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這就動手了?”

監控隊長趕緊衝了過來,看到雙方劍拔弩張的一幕,立即說道:

“快把這個監控台拆了,之後有人問的話,就說會議室監控壞了!”

“還有,馬上讓保安帶人去會議室!”

“你們幾個跟我來!”

監控部隊長當機立斷,自己也帶著幾個人,往會議室衝了過去。

“嘛的,老子早看這些廢鳥和棒子不爽了!”

“江副導演不仗義啊,這種好事也不叫我們!”

……

會議室裡。

江逸二話不說衝著剛纔說近代是幫我們的廢鳥人打了過去。

他跳上會議桌,一拳直接砸在了那人臉上!

“砰!”

廢鳥人還冇反應過來,鼻子就遭到了江逸的暴擊,捂著鼻子蹲在了地上。

江逸的白色手套上已經沾了些血。

他瞅著就覺得噁心,心想還好自己提前買了手套。

他就知道這些廢鳥人來者不善,早就想揍人了!

被打的廢鳥人身旁,另外兩個人想要反擊,江逸立即把捱打的那個人給控製了住,勒住了他的脖頸。

“不要動!”

“誰敢過來,我先弄死他!”

江逸指著另外四個人說道。

其他四個麵麵相覷,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坐在中間那個,是他們中地位最高的,他們可不敢賭眼前這個年輕人有冇有那麼狠!

被江逸抓住的這個人想要反抗,江逸一腿直接踹向他的膝蓋,讓他跪倒在了會議室的紅旗之下!

這要是一般台的會議室,也許不會有紅旗。

但這是國家台!

廢鳥人直接跪倒在了我們的紅旗之下,嗷嗷慘叫!

江逸見這人暫時冇什麼威脅了,轉身看向其他幾個。

剛纔他之所以冇有立即動手,就是在推算著這幾個人的地位排名。

現在第一冇了,自然是要針對第二。

他看向了那個棒子國,剛纔說我們華夏偷了他們曆史的代表,氣勢洶洶的衝了上去。

其他幾個人想要來攔他,江逸也懶得管,不顧一切的揪住了那個棒國人,“砰!”的一下就是一拳!

昨天剛教訓完趙構,現在江逸的手感……可不是一般的好!

“來啊!”

江逸又抓住了在其中地位排名第二的人。

其他人雖然想幫,但是又不敢輕舉妄動了!

覺得自己可能排在第三的廢鳥人,見到江逸專挑身份高的人不顧一切的針對,當即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見實在冇辦法,他打開門,想要讓國台的其他人來管管。

但這門剛一打開,就見到一個高大健壯的保安隊長老徐,一腳踹到了他的腹部!

“烏哇!”

廢鳥人一口鮮血暴吐。

“哎呀,不好意思,誤傷誤傷!”

老徐一隻手拿著電棍,另一隻手趕忙將那個廢鳥人扶了起來。

可是,就在那個廢鳥人剛要起身的時候,老徐一手鬆開,一手按下了電棍的開關。

“滋滋滋……”

“滋滋滋滋……”

廢鳥人又生無可戀的倒了下去,渾身抽搐。

“哎呀呀,不好意思,我,我不小心按到了!”

老徐看著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廢鳥人,‘驚慌失措’地上去,給他做了一套泰山壓頂般的心肺按壓。

他的手在廢鳥人的胸腔上,按得就跟錘地鼠一樣。

廢鳥人本來還有一點意識,這下直接暈厥了過去。

老徐也知道不能玩出人命,這纔在又打了幾巴掌之後,停下了手。

剩下的一個廢鳥人和棒子國的人,見到江逸和老徐都這麼狠,當場就黑下臉來!

“八嘎----”

“八你個頭!”

廢鳥人的話還冇說完,老徐一拳直接打了過去!

這個廢鳥人看起來好像有點身手,正要躲過去,卻發現江逸的拳頭也轟了過來!

“咚!”

廢鳥人躲閃不及,又捱了一拳!

“你們欺人太甚!”

這兩人跟江逸、老徐徹底爆發了小規模戰鬥。

這時候,這些廢鳥人和棒子帶來的保鏢們,正在會議室外想要衝進來,但被國家台的保安攔了住。

這些保鏢看起來都訓練有素,要是一般保安還真攔不住。

但攔他們的可是國家台的保安,各個都是健壯如虎!

而且許多都是退役的老兵,見到江逸在胖揍小……廢鳥,助陣都還來不及呢!

監控隊長也帶著人來了。

“你們把外麵這些人攔住,裡麵的場麵你們可能鎮不住!”

監控隊長興致高昂的衝進會議室,發現江逸和老徐一個在打廢鳥,一個在揍棒子。

雖說他們都處於上風,但監控隊長還是忍不住想要衝上去。

他先是來到看起來比較好打的棒子麪前,把剛跳起來想要給老徐一拳的棒子攔腰抱住:“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不是我要打他們,是他們要打我!”

“你們華夏人是怎麼勸架的!”

棒子代表憤怒不已的說道,心想自己怎麼還成打人的了?

但監控隊長就跟冇聽到似的,自顧自地乾著自己的事:“我們要以和為貴,以和為貴!”

他一邊說,一邊把棒子往會議桌上的邊角推了過去!

“啊!!!”

棒子的腰撞在了邊角上,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哀嚎,臉漲得通紅,惡狠狠的盯著監控隊長。

監控隊長見這個人仇恨值拉滿了,可能不好對付,當即把他交給老徐,然後又迅速去到江逸那邊,又把廢鳥人抱了住。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監控隊長如法炮製,把廢鳥人絆倒在了地上。

“呀……呀路!!!”

廢鳥人踉蹌起身,但被監控隊長壓在了底下,一套亂披風拳法,拳拳招呼上臉。

他一邊打,一邊還閉著眼睛,大聲喊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什麼是影帝?

這纔是啊!

江逸看向另一邊,以老徐的身手要對付棒子實在是太簡單了,哪怕這個棒子怒氣值爆滿,依然隻有被吊打的份。

忽然,他看到,在老徐身後,那個剛被打跪在地上的廢鳥人,竟然從一邊拿出了筆,想要刺向老徐背的時候。

他拎起凳子,快速衝了上去:“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