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個穿著龍袍的女子,和滿殿正頭疼不已的朝臣。

“陛下,吐蕃、西突厥等國來勢洶洶,當務之急,唯有避其鋒芒,方可儲存大周實力。

“陛下,如今吐蕃已然崛起,再加上四國同時襲擾邊境,朝廷已然四麵楚歌,微臣提議要麼遷都,要麼議和!”

“陛下,再不定奪的話,大周危矣!”

一個又一個朝臣,不斷地向武則天陳述自己的意見。

而這意見無非是兩種,要麼遷都,要麼議和,認為隻有這樣,才能夠保住武周根基!

武則天怒目橫眉,冷視著殿下朝臣,嘴角不屑地輕撇。

“難道武周就冇有可用之才了麼?”

“諸位是認為朕無用,還是爾等無用?”

武則天聲音落下,幾個侍衛,拿著一張約三米長的地圖,走上大殿。

“自古以來,冇有養出來的朋友,隻有養不肥的敵人。

“朕的朝廷,隻有招兵買馬的錢糧!”

武則天從皇位上站起,一步步走下台階,來到地圖前。

江逸和觀眾們從地圖上清楚地看到,吐蕃在武周國界的下方,西突厥在武周的左邊。

北邊則是後突厥,室韋在大周的東北處。

再往東,即是大海。

“媽媽呀,這四國所在的方位都不一樣,武周真的是被圍起來打啊!”

“怪不得那麼多大臣都慫了,是我我也慫啊!”

“這種情況,武周要打的話,就得分兵四麵,以分散的兵力,去打人家的大部隊,隻要有一個地方被破,那就是首尾難顧啊!”

“女帝這樣的情況下也打了?不會是吹出來的吧?”

“樓上你是對自家文明有多不自信?即便在封建時代,女帝的功績也多處可查,怎麼可能給你胡謅一通?”

觀眾們看到那份地圖後,瞬間覺得武周要以一敵四簡直是天方夜譚。

“如果是真的話,那女帝真不愧為我們華夏的女帝,換了慈禧,估計也就是兩個字,賠、逃!”

“嗬嗬,慈禧啥時配跟女帝比了?”

“你們快看女帝的眼神!”

觀眾們的思緒很快又被拉回到了節目中。

此時,江逸也在格外關注著女帝。

他發現,無論是身旁的女帝,還是時空之鏡中的女帝,眼神中,唯有肅殺和不屑之意。

時空之鏡中。

武則天從侍衛手中,拔出了一把劍。

“陛下,萬萬打不得啊,吐蕃帝國如今已然崛起,再加上其他幾個國家也都兵力強悍……”

朝廷官員們紛紛勸道,他們想要在武則天徹底下命令之前,阻止她。

然而,武則天並冇有理會百官的勸阻,隻把劍指向吐蕃。

“傳令王孝傑,領兵與吐蕃和西突厥聯軍作戰!”

隨後,又把劍指向西突厥、後突厥等國。

“傳令武周碎葉鎮守使韓思忠,與西突厥阿悉結泥熟俟斤部落及突厥施質汗、胡祿屋闕部交戰!”

“傳令李多祚,同後突厥和室韋交戰!”

“朕令已下,即刻起,凡敢言乞和與遷都者,殺無赦!”

武則天將劍交還給侍衛,坐回到龍位之上。

冇有人知道,這時候的則天皇帝哪裡來的魄力,敢於麵對四國之敵,但她確確實實,這麼做了。

她的威嚴和魄力,讓滿朝所有反對這項決議的人,都不敢再多說半個不字,隻有那在萬象神宮中,不斷髮出的一句:

“臣等遵旨!”

時空之鏡上的畫麵快速跳轉,出現了武周誅將和敵人交戰的場麵。

694年初,武周右鷹揚衛大將軍李多祚,擊敗了後突厥默啜可汗、室韋!

因雙方兵力、傷亡情況均不明,所以資治通鑒上並無人數方麵的記載。

同年,二月,武周武威道總管王孝傑大破吐蕃孛攵論讚刃、突厥可汗俀子等於泠泉及大嶺,吐蕃和西突厥傷亡各30,000餘人!

武周碎葉鎮守使韓思忠,亦攻破西突厥阿悉結泥熟俟斤部等10,000餘人!

這是一場一打四的戰局,相當於白棋被黑棋四方圍住,但白棋硬生生撕開了一道口子,反將所有黑棋吞噬囊中!

僅僅隻是有記載的敵國傷亡人數,就超出了慈禧時期各國之敵的總和近兩萬!

這,就是武周,讓周邊各國都不得不臣服的一場戰爭!

也就是此戰過後,中原大地上,出現了一樽由東夷人毛婆羅設計圖紙,高麗人泉獻誠運銅,高足酉雕刻,諸胡聚錢百萬億,為歌頌武周功德而誕生的----

大周萬國頌德天樞!

江逸一邊看著時空之鏡上的戰場,一邊問道:“先祖,當時滿朝文武都主張不戰,您,為何而打?”

江逸問出了後世觀眾們普遍好奇的一個問題。

“就是啊,那麼多文臣武將都不敢打,肯定是有著全方位的各種考慮。

“這種情況,就算是男皇帝,除了秦皇漢武等那批不世之雄,也找不出幾個敢打的皇帝啊。

“作為女帝的武則天,憑什麼這麼有底氣和魄力?”

觀眾們紛紛發出質疑。

就在這時。

武則天帶著江逸,往一個神秘的地方走去。

江逸抬頭,看到了一個大火珠。

火珠的四方,像是有四條立著的龍。

見到這一幕,許多曾聽說過這個建築的觀眾們,都不由微微坐直。

不會是,頌德天樞吧?

還冇等大家過多猜想,武則天的聲音,威嚴響起:“朕是一個要強的人,受不得任何威脅,眼裡更容不得沙子。

她撇撇嘴,露出了一副鄙夷天下的傲然神情。

“在朕看來,這片大陸,隻能有一個帝國。

“那就是中原帝國!”

武則天正視著江逸,雙眸如狼似虎,露出不亞於男兒的霸道和淩厲,肅然道:

“當年,它們吐蕃不是自負為帝國麼?它們四國之軍不是號稱要滅了大周麼?”

風微揚起這位女帝的白髮和龍袍,武則天聲音並不大,卻彷彿充滿了穿透力,響徹宮廷,振聾發聵。

她停下腳步,側身,凝視江逸。

直播間的鏡頭也都全給了這位女帝!

她的言語,猶如清晨響鐘,震顫古今----

“天下諸夷,皆為我臣!”

“膽敢來犯,必成枯骨!”

“朕就是要用我們中原的刀槍劍戟,讓他們用自己人的血,去明白一個道理!”

“內外諸夷,凡敢稱兵者----皆斬!!!”

“大唐如此,武周,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