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逸打開手機錄像功能。

畫麵中,出現了湯姆傑森和桑尼等人,和那個間諜溝通的畫麵……

外界,乃至於米國、廢鳥、棒子等國都以為,江逸這次肯定涼涼。

但他們根本想不到,對付這些陷害之類的詭計,江逸什麼都不用刻意去查。

因為……他隻需要打開時空之鏡。

這也是江逸為什麼從來不慌的原因。

就算間諜真跑出了華夏,他也有足夠的能力證明自己的清白。

隻不過當時的江逸也冇有想到,湯姆傑森為了陷害他,居然還真打算帶走一個間諜。

光給江逸一個訛詐之名還不夠,還要讓他背上一個賣國之罪!

這,便是米國的毒辣之處!

所幸,也正因此,原本可以安安穩穩回到米國的湯姆傑森,被留在華夏吃清水煮白菜去了。

‘未來麵對的每一次爭端,若稍有不慎,都會跌落深淵……’

江逸撇了眼茶幾棋盤上,勢均力敵的黑白兩子,更加堅定了要讓典藏華夏名揚世界的信念。

敵人越瘋狂,說明越恐懼我華夏文明!

江逸抬眸,將手機對向了時空之鏡。

畫麵開始運轉。

隻見到,湯姆傑森和桑尼在一個房間裡,等來了照片上那個被認定為間諜的男人。

“傑西,恭喜你可以回國了。”

“這次你就跟著我回國,到時候我們一起在本國的專機下麵合影,把這照片留在華夏,去唆使華夏的那些不知名群眾……”

湯姆傑森、桑尼,和這個男人的陰謀,都被江逸錄製了下來。

江逸把這個視頻發給了陳世傑。

陳世傑被驚得直接給江逸打來視頻電話。

江逸心念一動,時空之鏡化作了一個又一個光粒子,在空氣中迅速消散。

他拉開窗簾,打開落地窗。

陽光鋪灑在臉上,暖洋洋的。

同意了視頻邀請,江逸看到,陳世傑滿臉的驚愕。

“你還有這證據?”

“有了這視頻,全世界都冇人再敢拿你賣國說事!”

“這是前幾天某個黑客粉絲給我的,他在破解各類攝像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這一幕。”

江逸嘴角微微揚起。

“很好,這樣一來,湯姆傑森又可以加上不少罪了。”

“但是有一點很奇怪。”

陳世傑眉頭微挑。

“怎麼了?”江逸問道。

“視頻中那個華夏女人,並冇有在返回米國的那架飛機上。”

陳世傑正色道:“我可以確定,這個女人絕對不在,她難道也是間諜?”

“她現在是米國人,來過國家台跟我們談過判。”

江逸說道:“訪客名單中有她的名字,叫桑尼,既然她冇有回去,那就說明很有可能,是這次輿論的發起者。”

江逸撇撇嘴:“不過這女的倒是懂得吸取教訓,從來冇有親自出過手。”

這幾天,秦漢明和劉教授等這些前輩,可是一個負責摸網線,一個負責帶隊告人,把不少人送進去了。

但就是冇有出現過桑尼這個名字。

“等我五分鐘。”

陳世傑掛斷電話。

不多不少,還真就是五分鐘,陳世傑又打來了電話。

“有便衣過去了,等抓到她之後,我們再徹底收網。”

“我打算親自去一趟,你要不要也來?”

陳世傑向江逸發來了邀請。

江逸欣然點頭,把彆墅門鎖好,開著紅旗車按照指定地點趕去。

……

一小時後。

桑尼正在一座五星級酒店的房間裡,和史密遜通著電話。

“總檯長,您放心,這次光是華夏內部的輿論,都足以壓垮江逸。”

“是的,現在華夏每天都有數百萬的評論是在指責江逸的。”

“而且這次我冇有親自出手,他們根本不可能順著網線找到我,這次我們不僅可以讓江逸倒台,還可以全身而退。”

電話另一頭,史密遜開心得連連點頭:“哈哈,隻用了十億五千萬,就壓垮了江逸,華夏人真是不行了!”

桑尼笑著附和道:“是的呢,總檯長,我早就跟您說過,許多華夏人向來聽風就是雨,而且喜歡放大人的黑點,像江逸這樣的人,得意時固然站得高,可一旦有任何問題,就會被萬人踩。”

“果然,用原華夏人來對付華夏人,纔是最正確的決定!”

史密遜對桑尼的態度十分滿意。

桑尼卻是有些不悅的說道:“總檯長,我十年前就已經是米國人了。”

“當然了,你可是我們米國最忠實的兒女!”

史密遜甩下這麼一句話後,就掛斷了電話。

他嘴角輕蔑的撇著,想起桑尼的嘴臉,對華夏更加鄙夷。

“這些華夏人真是奇怪,自己國家的親兒女不做,非要來做我們米國的槍,哈哈哈……”

桑尼打完電話後,眼神鄙夷,繼續看向正在網上不斷髮酵的訊息,嘴角始終輕蔑的撇著。

“一群無知的群眾。”

桑尼自語一笑:“一群無知的華夏人,我本以為江逸還能有機會反擊,但是現在看來,都不過是我桑尼的掌中棋子。”

桑尼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站在酒店36層的高樓上,俯視著燕城的風景,總覺得自己好像高華夏人一等般。

“我很慶幸,當年我果斷離開了這個國家,不然今天,我就得和一群愚蠢的人共事了。”

桑尼拿著杯子,輕輕的吹散熱氣,淡泯了咖啡一口。

就在這時。

門外,忽然傳來了敲門聲。

“怎麼了?”

桑尼很不喜歡,在自己沉浸在思考中的時候,有人來打斷她。

“你好,我是酒店經理,酒店的排水係統出了問題,現在需要檢查一下。”

門外傳來一個男性經理的聲音。

桑尼一聽,更加覺得華夏人不行了。

嗬嗬,華夏的五星級酒店,不僅管理落後,竟然連設施都這麼垃圾。

跟米國的管理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等事情辦完之後,我還是早點離開這個讓我噁心的地方吧……

桑尼傲慢的放下咖啡,透過貓眼,看到了穿著職業裝,脖子上還掛了牌子,寫著姓名的酒店經理,滿是不耐煩的打開門。

“你們酒店真的應該好好整頓一下,實在不行就去像米國的酒店學習一下……”

桑尼剛打開門,就突然見到,一個熟悉的人出現在她的麵前。

剛還趾高氣揚的她,瞬間閉上了嘴,瞪大了眼睛。

“好久不見----”

一陣讓她感到恐懼的男聲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