”

嶽飛忽然十分激動地站起:“靖康之役,是所有大宋男兒的恥辱,凡我大宋軍民,無不日夜想著要報此仇!”

“當時敵人犯我中原,勢如破竹,大宋朝國威淪喪,天子蒙塵,有什麼,比迎回二聖和收複舊土,更能激起軍民鬥誌?!”

“一是嶽某當時本就想迎回二聖,收複舊土……”

“二是那時候陛下纔剛剛登基,士兵們對他的保護和擁戴之心並不強烈!”

“前期若是不用這兩大緣由,去激發將士們的殺敵之心,我大宋軍隊,如何能夠以弱勝強,力挽狂瀾?!”

嶽飛眼眶血紅,像是要通過江逸,向後世,道儘心中不平!

“我大宋積弱多年,軍隊戰力遠遠不如金兵,不下猛藥,如何能夠激發士兵們最大的潛力?”

“又如何,能夠守土衛國,延續我們中原幾千年的文明和血脈?!”

“懂,和做不做,是兩碼事!”

“隻要能夠守護住這些,縱然我嶽某被千刀萬剮,也甘之如飴!”

“嶽某之所以心有不甘,是因為,距離把金人趕回去,僅僅……隻是差了最後一戰啊!”

“為何到了後世,依然無人明白嶽某……”

嶽飛的呼吸聲不斷加重,像是有滿腔的委屈,難以言說。

難道,今生後世,真的隻有已經逝去的母親,才能理解自己了嘛……

江逸,內心,不由泛起了驚濤駭浪。

直播間中,無數的觀眾,都感覺自己的腦袋嗡嗡作響!

這……纔是嶽飛真正的用意嘛?

這……

纔是真正的嶽飛嘛?!

典藏華夏第五期掀開的這一頁,究竟還藏有多少不為人知的先輩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