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台大廈中,秦漢明、沈萬榮等人都被嚇了一跳。

“這個演員不僅和始皇畫像高度契合,身上的氣質和殺伐之氣,隻怕不是真的始皇,也和始皇帝無異。

秦漢明驚歎道:“他符合我心中對晚年始皇帝的所有設想,江逸年紀輕輕就能有如此造詣,前途無量。

秦漢明身旁,秦晶晶的注意力全在江逸身上。

嬴政一劍落下,本以為江逸必死無疑,卻猛然落空,如同劈在了虛影上。

嬴政劍眉緊蹙,這才意識到,江逸冇有說謊。

他真的來自後世,來自大秦兩千年之後!

“看來,朕確實傷不了你。

嬴政不再攻擊秦逸,但手中的劍遲遲冇有放下。

江逸心知,這是始皇帝對自己的防範。

就算他殺不了自己,也會保證,不會被自己殺死。

嬴政走出江逸三米遠的距離,“砰”的一聲把劍插在大殿上。

嬴政,就站在這柄劍旁邊,霸氣側漏道:“你既代後世而來,想必有事要說。

“但在你說之前,朕要先問你一些問題!”

“晚輩,謹聽之。

”江逸以抱拳禮道。

“朕明明傳位的是扶蘇,為何是胡亥繼位?”

嬴政居高臨下,挑眉道:“莫非,是邊關出了戰事,扶蘇死於匈奴之手?”

這是嬴政可以接受的扶蘇死法。

作為贏氏後裔,為國戰死,不失榮光。

江逸站在平台宮正中間,回道:“回始皇,公子扶蘇並非死於異族手裡,而是被胡亥害死。

“胡亥?他怎敢?”

嬴政詫異,側身看向正在旁邊,那個看起來像孝子賢孫一樣,剛還在給他磨墨的胡亥。

此時,在這大殿之中。

胡亥和趙高就在案幾的兩側,他們和門外的侍衛一樣,都被靜止了。

“就算是胡亥繼位,我朝文有李斯、尉繚,武有蒙恬、章邯,就算這豎子再爭不氣,有他們輔佐,也不至於二世而亡。

“以大秦的製度,除非昏君奸臣同時出現,否則絕不可能敗亡!”

嬴政虎視江逸,質疑道:“你,在騙朕?”

江逸正色道:“始皇,自您死後,昏君和姦臣確實同時出現!”

“什麼?!”

饒是嬴政心有論斷,此刻也不由緊張起來。

他上前,靠近江逸問道:“你說什麼?你再給朕說一遍?!”

“昏君和姦臣確實同時出現!”

江逸擲地有聲,聲音充斥在整個大殿。

“不可能!”

“絕不可能!”

嬴政暴怒,難以置信的反問道:“就算蒙恬死了,還有李斯、章邯等,他們怎會是奸臣?”

江逸身正如鬆,凜然回道:“始皇身死之後,趙高攛掇李斯,和公子胡亥一起矯詔,讓公子胡亥登基,成為了秦二世。

“胡亥繼位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矯詔讓公子扶蘇自儘,並滅了蒙氏一族,從此邊關壓力劇增,各地反秦勢力爆發,大秦陷入內憂外患之局!”

“始皇,可否借秦朝地圖一用?”

“用!”

嬴政憤揮袖袍,怒然道。

他意識到,江逸很有可能說得是真的!

他不懷疑李斯對自己的忠心,但扶蘇一直被儒家洗腦,最痛恨的就是作為法家的李斯,所以李斯完全有可能被攛掇,和趙高一起修改遺詔!

冇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兩個人,竟然會顛覆他的帝國!

“你,上來。

嬴政望向江逸。

江逸上前,和始皇帝並列階上,指著木板上掛著的大秦地圖說道:“始皇死後,陳勝吳廣在大澤鄉發動農民起義,使得起義烽火蔓延。

反秦鬥爭遂由舊楚貴族項羽,以及大秦下級官吏劉邦分彆領導,西入陽關,最終覆滅秦帝國。

嬴政神色凝重的看著江逸手指的地方,陷入沉思。

“既如此,朕滅了他們便是!”

嬴政冷然道:“區區螻蟻,朕隻需一聲令下,說滅便滅了。

“既來自後世,案上有酒,汝可與朕共飲之。

嬴政讓江逸和自己一同坐下。

江逸微微一笑,料到了始皇心中想法。

看來,這位皇帝有很多想問的事情,但是又怕自己藏私,所以想借酒灌他。

和嬴政對麵而坐,江逸舉起秦樽,看向始皇道:“晚輩敬始皇一杯,感謝始皇。

“感謝朕?”

嬴政頗為好奇的看向江逸:“何謝之有?”

“感謝始皇使我華夏書同文、車同軌、統一度量衡,修建鄭國渠、靈渠,興修水利!”

“感謝始皇甘願揹負萬世暴君之名,為華夏築長城而守藩籬,固華夏千秋萬世!”

“感謝始皇一統六國,使我華夏凝一,從此拳頭一致對外,自強不息!”

“哐當!”

江逸的話還冇說完,嬴政的酒樽突然掉落在了地上。

江逸抬頭看去,嬴政的手正顫抖著。

他猛然轉過身去,背對著江逸,把頭望向高處,嘴中喃喃道:“後世,知朕……”

“後世,知朕!!!”

“江逸,朕且問你,華夏後世,當真如此評價朕之功過?”

嬴政起身麵對江逸,雙手拍在案幾上,激動不已的問道。

“也不全是。

江逸淡然喝了一口酒。

“還有什麼?”

嬴政焦急問道。

“始皇帝暴虐無常,苛政猛如虎,隻顧修水利、修長城,不顧民生,焚書坑儒,為千古暴君!”

“秦始皇的殘酷無道達到離奇之境界,如何可以不受譴責?”

“始皇帝無德之君,不應見祀!”

江逸字字誅心,字字戳著始皇帝備受爭議的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