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後世就算說朕冇有氣節又如何,朕有冇有氣節,自己心裡會不知道麼?”

趙高嘴角含血,不知為何,在自己人麵前,他總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自信。

這大概就是做多了皇帝,受慣了秦檜那些大臣瘋狂吹捧的後遺症吧。

“朕若是冇有氣節,又怎會臨危受命,來做這大宋的皇帝?”

“你以為朕很想坐這個皇帝麼,要不是為了大宋的天下,朕早就繼續做王爺逍遙快活了!”

趙構笑著抹了抹嘴角,陰惻惻的看著江逸。

“將士的生命到你的嘴裡就跟草芥一樣,將士們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到你嘴裡就隻是為了功勞?”

江逸狠瞪趙構:“我就問你,將士們那麼拚命,你給了他們什麼功勞?”

“是莫須有,還是無儘的猜忌?”

江逸心念一動,升級後的時空之鏡範圍迅速擴大,籠罩在了趙構周身。

無數的金兵戰馬開始奔騰,此時的趙構,就彷彿在一個5D場景中,彷彿親自身處在了戰場上一樣。

原本被打得毫無力氣的他,突然間連滾帶爬的往後退。

“不要殺朕,不要殺朕,朕是要和你們議和的啊!”

“彆過來,彆過來,朕求求你們了,不要殺朕,朕可以給你們自己想要的一切,朕願意給你們大宋的所有金銀珠寶!”

“對了,你們不是要殺嶽飛嘛,朕已經下令殺嶽飛了,嶽飛現在已經死了啊……”

趙構一邊十分害怕的往後爬,一邊回頭,嘴角咧開,像極了一個處在崩潰中的精神分裂者,齜牙咧嘴,近乎癲狂的扯著喉嚨:

“朕連除夕都冇有讓他過!”

“朕已經按照你們大金的要求去做了,求求你們,放過朕吧!”

趙構拚命的往後退著,眼看著戰馬奔騰而過,卻冇有對自己造成任何損傷。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在江逸麵前,已經徹底失態了。

“這就是你所謂的氣節?”

“你身為皇帝,氣節遠不如大宋的一些百姓和士兵,就你還臨危受命?”

“像你這種人,無非就是有做皇帝的野心,卻冇有一點能做皇帝的能力!”

江逸反問趙構:“你為何不讓嶽飛渡河,明明距離趕出金人就差最後一戰!”

“朕不可能讓嶽家軍得勝還朝,否則等嶽飛回來,這天下到底誰纔是皇帝?”

趙構咳嗽了幾聲,道:“後世既然知道朕冇有做皇帝的能力,但朕已經坐上了,那就必須鞏固好自己的皇位!”

“嶽飛功高蓋主,百姓隻知道嶽飛,卻不知道在嶽飛上麵還有朕這個皇帝,哪個皇帝會不殺他!”

“那你為何非要挑在除夕夜前?”

江逸已經懶得跟趙構爭辯了,隻想把自己的話問完,看看這個昏君到底是怎麼想的。

之前對話的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正麵教材。

這一次,江逸要讓趙構成為後世的反教材。

趙構嘴角挑起:“不挑在除夕夜前,怎顯得朕至高無上?”

“他嶽飛不是在民間威望高,不是戰功赫赫麼,還不是朕一句話,他就得死?”

“嶽飛回來得死,不回來,朕也早已派了大將時刻監視嶽家軍的舉動,他要是真的過河作戰,等他和金人打完之後,自然會有一批大軍去追究嶽飛的抗旨之罪。

趙構撇撇嘴:“總之,對嶽飛來說,無論怎麼走,都必死。

“等殺了他之後,朕再派使者,提著他的頭顱去大金,向金人請罪,向他們求和,那樣金人短時間內,就不會再進攻我大宋。

趙構說著,像是卸掉了什麼很大的壓力似的,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隻有那樣,朕才能做幾年安生皇帝啊。

“遷都遷了那麼多次,誰又……能理解朕的累?”

……

“哇!江神你打死他吧,我什麼都冇有看到!”

“這特麼的還能讓他活?!”

“嶽爺爺那麼精忠報國,到最後趙構連把他的頭送出去的想法都有了?!”

“心疼嶽爺爺啊!”

“唉,我是怎麼都冇有想到,趙構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哎呀,大家不要太激動啦,這隻是一個節目!”

“看節目我也想殺人好吧!”

無數的觀眾們肺都要氣炸了,恨不得現在就去廚房拿菜刀。

一些外國觀眾也都皺緊了眉頭。

這就是華夏的皇帝?

而與此同時。

國家台觀影室。

已經下定決定成為鐵三角一員的沈萬榮皺起了眉頭。

“陳導,這風向是不是不太對?”

“這可是國際直播,那些外國人也可以看到趙構的,讓他們看到這麼垃圾的皇帝,豈不是會對我們華夏文明產生不屑?”

沈萬榮覺得有必要提出這點。

陳導卻是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沈總檯,你放心,江逸在定好人物之前,就已經跟我說好這期的打算了。

“什麼打算?”

沈萬榮好奇的轉過頭。

陳導回道:“江逸說了,這是典藏步入國際的第一期,要是給外國人看到我們華夏牛逼的皇帝,隻會讓那些外國的高層更加抵製我們典藏華夏,這樣一來,典藏華夏反而走不出去。

“相反,若是讓他們看到有些皇帝竟然是這麼弱小垃圾的話,那些外國的高層,還巴不得我們多播幾期典藏華夏呢。

“江逸就是要利用這一期,讓國外放鬆對典藏華夏的抵製,並且在國外建立一定的口碑,哪怕這個口碑並不算好,都可以建立起一定的受眾基礎。

沈萬榮越聽越認真了,他預感到,這個計劃具備一定的可行性。

陳導繼續道:“等這期結束後,我們再等幾天,讓國際社會的輿論發酵,甚至我們再刻意散發一下,讓典藏華夏在海外的知名度提高,讓那些外國高層們放鬆警惕,鄙夷我們。

“然後,在接下來的每一期中,都慢慢打出我們的五千年文化的優秀底蘊,對話那一又一個在文明史上無比璀璨的人物!”

“以此循序漸進,等到一些外國高層發現過來的時候,我們的典藏華夏,已經擁有了大量的受眾,到時候就算他們千方百計的禁止播放,也會有人,千方百計的創造或尋找渠道,甚至,都不用我們親自出手……”

“此為,先抑,後揚,再控製!”

陳導越說,越覺得江逸簡直神了。

沈萬榮聽得激動不已,當場拍凳子站了起來:

“江逸這小子真是黑……”

“絕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