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輩先回答魏王第一問,曹丕在成為魏王之後,就已經開始改革官製,廢除中常侍和小黃門,改設散騎常侍,散騎侍郎兩種官職,定員各四人。

江逸按照來對話曹操前精研的一些東漢檔案說道:

“同時,曹丕嚴禁宦官乾政為官,從製度上剷除了宦官亂政的根源,他確立九品中正製,用各州群有聲望的人任“中正官”,分為九品,成功緩和了曹魏與士族之間的關係,為稱帝墊定了基礎。

曹操聽了,隻是默默的點頭,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建立大魏後,曹丕堅守魏王之誌,對外假借征吳之名,平定了青州、徐州一帶的割據勢力,最終統一北方。

“對蜀,曹丕大破劉封,收覆上庸三群。

“他也曾三征東吳,但皆因為時機不成熟,並冇有取得太大成效。

“除此之外,曹丕還在文學方麵,修孔廟,在各地大興儒學,立太學,置五經課試之法,設立春秋穀梁博士,在短期內使中原正統文化複興。

江逸看著正若有所思的曹操,心中也挺佩服他這幾個兒子的。

要不是曹丕一脈太短命,司馬懿至死也篡不了權。

本該是曹丕熬死司馬懿的,硬生生變成了司馬懿熬死曹丕、曹睿,這誰能想得到?

這時候,一直冇有說話的曹操,再次問道:“丕兒政權穩固之後,可有改過九品中正製?”

“臥槽,曹操這就看出九品中正製的弊端了?”

觀眾們見到隻不過半盞茶的功夫,曹操竟然就已經想到要改九品中正製。

“樓上你不知道了吧,曹操可是唯纔是舉,看中的是個人的才能,這跟士族的利益其實是衝突的,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士族子弟反對他做皇帝!”

“而且曹操是何許人也,他能夠想到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隻是,我也冇有想到,他作為一個古人,竟然這麼快就看穿了這些!”

觀眾們不由更加佩服曹操。

江逸看向正在淡飲美酒,看起來極有城府的曹操,心中亦對曹操的才能和眼光,有了更深的理解。

無愧為,治世之能臣!

曹操把酒杯隨意放在了桌子上,眉頭略皺:“此製雖然有利於朝廷集中權力,但長此下去,統治實權必將落入士族之手。

“丕兒這是把孤不想走的路,給走了一遍。

“魏王為何如此說?”江逸問道。

曹操撇嘴,似乎是對士族充滿了不屑:“若孤所料無差,此計是陳群諫言給丕兒的吧?”

“他曾經向孤諫言過類似的製度,但孤未曾采納,孤要向士族低頭,這天下當初反孤稱王的漢臣,早就十少其四。

“甚至,許多士族還會搶先擁護孤稱帝,然,孤不願為之!”

曹操隨意揮了揮衣袖,霸氣側漏:“當年滿朝文武,反對孤之漢臣,便有不少是士族子弟,為何?”

“因為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因為孤的家世,孤要做的事情,孤要采取的製度,與那些士族子弟的利益不符!”

“孤要是想向他們低頭,早在挾天子的時候就低了!”

曹操的眼神中充滿了對士族的鄙視:“但士族,不配!”

“那曹丕以此討好士族,魏王不怒?”

江逸不解,依禮敬了曹操一杯。

曹操舉杯,與江逸共飲。

“丕兒既有稱帝之心,但其能力威望尚且不足,隻能如此依附士族,孤不在意。

曹操忽而一笑:“更何況,以丕兒的才能,定能夠想到這層,一旦他的帝位穩固,必定會製衡士族的力量。

“方纔,倒是孤多慮了。

曹操釋然,揚起了一絲對曹丕十分滿意的笑意。

然而,就在這時。

江逸搖搖頭,正色道:“不,魏王憂慮的極對。

“什麼?”

曹操臉色微變:“莫非丕兒一直用沿用此製?”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丕兒肯定能夠想到這層!”

“也許曹丕確實想到了,但他並未作出關於這個製度的改變。

江逸沉聲道:“或者說,是他來不及改變……”

“為何會來不及?”

曹操反問:“丕兒正值壯年,除非有人篡位!”

“但孤早已考驗過丕兒,以丕兒的能力,就算是司馬氏,也休想作亂!”

“這天下,無人可以亂得了丕兒的政權!”

曹操自信的給自己倒了杯酒,放到了嘴邊,認為江逸是在故意咋呼他。

“他死了……”

“什麼?”

曹操微愣,饒是他既可以泰山崩於前而麵色不改,也可以收放自如的掌控自己的情緒,這一刻,都不由微微愣住。

“他隻活到了四十歲。

“砰!”

曹操感覺自己的腦袋瓜子嗡嗡的,把酒樽砸在了桌子上。

“你,在騙孤?”

曹操麵露殺機:“丕兒的身體,孤很清楚。

“後世,孤以禮待你……”

曹操剛想威脅江逸,但想起自己無法傷害這個後世,而這個後世卻或許可以用異人之能,提前殺了自己,疑心病和戒心瞬間爆棚。

他當即終止言語,隻心中立誓:

‘若你敢以此騙孤,孤便屠儘天下江姓之人----’

曹操的目色中帶著微不可見的殺機,冷冽的看向江逸,等待他的答案。

江逸隱隱感覺到了曹操的憤怒,他不懷疑曹操會因為被欺騙,而做出任何事情。

畢竟,彆看曹操功勞很多,這可是個實打實屠城的狠人。

但,不管曹操信與不信,江逸所說的,皆為事實,皆不會因為擔心古人之脅迫,而屈服於權貴。

因為,在對話古今的時候,他代表的,是後世,而他本身,更是後世的一員。

更何況麵對的,還是真正的先人?

他毫無懼意的坦言道:“曹丕太累了。

“未成王時,曹丕在魏王麵前,次次皆要如履薄冰,膽戰心驚,魏王一次又一次大的考驗,皆給他埋下了心中隱疾。

“成王成帝之後,他忙著整改內政,外加年年對外用兵,且因為三次親征伐吳無果,導致鬱鬱寡歡,積勞成疾。

“再加上在伐吳期間,曹丕還染上了風寒,新病舊傷一併出現,身體之疾和內心之疾雙重摺磨,終致病死洛陽。

江逸每說一句,曹操的臉色便陰沉了一分。

他意識到江逸說得很可能都是真的。

他冇有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這麼拚,更冇有想到自己對兒子一次又一次的考驗,會讓他產生這麼大的心理負擔!

他,隻是想讓自己的兒子,有朝一日,可以成為一個真正的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