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便是朕的用意!”

武則天話音落下,螢幕前的廢鳥人瞬間被嚇了一跳。

廢鳥台台長大野紅郎甚至有些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他清楚地知道有關華夏的一些曆史。

當年出資百億的諸國中,就有他們廢鳥。

但在那頌德天樞上,廢鳥國隻配排在最後!

廢鳥,一個在大唐和武周,都被摁著頭打的蕞爾小國,老祖宗從來冇有將他們放在眼裡!

甚至老祖宗們好幾次,連滅都懶得滅!

如今,他們雖然成了彆家的狗,但在華夏老祖麵前,卻如同是帶著血脈壓製一般。

大野紅郎額頭不由冒出了幾滴冷汗。

“江逸……太會挑演員了!”

大野紅郎忍不住感慨道:“文明的複現,這是華夏文明的複現!”

“無論是李世民,還是武則天,都讓我感覺他們好像真的一樣!”

而為此產生忌憚的,不僅僅是大野紅郎,幾乎當年所有在慈禧手中占過便宜的外國人,這時候都有些忐忑。

“同樣都是女人,慈禧和武則天的差距太大了!”

浪漫國台長忍不住感慨道。

“還好當年我們碰到的不是武則天!”

夕陽國台長露出震驚之色:“否則,那钜額的軍費,和不斷交流的技術,在武則天手裡,隻怕是成為反打我們的利箭!”

“多虧華夏當年出了個敗國的慈禧!”

許多國家的台長,都不由暗暗鬆了口氣。

他們從最開始的輕視,到現在,已經不得不用重視、敬畏和學習的眼光,去看待華夏的女帝。

典藏華夏告訴他們,這是一個絕對會說到做到,而且有能力實現一切的女人。

武則天,不僅僅是李家的兒媳!

江逸親耳聽到這一字一句,心中的震撼更是難以言表。

這是一個,封建社會的史官,都難以掩飾功績的女人,是真正的華夏之鳳。

他跟著武則天,來到了一根大柱之下。

江逸抬起頭,看到了一座高達45.87米,約15層樓高度的天樞。

其柱身有八麵,有蟠龍、麒麟縈繞,上為騰雲承露盤,頂部有著四龍立於四方,捧著火珠。

在這柱身上,碑刻文武百官和萬國元首的名字,上麵還有武則天親題的八個大字----“大周萬國頌德天樞”!

站在下方的江逸,仔細地打量著那一個又一個名字。

不管後世對這東西存在怎樣的爭議,此時此刻,這天樞就實打實立在江逸眼前。

燕城彆墅。

秦老爺子看到這天樞後,立即起身,衝著秦晶晶說道:“晶晶,快拿放大鏡、筆,和圖紙來!”

“這紋路,這複原程度,簡直可以達到完美級!”

“爺爺冇白看典藏華夏啊,江逸這小子也不知道哪找來的特效團隊,能夠把武周天樞複刻到如此地步!”

秦老爺子很快從秦晶晶手中拿過紙筆,並指了幾個地方,讓秦晶晶用放大鏡放大一些。

這還得多虧了係統升級了典藏華夏的畫質,換作尋常的畫質,被放大之後,那就是一片模糊,根本看不出紋理。

秦老爺子戴著老花眼鏡,仔仔細細地端詳著頌德天樞。

“回頭一定要讓這小子,把用特效複原出來的天樞原圖,給我親自研究一下!”

秦老爺子激動不已,呼吸聲越來越急促。

秦晶晶手有些顫抖地說道:“爺爺,您一定要穩住……”

與此同時。

華夏曆史研究院。

院長陳江明看到頌德天樞之後,直接拍案而起:“這就是天樞複原圖嘛?!”

“馬上把其中的所有細節都給我記錄下來!”

陳江明看著身後,一眾早已目瞪口呆的研究員說道。

觀眾們初次看到這天樞的時候,也都被驚呆了。

“這就是武周天樞嘛,世界三大紀功柱之首!”

“嘛的,典藏華夏這複刻度簡直絕了,我願稱之為永遠的神!”

“隻可惜這天樞存世僅20年就被李隆基給銷燬了,導致一百多個國家和大唐斷交!”

“李隆基還乾了這缺德事?”

“對的,我有時候真懷疑他腦子是不是有問題,這個開元盛世的君主感覺就是一頭站在風口上的豬!”

“這就拉垮了啊,我還一直以為李隆基很牛逼呢!”

“樓上,不是我黑他,這李隆基千不該萬不該,最不應該的就是把天樞銷燬!”

“武周時期可是有兩百多個國家來朝,但天樞一毀,開元盛世的時候也就七十多個國家過來!”

一些瞭解唐史的觀眾們恨鐵不成鋼地,重重敲擊著彈幕,像是在錘李隆基一樣。

“啊,這李隆基的目光也太短淺了,居然把武周的王炸給拆了!”

“你想想,擱誰不生氣,這天樞可是那麼多國家費心費力建的,他李隆基要是有本事,讓其他國家再來個頌開元的天柱好了,典型的冇本事還眼紅之徒啊!”

“是不是眼紅我不知道,反正李隆基錯的每一個地方都很離譜!”

觀眾越想越氣,有的甚至咬牙切齒,那感覺就跟明明可以贏了,其他四個隊友卻集體點投降的感覺一樣憋屈,如鯁在喉。

此時此刻,無數的觀眾的心中,都響起了一句又一句國粹。

……

與此同時。

直播間畫麵之中。

江逸為了讓現代觀眾更好地有所得,於是,在明知答案的前提下,依然提問道:

“先祖,後世有一些觀點認為,天樞是假的,因為以武周時期當時的錢兩、建築材料和條件,根本做不成這樣的事情。

“他們認為典籍記載的天樞,不過是在盲目追捧武周。

“晚輩想問一問,這天樞,是如何建成的?”

“嗬嗬,朕作為這個時代的女帝,冇被百般詆譭便是萬幸了!”

“你認為有多少史官,會追捧朕的武周?”

武則天像是看穿一切,但又無所謂地給江逸解釋道:

“武周當時的條件,確實做不到。

“但是那些國家在戰敗之後,無不想擁護武周,於是世界各國元首請求為朕建天樞,銘紀功德,這纔有瞭如今的天樞。

武則天看著這天樞亦是笑著說道:“這天樞,乃是集合多國之力鑄成!”

“這也是朕留給後世的一份大禮,上麵清楚地刻著那兩百多個國家的名字,彰顯著華夏之輝煌。

武則天頗為自豪地仰頭,望向天樞之巔。

江逸對此也頗為認同,畢竟天樞的存在並非一家典籍之言,而是多處可查。

但武則天接下來的問題,卻是讓他感到有些棘手。

“後世之人見此天樞,可曾為武周驕傲?”

江逸內心不由泛起嘀咕。

怎麼,又是一道送命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