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3、則天皇帝的怒火!

“臥槽,絕了,慈禧狠,女帝更狠哈哈!”

“但是女帝越狠,我越覺得痛快啊!”

“冇錯,雖然隻是個節目,但是看著很爽啊,一個時空的慈禧每天吃著一個菜,又一個時空的慈禧還會被女帝後人滅!”

“是啊,如果真有這樣兩個世界,真的挺好的,最起碼在清末的時候,就不會有那麼多先輩白白犧牲了……”

“嗯嗯,我們華夏可從冇少過願意為了保家衛國犧牲的人,最讓人惋惜的,是好多犧牲本都可以避免……”

這一刻,許多觀眾們,都好像是被治癒了一般,不由開始幻想起了那兩個世界。

直播間畫麵之中!

武三思不敢猶疑,他不知道自己姑姑指的那個葉赫那拉氏是誰,隻知道眼前這位女帝的命令,不可違抗。

他十分好奇地打量了江逸一眼,先是暗驚江逸為什麼穿著這樣的“奇裝異服”,二見到江逸那貌比潘安的顏值,又看了看自己姑姑,忽然像是明白了什麼,畢恭畢敬地退了下去。

隻是自己剛纔,為什麼動不了?

武三思一臉懵逼。

萬象神宮中,江逸和武則天的對話,仍在繼續。

武則天坐在皇位上,看起來有些疲憊地把右手搭在旁邊的靠杆上,頭微微往那靠著:“後世,女子,真的不能乾預大事麼?”

“朕本以為,朕所做的一切,可以讓當世乃至於後世明白,女子也能扛起大梁,女子,也可以做大事,世人不應該小瞧女子!”

“可是,慈禧這妖婆,卻是丟了多少女子,乃至於整個華夏的臉?”

“她,更讓朕覺得噁心!!”

武則天望著萬象神宮的宮頂,麵露不屑,顯然恨極了慈禧。

“先祖,女子,確實也是可以扛起大梁,也可以做大事的!”

江逸打斷了武則天的話。

“要說如先祖一般,可以在這等時局背景之下,承貞觀,啟開元的女子,的確千古無二。

“即便是慈禧,也不及先祖萬一。

江逸站在萬象神宮正中間,一字一句道:“但在晚輩看來,古往今來,許多人對於大事的定義,頗有偏差。

“哦?”

武則天眉頭微挑,饒有興趣地看向江逸,道:“何等偏差?”

“那就是認為女主內是小事,事實上女子做的貢獻,可能冇有那麼多轟轟烈烈,但大多潤物細無聲!”

“潤物細無聲?”武則天有些不解。

直播間的觀眾們都紛紛豎起耳朵。

江逸隻手一揮,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個村莊,一群女子,正在挨家挨戶地敲著各家的大門。

“姐妹們,我們的戰士要過河了,他們馬上就要去打一場大戰了,要是脫衣服過的話太麻煩,會耽誤進攻的時間!”

“我們要拆下家中門板當橋板,用我們自己來當橋墩,搭起一座人橋,有要一起的嘛?”

“我來!”

“算上我!”

“男人們都在外麵打仗,我們能做的不多,但幾張門板,一個人,還是出得起的!”

一個又一個女子趕忙跑了出來,毫不猶豫地開始拆門板。

“他們有兩千多人,我們可能要在水裡麵堅持很久!”

負責組織的女子趕忙解釋道:“大家去的話,可一定得堅持住,絕不能讓我們的戰士們出現問題!”

“放心吧大姐,兩千多算什麼,今天就算是來幾萬個戰士,我們山的女人也能把他們送過去,大家說是不是呀?”

一個淳樸的女子笑著說道。

“那肯定的,女子也能頂半邊天,他們可都是我們國家的英雄!”

一個莊子裡,三十多個婦女扛著木板,快速跑到了一條湍急的河流前。

為了控製節目時間,她們從村莊到河邊的過程,江逸是直接跳過的。

女子們出現在河邊上的時候,早已滿頭大汗,但冇有人一個喊累。

在她們麵前的,是幾十米寬,水深過腰,冰涼刺骨的河段。

“來月假和懷孕的姐妹們千萬不要下河,會出問題的!”

組織的女子提醒道,但冇有一個退出來。

組織的女子走到一個年輕女子麵前,皺著眉頭說道:“你昨天不是還跟我說來月假了,這幾天得注意保暖麼?”

“戰士們連命都不顧了,我吃這點苦算什麼!”

那女子無所謂的說道:“為了國家能勝,就算是要命,也得頂上!”

組織的女子歎了口氣,又來到肚子微隆的那個女子身前:“陳姐,你懷孕了,可千萬不能下河!”

懷孕女子摸了摸肚子,看著周圍姐妹們規勸的眼神,釋然道:“缺了我,大家就少了一份力量,戰機就得延誤一分。

“國要是冇了,懷了也保不住,孩子不能一輩子都生活在戰亂中,為了他和國家,我能撐住!”

典籍記載,這些人中,確實是有來月假和懷孕的,但為了戰士能夠過河,就是這樣一群女英雄,硬生生在冰水裡撐了一個小時……

她們開始一個接一個地跳入水麵,開始一次又一次地演練,衣服被水浸濕了也在所不惜。

等戰士們長途奔襲到這裡的時候,她們一個又一個義無反顧地跳入水中。

“這怎麼行呢!”

戰士們見到這一幕趕忙攔住了一個女子。

那女子十分堅定地說道:“戰士們,你們抓緊過河吧,為了國家能打勝仗,我們不怕這些!”

說完,女子果斷跳入水中,和幾個姐妹一起,架住了門板。

“就是呀戰士們,你們儘管放心地踩,我們不怕!”

“戰士們要抓緊呀,國家還需要你們呢!”

“我們等你們平安回來!”

一個又一個女子笑著說道,水拍打在她們身上,衝擊著她們的臉。

戰士們心知不能再等了,隻得踩了上去,但他們都儘量控製住踩的方位,爭取不讓女子們太過受力。

畫麵再次一轉,出現在了過程的中後期。

一個女子嘶吼著發令道:“姐妹們,聽令!”

“向後轉!換肩!”

水麵下,淹冇著女人們的大半個身子,有的甚至肩膀都已經冇入水中,但依然咬牙堅持,奮進全力,把板子從一個肩膀,換成了另一個肩膀扛。

湍急的河水不斷擊打著她們瘦弱的身體,像是要把這些試圖阻擋它的人全部擊倒。

但她們卻像32座堅固的橋墩,牢牢地釘在冰涼刺骨的河中!

有的人臉色已經慘白,有的牙齒被凍得“卡茲!”作響,眼神看起來十分飄忽,但唯獨雙手和肩膀,卻是緊緊架著門板!

“同誌們,為了勝利,前進!”

“華夏人民萬歲,華夏軍人萬歲!”

“我們會等你們回來!!!”

一聲聲聽起來十分虛弱,但凝聚起來,卻震顫在河畔兩邊的聲音,堅定而不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