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去乘專機回國,晚點,你們怕是全回不來了!”

廢鳥台總檯大野紅郎預感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

這三天,在廢鳥國發生了很多事情,先是蘊含了李世民和秦始皇的典藏華夏一二兩期,被冠以第五期的名義,在民間開始擴散。

導致越來越多的廢鳥人開始懷疑,自己在教科書看到的有關於華夏的曆史,到底是不是真的?

為什麼在他們的曆史書上,壓根就冇有看到過這些?

他們知道在很久以前,華夏是有個牛逼的太宗皇帝。

可是他們不知道,竟然還有始皇帝這樣的存在,華夏文明竟然可以追溯到更長遠!

而這個文明如此久遠國家,真的像教科書上寫的那樣,很多東西,都是在他們廢鳥國的促進下,纔出現的嘛?

越來越多的廢鳥人,對此產生了懷疑,產生了想要探索的衝動。

他們都被始皇帝和太宗皇帝,這兩位皇帝的魅力所折服,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得知,這個文明古國的曆史真相。

等到廢鳥台發現不對勁的時候,這顆想要探索和瞭解真實華夏文明的種子,已經在廢鳥人的心中紮根。

同時。

這三天裡,棒子國的人也或多或少的看到了這些。

他們不由開始懷疑自己的國家,是不是在愚弄他們這些民眾?

這跟他們看到過的曆史,實在是太不一樣了!

畢竟,華夏有秦始皇打造出來的兵馬俑,這樣實打實的文明古蹟,可他們棒子國裡……有個啥?

始皇帝為後世打造的這個千年古蹟,在這一段由華夏文明再度掀起的熱潮中,再次向世界佐證了,華夏文明之底蘊。

始皇之心,獨斷萬古!

他雖然早已逝去,但他留下的古蹟,卻讓這些棒子們不得不開始懷疑自己的國家,究竟是不是在竊取彆國的文明!

這個充滿了神秘色彩的東方國度,居然有一個人,在兩千多年前,就打造出瞭如此神蹟,就日夜守護著自己的國家,護佑著自己的後世!

不是說華夏偷了他們很多的曆史麼?

可是為什麼在他們的本土,卻拿不出一個,如同秦始皇陵般的存在!

可是為什麼在他們的曆史中,卻找不出一個,如同始皇帝一般的……祖宗!

他們……有麼?

此時此刻,一顆又一顆懷疑的種子,紮在了棒子國人的心中。

一些不想要被愚弄,還有些良知的民眾們,已經開始變著法的,想要探索兩國文明的真相。

他們暫時把瞭解的渠道,寄托在了江逸和典藏華夏身上。

……

廢鳥台和棒子台的代表,本來還指望出來後,追究下江逸的責任,但是一聽到大野紅郎的話,恨不得現在就有一扇空間門,能夠讓他們馬上回到自己的國家。

他們終於意識到,自己在華夏台說的話,已經引起了眾怒!

他們終於意識到,那個曾經沉睡了多年的東方巨龍,早已甦醒!

而他們之所以可以在短短三天內出來,或許,是因為,有人要對他們動手了!

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在國家台暴揍過他們的江逸!

他們下意識的左顧右盼,生怕在人群中,看到江逸忽然出現。

結果,一輛紅旗車,還真就緩緩開了過來。

這輛車平穩停在了他們麵前。

五個外國台代表麵麵相覷,他們不知道這是誰的車,為什麼要停在自己麵前。

直到,車窗被打開,裡麵露出一個他們怕到不能再怕的臉。

“江……江逸?!”

這五個人嚇得瞬間往後退去,麵色鐵青。

江逸坐在紅旗車上,淡漠的撇著他們,眼神很是淡定。

但在這五人看來,此時此刻,卻好像比在審訊室還難受!

“那個,江先生,我們錯了!”

“我們不該在華夏說那樣的話,是我們不好!”

“我們由衷的向您道歉!”

棒子國的人首先低頭,心想自己國家不是有一句話,叫好漢不吃眼前虧麼?

廢鳥台代表也害怕得腿都有些抖了,他們這些普通人可不講究什麼武士道啊,隻想好好的離開華夏。

可彆來得時候好好的,回不去了啊!

“江……江先生,我也為前幾天的不良言論道歉!”

廢鳥台代表朝江逸鞠了個九十度的躬,畢恭畢敬。

江逸玩味一笑:“我是來恭喜你們的,你們怕什麼?”

“恭……恭喜?”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麼想,都不覺得江逸會是個來恭喜自己的人啊。

“我已經不追究你們打我的責任了。

江逸無所謂的笑笑,跟接下來的罪比起來,這條簡直是毛毛雨。

五個代表嘴角明顯抽了抽,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明明他們纔是捱打的啊!

到最後,真特麼自己成主動打人的了?

“那……那就謝謝江先生了!”

五人再次朝江逸鞠躬,心底,竟然有些慶幸。

江逸擺擺手:“不客氣,我請你們吃免費的飯。

“吃飯?還是免費的???”

五人震驚不已。

就在這時,一輛又一輛法院的車開了過來。

這五人瞬間嚇了一跳,麵色當場由鐵青變成了慘白!

他們好像明白,為什麼說請免費的飯了!

他們也冇有逃的想法,這時候要是逃,那豈不是不打自招?

自己,應該冇犯什麼罪吧?

為首的法官帶著一批執行局成員下車,給這五人戴上了手銬。

“這是拘捕令----”

執行法官亮出了一張蓋有各種批示的檔案。

“我們從你們帶來的秘書身上,搜到了錄音筆,並且,我們在華夏台的監控室裡,發現了有你們其中一人指紋的鋼筆。

執行法官拿出了一支被裝在證物帶裡的鋼筆。

這支鋼筆在會議室亂鬥的時候,被一個廢鳥人想要背刺老徐時用過,最終被江逸用凳子拍掉,上麵有廢鳥人的指紋。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支筆出現在了監控室……

“我們現在有權懷疑,你們以商業談判的名義,潛入華夏國家台,攜帶錄音筆,並伺機破壞國家台監控,妄圖竊取國家台內部的機密資訊。

“現在我們依法,以涉嫌在華夏境內從事非法間諜活動,將你們逮捕。

“不,這不可能,那不是我們指使的!”

“我們怎麼可能傻到,在國家台裡用這個東西!”

廢鳥和棒子台代表大驚失色,錄音筆不是冇帶進會議室嘛,怎麼可能竊取了國家台機密!

這玩意他們其實一直都有帶在身上,以備在一些酒局上可以用到。

但是他們再怎麼傻,也不可能傻到在國家台裡打開錄音筆啊!

彆說是在彆國,就算是在自己國家的總檯裡,自己也不敢打開這玩意啊!

怎麼,突然就打開了呢?

執行法官隻漠然道:“你們有權保持沉默,但你們所說的一切,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這五人被執行成員押上了車,眼眶突然就紅了!

他們看向江逸,一副哀求的模樣。

江逸頭也不回,回到紅旗車裡,緩緩離開。

這五人,最後被關進了華夏的監獄。

他們的身份,和在華夏台裡所說的言論,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傳到了其他囚犯的耳朵裡。

江逸也不知道他們到底過著什麼樣的日子,隻在後來,從陳世傑口中得知,這五人在監獄裡總是會不小心撞壞自己的腿,磕斷自己的胳膊,還經常會自己把自己打得遍體鱗傷。

後來,每個人都患了嚴重的精神抑鬱,在監獄中崩潰自儘,臨死前都在瘋狂地喊著江逸的名字,應該是死心不改,還想謀殺他。

最終,他們還是被加上一條罪……叫殺人未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