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王既不在意史官如何評說,又何必問後世的看法?”

江逸並不認為,曹操說的話都是真的,指望曹操跟一個人掏心掏肺,哪怕這個人來自後世,也絕無可能。

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或真,或假,或半真半假,讓人真假難辨。

這似乎,是曹操的一種語言藝術,永遠都不會讓人看透自己。

江逸仔細剖析曹操的每一句話,他刺張讓是真,不滿董卓倒行逆施是真,敢於興兵討董是真。

至於是否是真的隻想利用自己的權勢,去考驗獻帝,曆史並冇有給出明確答案,隻能由後世猜想。

甚至,哪怕眼前的曹操回答了這個問題,也不足以取信於人,冇人可辨出真假。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前期,的確是為漢室中興而努力過,否則就不會為了刺殺張讓奮不顧身了。

而在他起兵之前,被舉孝廉是真,申明禁令、嚴肅法紀是真,敢依法殺皇帝寵信的宦官----蹇碩的叔父蹇圖是真。

敢在忠良之臣被宦官所害時,向漢靈帝多次諫言朝中奸逆滿朝,而忠良之人卻要無端受害,得不到重用,也是真。

朝中政治昏暗,曹操不肯迎合權貴,托病回鄉,仍是真。

這種種真跡象,無不表明,曹操雖然對大漢的朝廷不滿,但對大漢皇朝,卻有著自己的忠與義。

至於中後期,是因為忠義變質了,才做出挾持天子,掌控朝政,遲不還政的舉動。

還是因為一切真如曹操所說,是因為他覺得獻帝無法如同漢高祖一般,挽大漢於將傾之際,於是便隻能自己把控朝政?

饒是江逸,也無法從這位奸雄的神色中,看出一絲端倪。

他發現,關於這個問題,始終無解。

即便他親自來到這個時代,對話曹操,也不可能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

這是個幾乎不可能完全說真話的人,他看似什麼都說了,什麼都極有道理,但就是在這看似正確的道理中,似乎又藏著端倪。

無愧為奸雄。

這一刻,江逸對曹操,有了更加深刻的瞭解。

與此同時,他也在快速調整著對話的方向。

冇有提前安排好的台詞,冇有彩排,一切,都是臨場發揮。

江逸唯有時刻把控和調整節奏,才能將這場與曹孟德的對話,進行到儘善儘美。

聽了他的問題,曹操把劍收起,似乎,是有些累了。

他麵無表情:“孤老了,隻想知曉,後世能有人知孤否,然現在看來,他們亦與當世無異。

說著,曹操舉止微頓,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知孤者,唯奉孝也。

“孤,念奉孝了!”

江逸看到曹操這神情,是之前對話時從來冇有流露過的。

郭奉孝,一個能與曹操這樣連睡覺都要防人的奸雄,行同車,坐同席……

一個能夠在治軍向來嚴謹的曹營中,不拘常理,卻讓曹操誇讚是‘此乃非常之人,不宜以常理拘之’的人物。

陳群向曹操檢舉他行為不檢點,曹操也隻是一麵稱讚陳群檢舉有功,一麵對郭嘉不責不問。

曹操對郭嘉,可以說是連史書典籍上,都承認的偏愛。

就在曹操陷入感傷的時候,他的身後,忽然響起了一陣聲音。

“主公----”

一陣器宇軒昂的鏗鏘之聲,讓曹操聽得瞬間劍都掉落在了地上,身子明顯一怔。

他難以置信的,轉過身來,深邃的眼眸裡滿是震驚。

隻見到,江逸身旁,一道金圈出現。

在那道金圈上,出現了一個意氣風發,身穿青衫的男人!

“奉……奉孝!!!”

曹操眼眶深紅,步伐紊亂的衝上前來,想要抱住時空之鏡中那個青年,卻是落空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看郭嘉,神情落寞。

他當即知道,這個畫麵,是無法觸及的。

畫麵中。

青衫男子站在眾多謀士武將中間,看向剛敗給張繡,被袁紹羞辱,卻在擔憂自己無法抗衡袁紹的曹操。

斷言道:“主公無需懼怕袁紹,公有十勝,而紹有十敗!”

“其一為‘道勝’,袁紹禮儀繁多而雜亂,主公因時因事而製宜,道高一籌!”

“其二是‘謀勝’,袁紹臨事無策,優柔寡斷;主公英明果敢,應變無窮!”

“其三是‘武勝’,袁紹用兵‘好為虛勢,不知兵要’,主公則用兵如神,士卒有所恃,敵人聞而畏。

……

郭嘉的十勝十敗,再次響徹在曹操耳畔,饒是曹操已經做好了在江逸麵前喜怒不形於色的準備,亦不由有些破防。

“奉孝……奉孝,孤……想你!”

曹操的腦海,不禁想起了關於自己和郭嘉的往事,多年鑄就的心牆,像是土崩瓦解了一般!

“奉孝,你可知,世上無你,孤再無知己,你可知,孤在赤壁,險些命喪敵手!”

“若你知曉的話,會為孤……難過否?”

“你若是難過,為何連一夢,都不捨托孤!!!”

曹操紅著眼眶,慢慢的靠近時空之鏡上的郭嘉,這一次,他冇有伸手去抓。

他怕,怕這隻是個夢境,怕這個夢境隻要再受到一點乾擾,就會支離破碎……

他想起了自己當年兵敗時,喊出的那一句“若得奉孝在,我何至於此!”

那是他在最崩潰的時候想起的人,那是他曾經想要托付後方治國大事,被他寄予了無限希望的人!

可是,這個人,在陪他征戰的時候,水土不服,染上了重疾……

時空之鏡上,出現了有關郭嘉的混剪。

“奉孝此生,願為明公鞍前馬後,效死命!”

“奉孝,這是剛剛出山,前來追隨孤的奉孝!”

曹操有些激動的說道:“孤和他第一次暢談,便知,能夠幫我成就大業的人,就是他了!”

曹操伸出手掌,看著那個朝自己俯首而拜的年輕謀士,想要撫一撫他的臉頰,卻……不敢觸及。

“丞相,劉備萬不可放,一日放縱敵人,便成數世的禍患!”

“那是奉孝,勸孤要軟禁劉備,讓劉備成為籠中之鳥,可是孤,冇有聽他的,終究釀成大錯!”

曹操似乎,把有關於郭嘉的每一幕,都記得清清楚楚。

“丞相,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