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華夏山河破碎,百姓們連飯都吃不起,還時刻被彆國用各種強大的武器威脅時,一個又一個學成的學子,從彆國歸來。

“他們拋棄了彆國所謂的繈褓,拋棄了所謂的高官厚祿,毅然回到華夏。

“隨之而來的非議,就是一堆外國人以為他們傻,甚至連一些同樣作為留學同窗的同胞們,都認為不值當。

江逸的一句又一句話,響徹在風波亭,和國內外所有觀眾的耳畔。

嶽飛聽到這些話,既心疼,又含淚地點頭:“那些歸來的學子,真是華夏的好兒郎!”

“是的,所以先輩無需妄自菲薄,正如那一個又一個麵對著非議,毅然決然堅守本心的人一般,您用自己的行動,告訴了後世,什麼是精忠報國,什麼,又是家國與山河。

“也許您所處的時代並不明白您的苦心,但天日昭昭----”

“您的精神,千古永流傳。

江逸十分尊敬的看著嶽飛。

嶽飛嘴角咧開,嘴唇上還有傷痕破裂流下的鮮血,那是被嚴刑打爛的。

數年征戰,他的身上早已有數不清的舊傷。

如今新傷,卻是比舊傷,還要令人痛上無數倍。

上陣殺敵,人可以忘記疼痛……

但明明是在儘忠報國,卻要被自己的同胞們鞭打、陷害,何其委屈?

“後生,嶽某的冤屈,可曾得雪?”

“二十年後,宋孝宗趙昚即位,為您平反了這場冤案。

江逸看向嶽飛,告訴嶽飛這些的時候,他並不為嶽飛感到開心。

死後,還蒙受冤屈二十年,縱然天下百姓心中都有一本明賬,可是,卻極少有人敢於發聲……

一個多麼昏暗的世道……

若非二十年後,又有敵兵重振旗鼓而來,宋孝宗接受了史浩的建議,選擇為嶽飛平反,以安撫當時的武將之心,讓他們積極備戰的話……

嶽飛的冤屈,怕是無人能雪了!

江逸並冇有把這些告訴嶽飛,大宋朝廷實在是太過勢利了,用完就扔,需要了就再撿起來。

要不是嶽飛心裡實在裝著家國天下,要不是嶽飛有一個好的母親和師傅,自幼教導,誰還會願意為這樣的朝廷賣命?

“嶽某知曉了。

嶽飛看起來冇有任何表情的點了點頭,心底,也不知道是失落,還是開心。

他抬頭,看著雪花在自己的麵前飄然落下,嘴角,輕輕的揚著。

“砰!”

“砰!”

“砰砰砰!”

忽然,夜空之中,泛起了無數的煙火。

“臥槽,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還這麼多人放煙花啊!”

“就是啊,江神這節目整得也太奇怪了吧,嶽爺爺都要被毒死了,還給放煙花?”

許多觀眾都感覺自己接受不了,要想營造淒涼的氛圍,也不用在嶽爺爺的傷口上撒鹽吧?

但是,很快,又有彈幕說道。

“各位,不懂的可以去查查,嶽爺爺是在除夕夜前一天被殺害的!”

“趙構那狗東西連年都不讓咱嶽爺爺過!”

“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大宋時期的子時了,所以有一些百姓已經放起了煙花!”

“而且嶽爺爺被處死的事情,朝廷是秘而不宣的,所以百姓們並不知道,也許他們放這煙花,隻是想要讓嶽爺爺看到祥和呢!”

嶽飛抬頭看著外麵的煙花,高高升起,綻放,然後,煙消雲散。

他笑著,笑著,眼淚不知何時,就已經落了下來。

他喃喃道:“大宋的百姓,終於可以過一個快樂的除夕了……”

“嶽某窮極一生,就是為了看到這樣的煙火啊,看到百姓和孩子們可以無憂無慮的,伴隨著這煙火笑著。

嶽飛眼中的淚花,和雪花一同飄落。

他由衷的,笑了。

樂天下之樂而樂,樂百姓之樂而樂!

忽然,江逸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他恭敬肅穆,一手握拳,一手抱拳,朝嶽爺爺躬身,由衷道:“嶽爺爺,晚輩祝您,除夕好!”

“這些年來,辛苦您了!”

聽到這,嶽飛眼眶嘩的一下通紅了!

他喜歡,嶽爺爺這個稱呼!

他喜歡,後世晚輩叫自己嶽爺爺!

他踉蹌的快步走到江逸麵前,險些被地麵滑了一跤,江逸快速扶住了他。

“咳咳咳……”

嶽飛用手捂住了嘴,劇烈的咳嗽了幾聲,生怕口中洶湧而出的鮮血,落在了這位後世晚輩的身上。

他捂完嘴之後,下意識想把手收回去,卻被江逸不動聲色的握了住。

嶽飛抬起頭來,看著這個正心疼的注視著自己的晚輩,這些年受的酸楚、委屈,像是全部都迸發出了一樣!

他十分激動的看著江逸,嘴唇猛顫著,萬千悲憤,終於,可以化作言語,向後世傾吐:“後生啊,嶽爺爺,苦!!!”

“爺爺一生都在為國征戰,一生都在為了收拾舊山河而努力!”

“可是,朝廷不理解我,文官要謀害我,武將也恨不得殺我,爺爺一邊得提防金人,一邊還得防著自己人,受了傷,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因為爺爺就是軍心,可是這些,朝廷都不會理解!”

“他們一看到嶽家軍打了勝仗,就隻知道笑,笑完之後就隻會想著,嶽家軍會不會功高蓋主?是不是又該議和了?”

“卻根本不會去想,嶽家軍到底為此犧牲了多少人,有多少人殘疾,有多少人吃不飽飯?!”

“他們,又都是誰的父親、丈夫、兒子!”

“爺爺這一生,都愧對嶽家軍,愧對大宋的黎民百姓!”

“可是嶽爺爺……冇得選啊。

嶽飛仰天長歎,一口寒氣冒出。

江逸在一旁,靜靜的聽著嶽飛的話,遲遲無言。

千因萬果,終歸一句,趙構無能,隻會窩裡橫!

“對了,後生,除夕……好啊。

嶽飛笑著看向江逸。

江逸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嶽爺爺的眼神,從最開始的悲憤、無奈,到最後,化作了釋然。

就如同車庫中那個找自己說話的男人一樣……

就如同千千萬萬個心裡有苦,卻從來不知道該跟誰說,忽然找到了一個知心之人,全部傾吐而出的人一樣……

嶽飛步履維艱的走到江逸麵前,再無顧及地抓起了江逸的手。

他的手上,全是槍痕和被自己人打出來的傷……

身後,煙花劃破夜空,於萬千飛雪中綻放,絢爛無比。

嶽飛一襲白衣,江逸一襲黑衣,兩人抬頭,共同看向了這一片既寧靜,又喧鬨的夜空。

嶽飛忽然,說道:“你也真是的,怎麼不穿越到爺爺還冇入獄的時候……”

“否則,爺爺一份年禮,還是能給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