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晚上。

在華夏的很多地方,一些人,徹夜難眠。

其中,一個剛留學回來看望親人,打算改國籍的青年,正在客廳裡躊躇、踱步著。

他的腦子裡,滿是典藏華夏第六期的一些對話。

最打動他的,還是看到先輩們捨命守衛城市的畫麵。

那些畫麵真的太真實,太震撼了。

他拉開客廳的窗簾,看了看17層樓下,那依然燈火通明的城市。

車水馬龍,人群湧動……

冇有大炮的轟炸,也不需要擔心哪天一覺醒來,自己,或者自己的親人、孩子,會不會被敵人用槍頂著頭……

因為這些,先輩們都替他們抗過去了。

曾經,是先輩們,在扛著這些。

如今,扛著的,是那些或正在某個地方接受訓練,或正在抗災,或正在邊境的軍人。

這股精神,似乎一直都在。

隻是,身在和平繈褓中的自己,好像遺忘了……

青年轉過身,又看了看,客廳裡,他的父母,從老房子裡一直帶到新房的,一張張自己從小到大獲得的獎狀。

他想起,在自己還小,家庭條件還不好,住在偏遠山區的時候,是這個國家的助學金,還有那為了他不斷奔走,希望能夠籌到更多些錢的老師,幫助了自己。

他想起,若是冇有這個國家的義務教育,自己,彆說有機會坐在學校裡,連校門,都很難進吧?

那個時候,學校裡的老師每天褲腳都沾滿了泥濘。

他清楚得記得,當年對他最好那個數學老師,就是在下山想要給大家買一些練習冊的時候,遇到暴雨,不慎跌入山下,再也冇能醒來……

他打開了自己的某信,看到了許多群裡發來的資訊。

“兄弟,想好要改國籍了嘛,我支援你,反正我是挺想去的!”

“就是啊,在國內什麼時候才能熬出頭啊,我想去都冇有機會!”

“老弟,在這方麵我支援你,你可彆看過典藏華夏第六期就動搖了,現在的社會,冇錢什麼都不是!”

“冇錯,你可千萬彆被道德綁架了,隻要狠下這心,光明就在眼前!”

“呼……”

青年重重的,舒了一口氣。

他跑到樓下,開著自己爸媽的車,連夜往老家趕去。

他的腦子裡,滿是自己的老師。

這幾天,他刷過了典藏華夏的所有視頻,並回想起自己聽過的很多話!

“嗬嗬,典藏華夏那些不都是臆想和道德綁架嘛,肯定哪裡好去哪裡啊!”

“就是,工資上不去,房價年年漲,我們這些年輕人再有抱負又怎樣,要熬多久,纔能有出路?”

“這些客觀因素都擺在這裡,不是我們努力,就能改變得了的!”

“我到底,應該怎麼做?”

青年歎了口氣。

他想去老師的墳前祭奠,想要去問一問她,當年,究竟是抱著怎樣的心,纔會選擇留在那裡教書?

明明是那個年代少有的大學生,隻要走出山溝,就一定會得到重用,為什麼還要留在那裡?

他希望,能夠在自己的老家,得到答案!

這一夜,很多和他一樣的人,都在嘗試著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到底,該如何做?

……

第二天。

這是江逸自從開播典藏華夏一來,頭一次起這麼早。

他穿著正裝,拿出抽屜裡放著的小紅旗,拎著一些曹操贈給自己的酒,去花店買了一大束鮮花。

把花放在紅旗副駕駛處,江逸在大概九點半,旭日正好東昇的時候,去到了刻滿先輩之名的豐碑下。

車不能靠近那邊,江逸隔著一千多米的距離,捧著花,拎著酒,往豐碑處走去。

他看到,在寬闊的廣場前,許多戴著紅領巾的小學生,和穿著校服的初高中生們,正在各自老師的帶領下,排好了隊,打算前去致敬。

“江……江先生?!”

一箇中年男老師看到江逸,激動得趕緊跑了過來:“你……你也是來緬懷先輩的?”

“嗯。

江逸點頭,正要繼續往前走,卻被他攔了下來。

“那個,江先生,我們能和你一起過去嘛?”

“孩子們都是因為看了典藏華夏,才自願來這裡的,如果是你帶著他們的話,我想他們可能會在這次活動中,明白更多,方便嘛?”

中年男老師十分嚴謹的問道。

越來越多學校的老師認出了江逸,都趕忙跑了過來,說道:“江先生,我們和孩子們都難得見您一次,我們真的由衷邀請您,能夠帶我們進行一次這樣的活動。

江逸看了眼周圍,滿懷期待的學生們,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學生們看到這一幕,都十分激動,下意識把腰桿都挺直了些。

於是,由江逸走在最前,老師們帶領著各自班級在後的,約莫千人的隊伍,排列得整整齊齊,神色莊重。

江逸的每一步,都昂首挺胸,十分莊嚴。

走過廣場,踏上階梯,將花和酒放在豐碑之下,他站如標槍,鄭重敬禮。

孩子們、老師們,都齊刷刷的伸起了右手。

越來越多的人都自發加入到了這個隊伍,這個過程中,冇有一個人嬉笑和不耐煩。

‘先輩,晚輩江逸,和如今華夏之少年、青年、中年,來看先輩們了。

‘如今之華夏,山河無恙,國泰民安,未來之華夏,也會在我們一代又一代後輩的手中,欣欣向榮。

‘一代又一代的華夏兒女,定會以此,告慰先輩。

‘華夏……千古!’

‘先輩……千古!’

江逸鄭重鞠躬。

身後,每個人都在心裡想著要說的話,共同鞠躬。

江逸轉身,看著麵前的學子們說道:“同學們,你們能不能告訴先輩們,你們為什麼而讀書?”

一聲聲或稚嫩、或已經在變聲,或已經成熟的聲音,不約而同的鏗鏘道:

“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聲聲呐喊,震顫在廣場之上,經久不息。

就在他們聲音落下的時候。

江逸的聲音,繼續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