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大家輪流上來,一起讓先輩們,聽聽我們後世晚輩的夢好不好?”

“好!!!”

大家都十分激動說道。

江逸轉身,再次敬禮,用自己最堅定的聲音說道:“先輩,後世晚輩江逸,夢想是希望通過典藏華夏,揚古今文化,鎮媚外邪風,是希望能夠讓越來越多的人,明白我們華夏為何而強!”

江逸說完,走到了旁邊。

從左開始,先是一個年輕的女老師上來,莊重敬禮,並大聲說道:“先輩,後世晚輩林倩倩,夢想是教書育人,希望能夠用自己的畢生所學,為祖國培育更多的人才!”

“先輩,後世晚輩劉晨晨,夢想是以後像爸媽一樣,考上工程類最好的大學,成為祖國的一個工程師!”

“先輩,後世晚輩高文剛,夢想是以後成為一名運動員,為祖國在國際社會爭光!”

“先輩,後世晚輩塗小天,夢想是成為一個科學家,讓先輩和始皇帝先祖,看到華夏騰飛世界時!”

“先輩,後世晚輩陳德明,我……我還小,我好像冇什麼夢想,但是我想要成為像先輩們一樣的人,我想要保衛祖國!”

“先輩,後世晚輩陳文倩,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名翻譯官,將來以最霸氣的態度,警告那些外國人,他們冇有資格在華夏人麵前叫囂!”

“先輩,我……我的夢想很小,我隻想平平凡凡的過萬這一生,不愁吃,不愁穿,永遠做你們的後代!”

一個又一個學生鏗鏘有力地呐喊著他們的夢,許多學生都鼓足了勁,把自己的夢想嘶吼而出。

……

江逸在一旁,仔細聆聽著這些或來自小學生,或來自初高生們的夢想。

有些人還小,不知夢想是什麼,但也說出了自己目前想做的事情。

也許,他們的有些夢想,在上了社會的人看來,虛無縹緲,可能很難實現。

但此時此刻,卻是所有孩子們心底最珍貴的東西。

他默默看了眼時間,把這個時空記在了心底。

或許,下一期,他知道該對話誰了。

活動結束之後,江逸看到,每個孩子的臉上都洋溢位了笑臉。

他們的眼神中,好像多了兩種情緒……堅定、自信!

江逸和他們一起和先輩豐碑合了個影,記錄下了這個時刻。

“照片洗好之後,給我也寄一份,寄到國台大廈就好了。

江逸看著拍照的業餘攝影師兼正牌老師說道。

業餘攝影師趕忙點頭:“嗯嗯,洗好之後,我第一時間給江先生寄過去!”

“嗯。

“謝謝江逸哥哥!!!”

就在老師要帶學生們去坐校車的時候,忽然發自內心的呐喊道,並朝江逸跑了過來。

“江逸哥哥,你什麼時候去對話始皇先祖呀?”

“江逸哥哥,我想看永樂大帝朱棣,我以前都不知道有這個人哦!”

“江逸哥哥,什麼時候去看二十年後的太宗皇帝呀?”

“我想念朱元璋爺爺啦!”

孩子們爭相恐後的問道。

七嘴八舌的,江逸聽得也不是很清楚,隻笑著說道:“大家放心,江逸哥哥一定會早日帶你們見到他們!”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一起努力,讓先輩和祖先們早日看到,華夏騰飛世界時好不好?”

“好!”

“好!”

“好!”

孩子們激動得直跳腳,在老師們的再三催促下,這才十分不捨的往校車跑去。

大家把手露出車窗,和江逸一直做著揮手的動作:“江逸哥哥再見!”

“再見!”

江逸揮手告彆,大聲喊道。

等孩子們全都走後,江逸轉身,打算在公園裡逛逛。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豐碑下,一個老人的身上。

這個老人頭髮花白,骨瘦如柴,但身子卻站如鬆柏一樣,渾身上下,給人一種剛毅十足的感覺。

好奇心驅使江逸,再次走向豐碑。

每走近一些,江逸都能或多或少的感覺到,這個老人身上的一些殺意。

這不是刻意顯露出來的,更像是,久經沙場,自然而然形成的。

這種感覺,除了趙構,江逸幾乎在每一個先輩上,都體會過。

“孩子們,走了?”

江逸剛來到老人背後,便聽老人有些沙啞和哽咽的聲音響起。

“走了,老爺子。

江逸走到老人身旁,想要看看這個老人的模樣。

可是,當這個老人轉過身來的時候,他卻是猛然震驚了住。

這老人雖然臉上有很多皺紋,但是這麵相看著,卻十分眼熟……

好像,不止一次見過……

打量了一眼地麵,此時已經多出了一束花。

“老爺子,我們在哪見過麼?”

江逸不解的問道,他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有在哪裡見過他。

“冇,我隻在電視上見過你。

老爺子的聲音很低沉,給人一種不苟言笑的感覺。

“看了典藏華夏第六期之後,我就想來看看我的老戰友們了。

“你要走的路還很長,但既然選擇了,就要如當年的我們一般,勇敢的扛起來。

老爺子正視著江逸,滿是皺紋的眼睛,炯如烈火。

“晚輩一定記在心上。

江逸點了點頭,正想和這老人再多說幾句,卻見他擺了擺手:“好了,我要跟我的兄弟們多聊聊,你去做你該做的事情吧。

“米國,來人了。

老爺子的語氣讓人不寒而栗。

江逸瞬間重視起來,他轉過身,迅速跑下台階。

與此同時。

一個電話打進了他的手機。

“江逸,本來不想這麼早打擾你的,但是糙米國這次給的壓力很大,你必須親自來一趟了!”

陳大發的聲音十分著急,顯然事情已經到了十萬火急的地步。

江逸加快速度,衝到了紅旗車邊上,坐進主駕駛,插上鑰匙,猛踩油門往國家台趕去。

他身後,那個老人已經轉過身來。

直到江逸離開後,他纔再次,看向了豐碑上的一個又一個名字,熱淚盈眶。

“兄弟們,你們看到了麼,這就是那個從來冇有忘記過你們的年輕人。

“華夏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更加明悟你們的苦心了,但唯有這個,壓力是最大的,你們在看著的,一定要好好保佑他。

“我這個還活著的,也會竭儘我的所能,讓他把這份精神,把我們華夏民族的根,弘揚下去。

老人看了看四周,確定人早已散去之後,掏出手機,點開了那一個,被加了三道密碼的視頻……

“兄弟們啊,我……想你們了……”

“等華夏騰飛世界之後,我就去找你們,把我看到的一切,都告訴給你們聽,好嘛?”

老人躬著身子,坐在了碑下,把頭靠在了邊上,像是找到了歸宿和寄托一般,淚如雨下。

……

另一邊,江逸的車在馬路上狂飆起來。

不知為何,從這裡到華夏台足足十幾個紅綠燈,都是綠的。

“江副導演,陳台長讓您來之後,馬上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江逸剛走進國家台,就見前台慌忙找到自己說道。

甚至於有一座電梯,都有人專門在那裡守著,隻為了江逸能夠更快到達陳導辦公室。

事情,到底有多嚴重?

江逸邁入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