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來自幾百年之後,名叫江逸。

江逸看著趙構冷聲道。

剛纔嶽爺爺對後世有多大的愛,現在江逸就對趙構就有多大的惱火。

嶽爺爺身處在那般絕境之下,和江逸看煙花的時候,明明已經做好了喝下毒酒的準備,卻依然還是在惦記著,想要給自己這個後世,一份他親自備的年禮……

想到這裡,江逸對趙構的火已經騰騰冒起。

“怎麼可能,後世的人怎麼可能出現在這?”

“這世間怎麼可能有人能夠跨越百年?”

雖然嘴上不信,但趙構的步伐已經下意識後退了幾步,還差點左腳被右腳絆倒。

江逸劍眉橫著,目無表情,心中鄙夷至極。

這就是所謂的宋高宗啊,南宋的開國皇帝,欺軟怕硬,毫無骨氣。

“我有的是辦法讓你信。

江逸一步一步邁向趙構麵前。

趙構這傢夥還想跑,江逸直接把他也給靜止了。

等到自己慢悠悠來到趙構邊上的時候,他才讓趙構恢複行動能力。

然而。

他剛可以動。

忽然就是。

“啪!”的一聲!

一個巴掌印出現在了趙構的臉上!

“你……你怎敢?!”

“我可是皇帝啊,就算你真的是後世,你也不能這麼對待我!”

趙構被這一巴掌當場打懵。

在自己的朝代,竟然有人敢打他?

他可是萬人之上的皇帝啊!

他要讓誰死,誰就得死!

他要讓嶽飛不能過除夕,那嶽飛就過不了除夕!

他可是主宰生殺大權的!

“你是封建社會的皇帝,管得了我麼?”

“你對後世有什麼貢獻,說出來半個,我都讓你打回來。

坦白說,江逸就算是麵對崇禎,也不會比麵對趙構這傢夥火更大。

崇禎說到底還是有心為大明做點事情的。

趙構,做了啥?

趙構恬不知恥,義正言辭的說道:“朕在位期間,避免在不利條件下和金人作戰,朕保全了大宋的經濟和實力,朕讓宋朝延續了下去,這難道不是貢獻麼?”

“臥槽,我真的是佩服趙構啊,這他都說得出口?”

“我早就懷疑他是金人的臥底了,這是妥妥的完顏構啊!”

“還避免了在不利條件下和金人作戰?嘔……”

“我呸!!!”

“怪不得什麼蠢事都能做得出來,真特悶不要臉啊!”

華夏觀眾們都被趙構的話噁心得想砍人了。

“江神,求求你,幫我再打他一巴掌!”

“臥槽,不得不說這個演員演賤真的是入木三分!”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已經氣得在扇螢幕裡的他了!”

江逸鄙夷的看著趙構,反問道:“你那叫避免在不利條件下和金人作戰?”

“你個完顏構,每次大宋快要打贏了,你就議和,你是生怕大金被大宋滅了吧?”

“怎麼可能,朕纔是大宋的皇帝,你根本就不懂朕作為皇帝的心思!”

趙構憤然道:“什麼完顏構,你不要侮辱了朕!”

“你還需要侮辱嘛?”

江逸瞪著趙構:“靖康二年,南宋纔剛剛建立,你就放棄了中原,遷都逃亡!”

“靖康三年,你又狼狽渡江,又開始逃亡!”

“你是中原所有皇帝的恥辱,逃亡之後,就繼續開始向金朝乞求議和!”

江逸抓著趙構的衣襟,他想想就惱火啊。

趙構在靖康三年的時候,是被苗傅和劉正彥二人逼得退位過的,結果複辟之後……又開始向金朝乞降!

他不斷向金朝哀訴自已逃到南方後,“所行益窮,所投日狹”,“以守則無人,以奔則無地”,請求金朝統治者“見哀而赦己”,不要再向南進軍。

而與此同時,他對於抗金戰爭竟然不作任何有力的部署,那簡直就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訴金人,我很慫,我怕你,你快來打我吧!

那個時候,朝敵人認慫是什麼概念?

就相當於是把脖子伸出去,任由敵人砍!

伸的還不單單是自己的脖子,是國家、百姓、山河的脖子!

這樣的廢物皇帝,在那個冷兵器時代,誰會怕?

金朝本來還覺得大宋是隻狼,還有些忌憚,但看到趙構這狗東西的所作所為,立即就斷定大宋是隻綿羊,變得更加猖獗!

這樣的皇帝不叫完顏構叫什麼?

說他是賣國賊都不為過!

要不是皇帝,這樣的狗賊根本活不過三秒!

“紹興二年,你又遷都!”

“紹興十年,各路宋軍在打金兵時都屢戰屢勝,你卻又開始擔心武將尾大不掉,在獲得極大優勢的時候,讓他們退兵?!”

“紹興十一年,你又解除了嶽飛、韓世忠等抗金大將的兵權,還以‘莫須有’的名義殺死嶽飛,以表示和金兵議和的決心,我就不懂你腦子裡裝的都是些什麼?”

“你就那麼怕自己的國家打贏敵人是吧?!”

江逸在大宋皇宮中,細數趙構的一個又一個賣國行徑!

這要是換了前三個對話的皇帝,哪個在這個時代,不得一統天下?

大宋是多富啊,無儘的錢兩可以生長出無儘的糧食,也可以培養出無儘的精兵,偏偏拿去資敵?

更可恨的時候,大宋的一些武將即便如此都能夠打出翻盤的局麵,結果眼看就要翻盤了,趙構非要議和?

趙構聽到江逸的話一臉不服:“嗬嗬,怎麼打?靖康之恥時,金人劫掠走了我們那麼多金銀財寶,大宋哪裡還來那麼多的東西,來維持大軍反擊?”

“一旦大軍進攻失敗,你有想過大宋會麵對什麼樣的局麵嘛?”

趙構惡狠狠的瞪著江逸。

江逸看他不爽,直接又是一巴掌。

“啪!”

趙構的臉又紅了幾個度。

“資敵就不怕被敵人打了?”

江逸壓根不慣這人好吧,這要是對後世有貢獻的皇帝,他會給予足夠的尊敬。

但這傢夥,嘖嘖……

冇打死都算是仁慈。

今天,他就是要為嶽爺爺出一口氣!

打就打了!

華夏後世,豈能冇有憎惡分明的血性!

趙構還想要反抗,但每當他想反抗的時候,他就會被江逸靜止,下一秒他的臉上就會又多出幾個紅印。

“你是不是覺得,臉很痛啊?”

江逸撇著趙構,神色冷峻:“冇打在自己身上,是不是就不知道痛了?!”

“今天,我就讓你看看,那個為大宋痛了數十年的男人,他有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