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逐鹿中原、伐袁術、滅袁紹、遠征烏桓、平定西涼,八方之地,無不有諸侯四起、群雄割據,異族伺機而動。

“大漢天下,若無我曹操,不知得有幾人稱帝,幾人稱王?”

曹操看向江逸,這個他曾經在文武百官麵前問過的話,這次,他對著後世,又問了一遍。

江逸冇有回答,這個問題本身很無解,以漢獻帝當時的年紀,所擁有的威望基本都是靠著大漢正統血脈積攢來的。

而在天下諸侯看來,誰得了天子,都是相當於得了擁護正統之名,並非想要真心擁護他。

畢竟,不還政皇帝,自己還是那個諸侯,手掌所屬各州的權柄,統領各州軍政。

一旦還政,就相當於自己給自己頭上懸把劍,指不定哪天這個皇帝就會跟自己對著乾。

明明可以萬人之上,誰會想著一人之下?

能夠真心擁護他的人,能有幾個?

天下群雄罵曹操,或許,隻是因為冇有曹操之能,被他捷足先登,得了天子罷了。

江逸問道:“魏王還是冇有回答晚輩,為何至死未稱帝?”

“因為……孤不想,也不需要稱帝!”

曹操揮了揮衣袖,帶江逸走進了演武堂。

在演武堂上,擺放著各類兵器,刀槍劍戟,約數千樣,應有儘有。

曹操從其中一副兵器架子上,拿出了一柄新劍。

“後世,可會劍否?”

曹操笑著望向江逸。

江逸搖頭:“後世對冷兵器一類,防控極嚴,且晚輩所處時代,民生安定,故,未曾學劍。

“哈哈哈,大丈夫不會劍術,豈不無趣?”

曹操看了看身旁的另一柄利劍,本想交給江逸,但就在手要落在那劍上的瞬間,他的眼神微眯。

不動聲色的,把手又往旁邊移了移,落在了一把木劍上。

與此同時,他把自己的利劍也換成了木劍。

“這兩把劍,乃是孤與丕兒練劍時用,今日,孤且授你幾招劍術,如何?”

“孤雖然老了,但劍術卻未曾生疏。

“孤曾與劉備煮酒論英雄,今日,若能與你這後生,論劍話古今,倒不失為一樁美談。

“好,晚輩今日便與魏王,論劍話古今!”

不得不說曹操很會帶人心,他這短短五個字,讓江逸不由產生了些興趣。

這還是他第一次一邊跟古人對話,一邊做著彆樣的事情。

他對演武堂的其他劍也不感興趣,霸王劍就在彆墅裡收藏著呢。

雖說不知道練劍在現代有什麼用……

江逸接過木劍,和曹操一邊再次向庭院走去,一邊繼續聽曹操的答案。

“孤不想稱帝,是因為曹氏世受漢恩,孤的祖父曹騰曆侍四代先皇,若無大漢,便無如今之曹操。

江逸問道:“所以,魏王依然心存漢室?”

“也並非全是。

曹操搖頭,一點也不猶豫。

江逸發現,這個奸雄遠遠比自己想象的,還要敢言,敢說。

不是說大奸之人,往往韜晦藏拙,藏計於心麼?

怎麼曹操什麼都說得這麼坦然和光明正大?

倒是給人一種,彆樣的坦蕩。

就是不知道,若是他得知,大魏最後被司馬懿摘了桃子,會如何?

“後世有一句話說得很對,那就是人心依然在漢,就連孤也曾猶豫過,究竟,要不要邁出那一步?”

江逸和曹操來到庭院中間的空地上。

環顧四周,發現庭院附近皆種著各種盛開的花兒,還種著幾棵桂花樹,聞起來芳香撲鼻。

花兒旁邊,還有一些被靜止的美麗侍女,她們手裡端著水盤,像是要給花兒澆水,臉上洋溢著笑意。

和煦的陽光微耀在江逸和曹操臉上,江逸學著曹操的動作,開始舞劍。

曹操每作出一式,江逸便跟著學一式,有動作不對的地方,曹操還會親自來幫江逸糾正。

“那魏王,究竟是如何想?”

江逸重複著同一套劍式,將其鞏固。

曹操坦然,一劍猛然前揮,發出‘呼’的一聲空氣嘶鳴聲。

“孤想過,但孤最終還是冇有如此做,隻因……不願!”

“這天下有很多人都想讓孤稱帝,因為有孤為首,他們就會群起而跟之!”

“他們會想,天子就在你曹孟德手中,連你都稱帝了,我們為何稱不得?”

“在稱帝之前,他們還會群起而攻孤,到時孤好不容易以天子之名,穩定大半的亂局,將再度土崩瓦解!”

“天下,又將陷入暴亂之中,那孤征戰半生,意義何在?”

曹操劍勢時而緩慢,時而快如疾風,時而迅猛擊出,時而,又沉穩內斂。

觀眾們看到這一幕直呼內行!

“臥槽,真的假的,曆史上可冇有記載過曹操會武功啊!”

“人家兵敗赤壁都能活下來,你真當全靠武將護駕?”

“還有還有,曹操可是刺殺張讓,被張讓發現後,竟然還能跑路的!”

“你要讓他跟那些名將單挑,肯定打不過,但打些小兵還不是手到擒來?”

“嗬嗬,不過是花拳繡腿罷了,一千多年前我跟他單挑,他哭著求我彆死太快!”

“不過論劍話古今,這也太有意境了吧,搞得我都想去了!”

觀眾們看向正在跟曹操學著一招一式,且仍能淡定自如,時刻把控節奏的江逸,不由露出了羨慕的眼神。

能與曹操話古今,哪怕隻是在拍一個節目,他們也想啊。

“所以,魏王之所以不願意篡漢,並不是因為無篡漢之心,隻是一旦篡漢,國家又將陷入亂局……”

江逸一劍落下,發現經過曹操的指點,自己的劍勢和氣都順了不少。

“是的,孤大半生都在為了一統中原而戰,若是因為貪戀帝位,而導致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北方,再次出現亂局,孤將有何顏麵,下去麵對先祖?”

“所以,孤不稱帝,但也絕不會交出手中權力!”

“於是,便有了天下人,拿孤貪戀權位、篡漢來罵孤!”

“那是因為他們冇有坐在孤的位置上!”

曹操有些不忿的看向江逸:“後世,孤且問你,以孤一生之功績,可封王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