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始皇會以何滅之?”

江逸酌酒問道。

嬴政撇嘴一笑:“光其弑兄殺弟便是極大弱點,如此大逆不道之舉必將動搖民心,根基不穩!”

“若在當時還有一強國的話,隻需在他政權未穩之時,出一奇兵,定能讓他大敗!”

“若他與朕生於同時代,朕為一統天下,必定會在這個時候出奇兵兵臨其國都之下,讓其向我大秦俯首稱臣!”

“他若是不稱,朕便滅其國都!”

嬴政說話的速度極快,幾乎是在江逸聲音落下的那一秒就脫口而出。

江逸看向這位揮斥方遒的始皇帝,到底是能夠一統六國的帝王,他說的這個策略,頡利可汗就這樣做過。

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渭水之盟的簽訂,這還得多虧突厥是遊牧民族,在中原很難發展壯大,所以大多隻為奪財搶糧。

要是像高句麗這種半遊牧民族打進來的話,長安隻怕早已被攻克。

如果兵臨長安的是秦軍,主導這場進攻的是併吞八荒的秦皇嬴政,那大唐確實必敗無疑。

“故,此人頂多算是運氣好點的皇帝,但英雄,還算不上!”

“不過他登基後能夠打敗那麼多異族,使我華夏後世揚眉吐氣,不失為明君!”

嬴政將爵中秦酒一飲而儘:“江逸,來,再給朕舉幾個例子!”

“始皇帝威武,隻言片語間,就將李世民給滅了!”

“我覺得始皇帝說的很有道理,李世民剛玄武門之變那會是最不穩的時候,頡利可汗不就是占了這樣的便宜嘛!”

“確實,以太宗皇帝的才能,要是根基穩了,頡利哪裡敢犯大唐?”

“始皇帝一下就能看出太宗皇帝的薄弱點,實在是太厲害了!”

“嗚嗚嗚,為什麼和始皇帝喝酒的不是我?看江神喝酒的樣子,我手裡的茅台突然不香了!”

國台大廈中。

秦漢明湊在大螢幕旁,瞪大眼睛,仔仔細細的端詳著江逸和始皇帝手中的爵杯,越看越入迷。

“秦老先生,有什麼問題嘛?”

沈萬榮關切的來到秦漢明身旁。

秦漢明擺擺手,一臉嫌棄:“彆說話,我在研究這爵杯。

隔著直播螢幕研究爵杯?

一個道具都值得秦老如此關注?

沈萬榮一頭霧水,退到一旁。

“沈台長,您彆生氣,爺爺認真起來就這樣,還會朝我擺黑臉呢。

秦晶晶禮貌的看向沈萬榮,解釋道。

沈萬榮回笑道:“秦小姐誤會我了,我隻是覺得這爵杯應該隻是道具纔對,不值得老爺子這麼費心。

“就算是真來自秦朝,也不可能像直播裡那麼新對吧?”

“也是。

秦晶晶點頭,美眸微微眨動,隨後目光一直停留在江逸身上。

畫麵之中。

江逸不假思索的舉出了第二個例子。

“後世還有一人,名叫朱元璋,他出身貧寒,開局一個碗,卻掀翻了在元人統治下的華夏政權,橫掃各路亂軍,最終建立了華夏史上最充滿骨氣的一個朝代----大明!”

“在這個朝代,朝廷不割地、不賠款、不和親,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守我華夏氣節二百七十餘年!”

“這位皇帝登基之後,殺儘功臣,跟隨他打天下的文臣武將,都極少有好下場,唯獨愛民如子。

嬴政聽得入神,放下手中爵杯,點頭讚歎道:“出身貧寒,卻能夠光複華夏河山……”

“不割地賠款和親……光是此三項,朕覺得其可稱為英雄!”

“若能輪迴一世,朕願與此人同時代!”

“他,可當得英雄二字!”

“隻是殺功臣這類過河拆橋的手段,朕極為不恥,算不得千古一帝。

嬴政興起,拿起酒杯豪言道:“來,江逸,陪朕再喝幾杯!”

“陛下不宜再喝了。

江逸提醒道。

“朕心中有數,此時若不暢飲,待再過幾個時辰,便喝不了這好酒了!”

嬴政目光灼灼的盯著江逸,那眼神分明是在告訴他,朕早已知曉一切,也知道你為什麼穿越到這個時間點。

江逸心領神會,舉起酒杯,和嬴政共飲。

“哈哈哈,江逸莫要藏私,快告訴朕下一個值得一說的皇帝!”

“朕要多知道些華夏後世的事情,這很重要!”

江逸和觀眾們都不知道嬴政這句話的意思。

江逸冇有多想,繼續道:“後世還有一帝,名為劉徹!”

“他南吞百越,西政大宛,北破匈奴,連通西域,為後世掃除隱患,是華夏第一個對外開疆擴土的皇帝!”

“他所統治的漢朝,國土麵積達到了秦朝的兩倍,他讓華夏從此與異族之間攻守易形!”

嬴政微微一怔,尤其是當他聽到北破匈奴的時候,激動之情喜形於色,拍案而起:“好!好一個和異族之間攻守易形!!!”

“華夏後世有此帝皇,豈能不強?”

“此人,可為英雄!”

嬴政長舒一口氣,似乎是做下了某種決定。

“若是華夏後世如此之強,朕便也認了秦時這命!”

“始皇……”

江逸瞬間明白了始皇帝的意思。

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始皇帝會說後世有多少英雄很重要!

以眼前這位皇帝的文韜武略,不難猜出,若是他改變曆史的話,會給後世造成一定的影響。

所以,他纔會問華夏後世到底有多少英雄!

他想要以此判斷,是改變曆史好,還是不改變好!

現在看來,這位皇帝已經做下了決定。

“逸不用多言,今日且與朕一醉方休!”

嬴政舉杯,江逸亦舉杯,兩個杯子碰撞在一起,發出“砰!的一聲,而後二人豪飲,開懷大笑。

“江逸,現在,你可以回答朕第二個問題了!”

嬴政定神說道。

江逸放下酒杯,坦言道:“始皇第二問,問我華夏後世十四萬萬人,可會衣不蔽體,食不果腹?”

“晚輩的回答是……會!”

“什麼?會?!”

嬴政突然暴起。

直播間的觀眾們全都呆愣了住!

“不好!”

沈萬榮猛然起身。

秦漢明和秦晶晶也愣了住。

觀影室的台長們全都屏足呼吸。

陳導額頭上驟然流下汗水。

這小子到底在想什麼?

這問題,怎麼可以這樣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