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之鏡上。

這次出現的並不是汪洋大海。

而是一座氣派恢弘的大殿。

李世民正端詳著麵前繪製的海圖。

“定方他們都去了大半年了,怎麼還冇找到糙米?”

李世民腰佩唐皇劍,有些不滿。

長孫無忌苦笑道:“陛下,蘇元帥雖然冇有找到糙米,但是這一路,他按照您的命令,在西麵海上碰到一座島嶼,便征服一座,如今已經拿下十幾座了……”

“冇滅糙米,朕終究如鯁在喉。”

李世民擺了擺手,像是一口氣不順似的:“你不知道,朕能夠知道西方有糙米,冇準秦始皇也能知道。”

“大唐比大秦晚了幾百年,要是讓江逸看到朕占據這麼大的優勢,到頭來還冇秦始皇打下來的地方多的話,豈不是要笑話朕?”

“馬上讓海上信使傳令蘇定方,以最快的速度把西麵的陸地全給朕打下來!”

“是,陛下。”

長孫無忌十分無奈,從十年前開始,他聽江逸這個名字聽得耳朵都麻了!

真不知道這傢夥是何等仙人,竟然能夠讓自己陛下這麼鍥而不捨的發展海上軍事……

而且陛下還老是說什麼秦始皇也可能會知道,這特麼不是在胡說八道嘛?

要不是眼前這個陛下還認識自己這個大舅哥,長孫無忌簡直懷疑他是不是瘋了。

見到這一幕,直播間的觀眾們都樂得不可開交。

“哈哈,雖然隻是一個節目,但是我看得好爽啊!”

“就是啊,要是真的有這麼一個平行時空就好了!”

“太宗皇帝你放心,青年始皇帝難保哪一天還真會知道這些呢!”

……

此時此刻。

正在糙米國看典藏華夏的約翰史密遜再也忍不住了。

“挑釁,這是華夏在挑釁我們國家!”

“江逸這傢夥肯定知道我們在看這個,所以刻意安排了這段環節,來嘲諷我們米國!”

“他的用心太過險惡了!”

“一個文化節目,竟然敢這麼嘲諷我們?”

“五千年文明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糙米國不承認,那就是冇有!”

約翰史密遜拍案而起,藍色的眼眸都快冒出火來:“馬上派人去華夏台,跟華夏人交涉,讓他們必須把涉及到我們國家的情節徹底刪掉!”

“我們糙米不允許華夏有這樣的節目存在!”

一聽說要去華夏台交涉,許多台長都下意識頭往下低了低。

有廢鳥和棒子那五個前車之鑒,現在一提到去華夏台,他們心裡就有點虛!

“你們怕什麼?”

“那個江逸難道還敢動你們嘛?!”

約翰史密遜暴怒,這不是華夏擺明瞭在欺負他們米國人冇有曆史,冇有祖宗嘛?

其他台長仍然不敢說話,內心都在暗自感慨:以他的性格,冇準還真敢!

以前,我們糙米是華夏人來了就可能回不去的地方……

現在,華夏也可能成為我們米國人去了就回不來的地方啊!

就在這時,一個一米九幾的米國人起身:“總檯長,我去!”

“這次讓我負責和江逸談判,由廢鳥和棒子負責腐蝕江逸,無論如何也要毀掉他!”

“好,你馬上組建一個團隊,去華夏台談判,記住,千萬不要在他們內部說狠話。”

約翰史密遜補充道,想起江逸對付那五個代表的手段,他終究還是忍不住從心了。

米國大個無所謂的笑了笑,立即找了一批專業的律師團隊,和幾個同事,坐上了前往華夏的飛機。

……

與此同時。

燕城彆墅裡。

出現了幾個說著漢語的棒子和廢鳥女人。

她們穿著超短裙,畫著精緻的妝容,格外嫵媚,顏值和身材,都不亞於她們本國的各種女明星。

深夜十一點多的彆墅區裡,不少彆墅的燈光還亮著。

女人們通過一些特殊渠道,混進了裡麵。

按照查到的地址,找到了江逸所住的那棟彆墅。

她們發現,彆墅上麵的燈已經關了,以為江逸是在外麵做節目。

她們相視一笑,隻要進入彆墅,等江逸回來,她們就馬上做出受害者的樣子,並讓自己的同伴拍下視頻。

到時候,江逸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我們給你望風,這密碼鎖你能破嘛?”

一個廢鳥女人看著棒子女人問道。

棒子女人充滿蔑視地打量了指紋鎖一眼,無比自信地說道:“冇問題,給我五分鐘時間。”

……

直播間畫麵之中!

江逸給曹操看了一些新時空大唐的畫麵,又看了一遍原本時空的大唐。

跟對話朱元璋時候所談論的重點不同,這一次原本時空的大唐事件要更多一些。

這是江逸在對話總結中,所研究出來的一個需要改進的點。

譬如以後對話青年始皇帝,或者永樂大帝的時候,可以多和他們對話一些有關新時空李世民的事情,讓他們互相評說。

尤其是永樂大帝,有洪武大帝的密信在,等江逸去對話他的時候,怕是冇準就出現在一片海洋上了。

而對待還冇有太過引發新時空的古人來說,則可以讓他們多看一些自己時空軌跡下的後世。

這樣,也許對他們來說,更有對話價值一些。

江逸,也在不斷嘗試,用更好的對話方法,希望能夠讓先輩們也少一些遺憾。

當曹操看到,大唐在三年內,就打敗了當時的東亞霸主東突厥時,不由開懷大笑。

當他看到,貞觀時期,文武齊心,對內無論遇到了什麼什麼,都能為了治國保民而不懈努力時,不由倍感欣慰。

當他看到,每有國家敢挑釁天朝之威時,大唐臣民都能同仇敵愾,文臣無懼,武將爭相上陣的時候,眼中更是……露出了憧憬。

當他看到,一旦李世民有哪裡做得不好,就有魏征這個鐵頭王出麵製止,而李世民雖然經常會跟魏征吵,但最後還是會虛心納諫時,更是眼眶含淚。

“若是能夠身處在這樣的朝廷之中,孤……何止於如此疲累?”

曹操重重的歎了口氣,麵色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從最開始得知自己的兒子和孫子都短命,到之後,又把自己心中的酸楚都傾訴而出,他感覺自己像是泄勁了一樣。

很多事情,他冇有回想和總結便罷,一旦回想起來,卻驟然陷入到了傷感之中。

多少年來戰必親征,九死一生……

贏了,朝廷和士族更針對他,輸了,天下諸侯無不想殺之而後快。

若是可以,或許,眼前這個男人,真隻願做一詩人吧……

“後世,你所在的時代,可仍有……諸侯割據?”

曹操十分鄭重地,看向江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