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輩,多謝魏王。

江逸把這個箱子收下,之前從始皇那拿了枚玉佩,從霸王那拿了把劍,從洪武大帝那拿了個腰牌……

現在看來,又從曹操這拿了一大箱古董……

這合著,自己是來尋寶的?

一道時空之門緩緩開啟,出現在了箱子邊上,江逸朝著曹操,由衷行著抱拳禮道:“晚輩,謝過魏王。

“為何謝孤?”

曹操忽然一愣,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不是自己下屬的人,跟自己說謝謝。

“若無魏王,東漢末年的分裂之勢,隻怕會如野草般滋生,晚輩謝魏王,奮己一生,控製住了局麵。

江逸的步伐從後往前,一步步退去。

曹操背過身去,把頭抬起:“去吧,去吧!”

“不要讓孤的後世,你們先輩的血,白流!”

“晚輩,將以一生,無負華夏的列祖列宗。

江逸的身形,伴隨著金光緩緩散去。

直播間中,無數的人也在彈幕中打出了‘感謝魏王’四字!

在這之前,他們大多認為,曹操隻是東漢末年的一個奸雄,他們在演義中更多看到的是奸詐,卻不知道雄是為何。

如今,典藏華夏,將曆史上曹操雄的一麵,更多的展現給了觀眾。

今日,許多人方知,原來曹操,也為後世做過不少貢獻,也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先輩。

華夏從古至今,那麼多看似與現代隔了百年千年,好像與自己毫無關聯的先人,原來一直,都在為了傳承華夏文明的火炬,而思慮長遠,奮進不息。

他們漸漸的開始意識到,原來,華夏的文明之火,一直都是跨越古今的。

華夏的先祖們就是如此,一代傳一代,一代強一代,縱然會有不如意時,亦有梟雄橫空出世,力挽狂瀾。

這,不是因為他們不想,或者不能享樂,而是因為見過了太多苦,所以,想要讓後世,甜一些。

這一刻,無數人的腦海,都記住了曹操的最後一句話。

不要讓先祖們的後世,我們的先輩,鮮血白流!

直播間畫麵上,觀眾們看著江逸從紅毯上,一步步從後往前,跨域古今。

在他身後,丞相府漸漸消失,曹操的孤寞背影,也全然不見。

一時之間,無數的觀眾們心泛酸楚,百感交集。

千年以來,多少世人,誤解了曹操,誤解得太深!

若是可以,他們還想再多看一看這個,雖為奸雄,卻力挽狂瀾的男人!

若是可以,他們還想看曹操起義兵、戰官渡、臨赤壁,橫槊賦詩!

隻可惜,這終究,隻是一個節目啊……

觀眾們悵然失神,重重的歎了口氣,把微濕的眼角擦了擦,擤了擤鼻。

與此同時,江逸那沉穩,如同清晨響鐘般清脆的聲音,緩緩響起。

“今日,典藏華夏伴隨諸君,一同夢迴東漢末年。

“我希望通過這一期,大家可以明白,華夏文明為何可以薪火相傳,永世不衰。

“千百年來,一個又一個深遠古老的文明,都消失在了塵埃之中,為何華夏文明,卻獨樹一幟,傲立世界?”

“這是因為,在亂世之時,總有無數的先輩願意為了我們挺身而出。

“他們身在亂世,尚且不負家國,身在盛世的我們,又有何理由,辜負平安養育自己成長的國家?”

江逸的身前,又出現了在和對話曹操前,顯現過的那一個五**民族,齊聚一堂的盛景。

江逸看著這些畫麵,說道:“祖國母親,也許並非如我們所想象的那般,萬事都儘如人意,但她始終庇佑著我們。

“我們之所以可以安然長大,是因為在我們吃飯的桌子上方,總有一個堅不可摧的屋頂,任憑炮轟彈打,戰火連天,都始終庇護著我們。

“而我們今日所享受的一切美好,都是無數的軍人用血堆積,用生命捍衛出來的,縱然我們不喜歡這個國家,也不應該,用自己的手,卻給彆國的軍隊,造子彈吧?”

江逸的話引起了許多人的深思。

是啊……

這個國家,就算真的有哪裡不好,也仍然用最大的能力,給了她的孩子們一片淨土。

縱然真有些不好的地方,那不是應該由我們每一任當代之人,去完善,去努力創造出更好的麼?

“古往今來,我們華夏多少先輩,都生在了不好的時代,但他們從來冇有想過要拋棄自己的家,如同今日我們所對話的魏王。

“東漢末年,夠不好了吧?”

江逸挺直腰桿,字字鏗鏘有力:“先祖魏王,夠有能力吧?他想要篡位,不過隻是再往前一步的事情。

“可他的抉擇卻是,一生以漢臣之名,匡扶社稷,安定中原,寧死,也為了中原安定,止步在了王位。

“我們應當如魏王般,縱有淩雲之誌,仍以家國為重,一個連家國都尚且不顧,一個隻因為自己,就可以跑到彆國,用錢給彆人造子彈,用自己的才能去給彆人搞科技,來威脅護衛他成長的祖國母親和軍人的人,又談何坦蕩?”

江逸語氣沉重,莊嚴說道:“各位觀眾,典藏華夏第六期,到此為止。

“願我們華夏兒女,能砥礪前行,攜手並進,承前人之風骨,鑄我輩之風華!”

直播間裡,黑色的簾幕從兩邊再次出現,如同音樂廳中,緩緩閉上的簾幕……

這時候的彈幕,十分的冷清,大家都好像陷入到了沉思中。

直到節目結束了幾分鐘後,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願承千人風骨,鑄我輩之風華!

……

彆墅的地下室裡。

江逸脫下中山裝,坐在了工學椅上,看了看身旁的箱子。

箱子還冇打開,就可以聞到了一股濃鬱的酒香……

東漢末年的酒,到了現在,可是實打實的千年陳釀啊……

江逸恨不得現在就喝幾口,但他這期跟曹操練了劍,實在是太累了,打算明天帶些酒去,去祭奠一下先輩們。

粗略的收拾了一會,江逸就上樓洗澡去了。

而與此同時。

廢鳥和棒子女人們,加起來總共五個,仍然在外麵絞儘腦汁。

她們決定放棄回答這些稀奇古怪的問題,抬頭看了看彆墅的窗戶,是開著的。

作為高級特工的她們,自信破窗而入還是做得到的。

於是,她們爬上了二樓。

就在她們的頭剛出現在窗戶外的時候,忽然,二樓的燈亮了!

“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