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白著慈禧回道:“晚輩也未曾想過,此人竟比後世想象中的,還要更不要臉許多……”

慈禧聽到這陣男聲十分好奇。

莫非,這是聖神皇帝的麵首?

聽這聲音,是真不錯,為何自己在大清冇找到這樣的……

可是,他為什麼要稱呼自己為後世呢?

慈禧刻薄的臉上露出思索的表情,忽然冒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莫非,這是有後世越過了她,直接找到了女帝告狀?!

連女帝能夠對話到自己的事情都可能發生,有後世能夠向女帝告狀,也未必不可能……

“聖神皇帝,剛纔另一個說話的人是?”慈禧試探性問道。

武則天靠近了江逸一些,冷視著時空之鏡的慈禧,森然道:“這是華夏後世,也是被你耽誤了的後世之一!”

“今日,朕就是來為華夏後世的所有子孫,出這個頭!”

“聖神皇帝,本後一生為了保衛大清,可謂是勞心勞力,自覺並冇有哪裡對不起華夏的地方……”

慈禧拚命地搖頭:“你可千萬不要被後世之人所騙,本後就在剛纔,還在琢磨,該怎麼讓我們華夏的損失少一些。

“後世豎子,你休要在聖神皇帝麵前胡言亂語!”

許是知道武則天可以在武周對她的先祖們動手,慈禧對武則天的態度可謂畢恭畢敬,對江逸則是儘顯自己的暴戾脾氣。

江逸正要發話,卻見武則天站在了自己麵前,怒然道:“慈禧,你對華夏當世做了什麼,心裡冇有一本明賬麼?”

“敵國對我們華夏虎視眈眈時,你明知海外正有無數敵國隨時可能進攻華夏,卻偏偏還挪用軍費,你讓朕的那些後世子孫們,對外轟出的炮彈裡,裝的竟然都是泥沙,你把他們多少人的命當成了草芥?”

武則天氣極,剛纔從江逸口中得知這些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憤慨不已。

“聖神皇帝,你不要聽他的!”

慈禧惡狠狠道:“當年本後也是主戰的,而且說過文武百官不準有示弱語,本後也曾為了守護華夏之土努力過!”

“可當有人提出停辦景點,移作軍費之時,你又是如何做的?”

江逸發出質疑。

慈禧沉默不語。

武則天在一旁靜靜地聽著,眉頭越皺越深。

“你說,‘今日令吾不歡者,吾亦將令彼終生不歡’!”

“這就是你在衛國戰爭和自己的私利麵前,所做的取捨!”

“少點奢靡之舉,用這些錢去強軍,是會剝奪你的榮華還是富貴?”

江逸痛斥道。

“會讓本後活得不舒服!”

“我做太後的都不痛快了,難道還能讓他們痛快不成?”

慈禧反問道:“這有何不對,當年聖神皇帝不也是如此嘛,憑什麼她殺自己的對手就冇人說,我殺些反對我的人就不行?”

“我隻是在向聖神皇帝學習而已,要讓天下人好過的前提,不得是我這個太後先好過麼!”

“住口!”

武則天忍不住怒斥道:“朕何曾如你一般割地賠款?”

“朕殺的哪一個人,不是對朕的生命或政權構成威脅?”

“聖神皇帝,我們所處的時代不同呀,你那個時代的敵人冇有長槍大炮,所以你可以維持華夏的基本穩定,基本維護武周的一統,可是本後麵對的,卻是敵人的堅船利炮!”

“本後,不低頭是不行的……”

慈禧歎了口氣,露出了一副好像冇人理解的模樣:“本後也曾經,向世界宣戰……”

“恕本後問皇帝一句,若是你身處在這個時代,能夠比我做得更好麼?”

聽到慈禧的話,觀眾們瞬間感覺自己晚飯都快吐出來了。

“哇,你是真不要臉啊”

“彆人向世界宣戰,那是真的有能力,你向世界宣戰,那是完全出於無知和不自量力!”

一群觀眾們開始瘋狂嘲諷慈禧。

就在這時,武則天的聲音霸氣響起。

“若是朕在你那個時代,給你萬顆項上人頭,你也做不成這太後!”

“不低頭不行?當年王皇後和蕭淑妃、哪怕是如同先帝般的雄主,以及那些反王,哪個不是有著滔天之勢,哪個不是比我武曌更有根基,哪個……又不是敗倒在朕的手下?!”

“朕當皇帝之後,與諸國之間大小戰爭也有不少,但多以武周取勝,朕從未苛刻過軍費,你說你學朕,你是哪點,學到了朕?”

慈禧趕緊說道:“本後也如你一般,掌一國之朝政,本後也以女人之身,執天下牛耳!”

“你隻看到朕把持朝政,卻看不到朕曾經儘心儘力輔佐過高宗,一同治國理政!”

武則天斥責道:“朕之所以能當上皇帝,一是清楚自己可以,既然可以,那縱然是一女子,朕也必須做到,二是哪怕是女子,朕首先堅持的一點,就是既然要做皇帝,那就得守住這個天下!”

“朕可以滅士族,滅儘一切敢叛朕之人,甚至寧殺錯,不放過,但朕在對外之事,何曾如你一般愚昧?”

“朕一生要強,從不向敵人低頭,再看看你這妖婦,對自己國人和對敵人完全是兩個態度,對私利和國家大事又是兩個態度!”

“你,怎配在這跟朕說,你是在向朕學習?”

武則天說著,腦海中不由想起了剛纔見過的後世孩子們上學的場景。

她本以為,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就快要實現良好過渡的中原皇朝,可以繼續強盛下去,本以為靠自己的努力可以換來一個強盛的後世,可是,這一切,似乎都與她的心願相違背……

她想起,自己當年好不容易打破了士族門閥的壟斷,讓平民百姓的子女也有了更多求學改變命運的機會,為此曾經一度被反……

她想起了那一雙雙為了抓鋼索,被磨破了皮的孩子們,想起了那一個個爬冇有防護的鐵桿,滿臉皆是恐懼,卻又不得不抖著腿往下爬的後世子孫,想起當江逸說出複興二字時的堅定,眼睛死死地盯向時空之鏡上那個讓她恨之入骨的女人,怒不可遏道----

“慈禧,你……”

“你害苦了後世的孩子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