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代世界。

許多的觀眾們聽到江逸的分析,都陷入了沉思。

一個剛用手機看到這一幕,看起來有股知青氣質的纖瘦老人,思慮再三,還是給自己那在城市裡打拚的兒子,打去了電話。

深夜十一點多。

一個已經三十出頭的男人,正騎著摺疊小電動,奔波在依然車水馬龍的路上。

他剛接了一個代駕的單子,白天在寫字樓裡做碼農的他,晚上,出來兼職做代駕,希望能夠多賺一點錢補貼家用。

微黃的路燈照耀在道路兩旁,綠化帶上種著各種花草和小樹。

還有一些高大樹木,在非機動車道的一旁佇立著。

晚風時不時吹過,搖曳著一草一木,引得花枝招展,樹葉沙沙,像是在和這些辛勤的趕路人們,打著招呼,陪伴他們的苦程。

一些外賣小哥和其他的代駕同行,以及許多深夜纔剛剛下班的人們,都在為了各自的人生奔波著。

有的人忙碌了一天,加班加點,此時趕路,隻為了能早點回到蝸居的地方,能夠安心側躺在床上,悠閒的刷一刷手機。

有的人,和這個男人一樣,因為現實中的種種不得以,而不得不拚命趕路……

看到是自己媽媽的電話,又看了看這麼晚的時間,男人下意識怕媽媽出了什麼事情,趕緊把車停在路邊,接下電話:“媽媽,怎麼了?”

“你放心,媽媽冇事,就是媽媽想你了,工作再忙,也要多注意休息啊。

老人手有些顫抖的說道:“這些年,辛苦你了。

“你小時候,媽媽逼著你學習,長大了,媽媽又希望你能夠找一個在我看來,更有前景的工作,於是你去到了大城市……”

“談戀愛了,媽媽又希望你能夠談一個讓家裡人都滿意的,害得你三十多歲了,連個對象都冇有……”

“媽媽總是在以愛你,為你好的名義,逼著你做了很多並不開心的事情……”

“是媽媽錯了,以後,你可以多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媽媽不會再插手了----”

老太太說著,頓了頓,嘴唇猛顫著,她捂著嘴,腦海中似乎是想起了,之前那個……一直那麼願意聽她話,卻失去了本該屬於自己人生的孩子,眼淚嘩嘩的流下。

到最後,她忍不住的哽咽出聲,忍不住的像是在懊惱自己,忍不住的嘶吼出聲:

“從現在開始,你,一定要活出自己的幸福啊!!!”

老太太說著,掛斷了電話,趴在床頭無聲的痛哭起來,淚水浸濕白棉被,她用紙巾把棉被擦了擦。

隨後,她從病床上顫巍巍地站起來,連夜收拾東西,步履蹣跚地,走出了醫院……

“老奶奶,您去哪?您的病還冇治……”

負責照顧老太太的護士趕緊跑了過來,

她想說老太太的病還冇治好。

可是,這病,是治不好的啊……

老太太笑著看著這個年輕的護士,搖了搖頭:“不治了,我得給孩子,多留點錢啊……”

男人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嘟嘟’聲,忽然,就破防似的蹲在了路邊。

男人坐在路邊的水泥牙子上,蜷著身子,把頭埋進了膝蓋,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著……

他抽泣著,給自己的媽媽,斷斷續續的發某信,打字道:“媽,我已經賺到手術的錢了,等您的病好轉後,我們一起去旅遊。

就在男人打算再找自己的朋友去湊湊錢時,醫院的電話打了進來。

男人嚇得跟天塌下來似的,手抖得如同打擺子一般,又不敢接,又生怕晚接會錯過很重要的事情,終究……還是快速接聽。

手機再次放下之後,男人瘋了一般打了輛車,往醫院趕去。

他看著一路上照亮車子前行的路燈,看了看,繁華城市夜空中,那極少纔會出現的幾點星光,淚水,繃不住的如雨般墜落。

都說,星光不負趕路人,可是多少趕路人,困於現實的各種無奈……

這一夜,很多的父母給自己的孩子打去了電話。

這一次,他們不再是千叮萬囑的讓孩子們一定要拚命學習,不再是一定要好好工作,也不再是你要趕緊給自己找個對象,亦不是任何形形色色的要求。

而是,開始囑咐自己的孩子,學習、工作之餘,多注意身體啊。

學習,儘最大努力就好了嘛。

工作,隻要不犯法,也不一定要很體麵嘛。

對象,你覺得合適,隻要人品過得去,就好了啊。

也許,過了一段時間,出於對孩子的愛,或者是掌控欲,他們很快還是會恢複原來的模樣。

但,至少這一刻,在許多為人子、為人女,生怕辜負了自己家人的兒女們心中,升起了絲絲暖意。

……

燕城彆墅裡。

秦漢明老爺子淚如雨下,在家族群裡,給自己的孩子們發去了一條某信。

“你們幾個什麼時候回來陪老頭子我吃飯啊!”

“什麼時候能帶老頭子我去旅旅遊、散散心,真把我當老古董了啊!”

秦家的子孫們,看到老爺子忽然這麼說,趕緊在某信群裡或用語音,或用文字回了訊息。

“收到啦爺爺,我馬上陪爸爸媽媽,一起去找您!【可愛】”

“好嘞爸,想去哪玩,哦!不對不對,這攻略我和你兒媳婦來做,您隻管準備和我們一起去旅行!”

“外公,您想去哪跟外甥女我說呀,我最喜歡的就是玩了,哼,外公老是讓晶晶姐姐陪,外甥女心裡苦啊!”

秦家莊園中,一個拿著手機正在看典藏華夏的女孩有些委屈的吐槽道。

秦老爺子看著這些訊息,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

秦晶晶看到他的表情,也跟著笑了,老爺子已經很久冇這麼開心過了。

……

借前人之事,成後事之師。

這一刻,越來越多的觀眾們,明悟出了這個節目真正的意義。

他們繼續看向了熒幕中,那個依然還在主持節目,卻又在不知不覺中,影響了這個世界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