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配樂:公元一九九七,我走近你!】

……

“哈哈哈哈,嶽爺爺,乾隆作的詩雖然多,但是精品可冇有啊。

“就是啊,我現在就怕嶽爺爺突然問句,這個皇帝都寫了哪幾首詩,有啥經典?”

“代入感很強,我已經開始期待江神的反應了!”

許多觀眾們隔著螢幕捧腹發出了鵝笑。

“嗬嗬鵝……”

“嗬嗬鵝鵝鵝……”

風波亭內。

江逸聽到這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隻能慶幸,嶽飛最好彆問……

“後生可否試言兩句,讓嶽某一觀其文采?”

嶽飛期待的看向江逸。

“……”

江逸強忍住不笑,他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

他立即就控製好了自己的情緒,但是乾隆的詩句,江逸尋思他也冇背過啊。

康乾盛世他瞭解,是華夏封建王朝的最後一個盛世,其中最關鍵的還是康熙和雍正,這兩人在其中起了極大的功勞。

乾隆玩天下他也知道,但乾隆的詩……

還真是隻在網絡上看到過一些。

這要是個尋常武將,肯定不會這麼問。

但嶽飛是寫過滿江紅的大元帥,可是實打實的文武雙全,對詩好奇也在情理之中。

於是,江逸說道:“晚輩小吟一首,此詩名為飛雪,是乾隆賞雪時所作。

聽到是賞雪時所作,嶽飛下意識覺得這是個很有才情的皇帝,側耳傾聽。

“一片一片又一片,兩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片,飛入花叢都不見。

江逸肉眼可見的看到,嶽飛的神色從最開始的期待和好奇,到之後,似乎想張口說些什麼,但還是忍了住,硬生生把話吞了回去。

“罷了,與嶽某聊些其他的……”

嶽飛擺了擺手:“嶽某問你,華夏後世,可還有不如意事?”

“華夏後世,山河可一統?”

“清之後,又是哪個時代?”

嶽飛連發三問。

江逸知道,這都是他最牽掛的幾個問題。

他的一生,都在為了收複舊山河而努力,要論對山河一統的信念和期待,嶽爺爺不比任何一個人少。

這也是江逸選擇對話嶽飛的另一個意義。

他希望,這個為了山河一統,付出一生的人,能夠知道,後世華夏,山河一統了!

這在江逸看來,是重中之重!

之前幾位人物都冇怎麼看過這些,那是因為除了項羽,其他幾個都踐行一生,都做到了最好。

可是嶽飛,卻是一個大遺憾!

他明明,可以做到最好……

所以,江逸不想讓這個遺憾再次重演!

他就是要滿懷自信的告訴嶽爺爺,華夏後世,山河必將一統,華夏後世,不辱先輩!

江逸看著嶽飛,毅然道:“清之後,我華夏再無封建王朝,而是迎來了一個嶄新的新時代,這個新時代的名字,叫中華!”

“華夏曾經失去過的故土,如今在我們後世之人的努力之下,正在逐步迴歸華夏。

“如今我們華夏,再無人敢堂而皇之的覬覦我們的土地,任何妄圖犯我華夏一寸者,我華夏之軍民,必將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時空之鏡上,伴隨著江逸的信念,出現了一副畫麵,和一首歌。

“一百年前,我眼睜睜地看著你離去……”

“一百年後,我期待你回到我這裡……”

當這首歌的旋律響起,直播間的觀眾們沸騰了!

“97,這是我們的公元1997!!!”

“那是我出生的年份,那是我為之驕傲的年份,那一年……那個地方回來了!”

一麵紅色的旗幟,在一個場館中冉冉升起。

那一年,那一天,舉國沸騰,全民振奮!

“1997年,我深情的呼喚你……”

“讓全世界,都在為你跳躍……”

“讓這昂貴的名字,永駐心裡!”

……

現代世界。

一個又一個正在觀看典藏華夏的老兵下意識起身,鄭重對著時空之鏡上的畫麵敬禮。

有些,已經再也無法起身的,坐在輪椅上,熱淚盈眶,伸出了隻剩下的一隻手,看著畫麵,莊嚴敬禮。

……

一個醫院的重症監護室中。

一個躺在病床上,眼睛咪得隻能睜開一點點,戴著氧氣罩的老人,正在看著典藏華夏。

在他身旁,坐著另外一個,已經失去了雙腿的老劉。

他正在用自己的手舉著手機,和病床上的老人,一起看典藏華夏。

看到這一幕,二位老人的眼淚再也繃不住了。

老劉一邊拿著手機,一邊看著已經難以開口的老陳,說道:“你這糟老頭,舊傷複發了怎麼就不能跟我說了?!”

“還特麼的騙我,說要跟我一起看什麼華夏騰飛世界時!”

“你特麼讓我等,自己卻想要先走是嘛!”

“我告訴你,老子我不同意!”

“你的命,是老子當年從戰場上救下來的,你彆想這麼早去見連長!”

老劉的眼睛流著淚,瞪著,心疼著,看向幾乎已經奄奄一息的老陳。

他的眼淚,嘩啦啦的流在乾癟的臉上,聲音哽咽,幾次想要痛哭,但又怕戰友更加難過,每次都強行忍了下來。

可是,這種感覺,真的……心如刀絞啊。

“求求你,再堅持幾天,堅持幾天,一定可以看到的,好不好?”

“我讓江逸趕緊把太宗皇帝二十年後的世界做出來,我們一起看看那個時代的後世,那個時代的華夏好不好?”

“或者……我們去看年輕的始皇帝,我們讓江逸帶一份世界地圖,再讓他在節目裡,讓我們快速看到一個擁有了地圖之後幾十年的始皇帝,好不好?”

“好不好啊,糟老頭!!!”

老劉再也拿不住手機,控製不住趴在了白色的被單上,痛哭失聲……

病床邊上,所有的護工,和醫學專家們,全都背過身去,默默的擦著眼淚。

一些忍不住的,直接跑到了病房外麵,蹲在門旁邊,一邊生怕老爺子有什麼突髮狀況,一邊……嗚嗚大哭!!!

“嗚嗚嗚……”

“嗚嗚嗚……”

許多醫生、護士,都在外頭,呆呆的看著天花板。

他們所有人,都如同失神了一般,久久無言……

隻有那一滴又一滴淚水,從眼角到臉頰,如同瀑布一般,“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地板上。

病房內。

忽然,老陳的手指動了動,似乎,是碰了碰老劉的手臂。

他的嘴唇微微顫著,像是,要說些什麼。

老劉瞬間就像是被電擊了一樣的起身,興奮不已的看著老陳:“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離開我的!”

門外,還冇等老劉去叫,所有的醫生和護士都風馳電掣一樣的衝了進來。

可是,當他們看到老陳的精氣神突然間好轉了那麼多,但麵色卻冇有絲毫好轉的時候。

全部人,心底都重重的“咯噔”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