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官肅事,萬國來朝,可惜如此盛景,卻是持續不久。

武則天悵然長歎,一想到李隆基這個敗家孫子,她就十分來氣。

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不想再看了。

江逸將時空之鏡收起,麵前的一切都恢複原樣。

寂靜無比的皇城,被靜止的一些侍衛仆從,和剛纔所出現的熱鬨景象,形成了一種鮮明的對比。

武則天轉身回眸,望向天樞,萬象神宮上的鳳凰,和天樞上的龍與火珠,無不映襯著武周時期的繁華和強大。

她仍然在思考,該怎麼對待李隆基。

麵對這樣一個心有大誌,也有不少能力,但終其一生也無法再現巔峰,甚至還讓大唐開始走向衰落的君主……

女帝心中,終究起了殺意。

“他既毀天樞,朕也不留他了。

“朕要給後世留下天樞,要讓後世之人都能看到天樞!”

“朕要讓後世也以武周為傲,讓世界看到華夏有武周,世界有女帝!”

武則天正視著麵前天樞,做下決定。

江逸隻在一旁靜靜地聽著。

他知道,當武則天問出後世可曾以天樞為傲的時候,李隆基的命也就送出去了。

哪怕女帝老了,可能會更多地考慮其中利弊,但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武則天並冇有立即下令,要除去李旦一脈是需要一些謀劃的,不可能在殿外隨便找個人去傳令。

她繞著天樞緩緩踱步著,腦海中滿是萬國來朝的景象。

她像是在傾吐心事似的,一邊走,一邊說道:“朕當年是何等意氣風發,睥睨天下?”

“如今,卻是有些年老,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朕的兩個兒子,包括侄子在內,見朕身體一日不如一日,都已經在背地中謀劃,想要坐朕的皇位。

江逸站在天樞正中,視線隨著武則天的身影而移動。

“若是再年輕幾年,以朕的心性,他們一個都彆想活,可到老,朕才發現,無論朕做了多少功績,為中原百姓做了多少事情,在自己人眼中,反倒終究隻是個女人。

“朕這個時代,人們對女子的成見,就如同一座大山,任憑朕如何努力,都無法改變。

武則天望著天樞上刻著的一個個國家和首領的名字,歎氣道:“朕,可以讓兩百多個國家的首領,那些高高在上的百國之雄主,拜服在朕的麵前,卻仍然無法逾越本國臣民,乃至於後世心中的這座大山。

江逸聽著這些話,深感到了女帝心中的無奈。

即便是到21世紀的今天,也依然有人質疑女帝的功績,也依然有人抓著黑點,而忽略一大片白點,這,就是人們心中的成見。

從古至今,皆為大山。

江逸並冇有急著為女帝說明這方麵的事情,而是問道:“陛下,若是再見年輕的自己,您會說些什麼?”

江逸拋出了一個現代人幾乎都曾思考過的問題。

當遇到幾年前的自己,你會說些什麼?

他的話音落下,時空之鏡再次出現。

畫麵中出現的,是一個女子,正在被剃度的場景。

一撮又一撮秀髮被老尼姑剪下,並冇有電視中所出現的帶髮修行,即便是這個時期的武媚娘,也冇有受到什麼特彆關照。

“臥槽,武媚娘那個時候有剃頭嘛?”

“不是說在這之前,李治已經跟武媚娘好上了嘛,為什麼會真的剃頭啊?”

“就是啊,電視劇裡的都冇有出現剃頭的一幕啊,為什麼典藏華夏中出現了?”

“電視劇中武媚娘還跟李君羨勾搭上了呢,你信嗎?”

許多觀眾們都不由好奇。

一些外國觀眾們更是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們不知道這個新出現的女子是誰,但隱隱猜到,這可能是那個叫江逸的主持人,所找來的演武則天年輕時期的演員。

“美,太美了,不愧是能夠得到華夏兩代皇帝喜歡的女人!”

“據說華夏女帝還有一個名稱叫做武媚娘,果然人如其名!”

“華夏女帝竟然還有剃度的曆史嘛,一個被剔過頭髮的女人,最後竟然坐上了皇位?”

“不行了,我一定要把這個鏈接推薦給我的朋友,讓朋友們也來看一看華夏女帝!”

許多中立國家的人都不由更加佩服武則天。

這樣的女人,彆說是華夏,放到全世界,也很難不讓人佩服。

而與此同時。

華夏台大廈中。

後台主管肉眼可見的看到,典藏華夏的外國觀眾數量猛然間水漲船高,竟然靠著那些小鏈接,快奔到一千五百萬的在線人數!

“哈哈哈,這下看米國、廢鳥他們怎麼禁!”

後台主管身旁,陳大發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正處在白天的米國台大廈中。

約翰·史密遜原本白的跟豬皮樣的臉,黑得快跟個煤球似的:“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我們國內光看典藏華夏的人竟然有一百萬,你們是怎麼禁的!”

約翰·史密遜拍案道:“為什麼觀眾們最開始還會去質疑典藏華夏的漏洞,現在一個個都特麼看起來了?!”

史密遜藍色的眼眸,掃過了足有幾百人的會議室。

會議室中的那些台長、導演們,全都不敢回答地低下頭。

就在這時。

擔任華夏曆史答疑顧問的原東方人,穿著自以為十分體麵的西裝,走到了史密遜身旁,躬著腰,說道:“尊敬的史密遜先生,我們雖然禁止了典藏華夏、典藏華龍之類的同類直播名……”

“但,包含典藏華夏內容的各大直播鏈接,怕是在民間早已氾濫,除非我們能夠封掉所有的翻牆軟件和鏈接,否則,就不可能徹底禁止典藏華夏……”

“我要的是解決方案!”

史密遜瞪了這個狗腿一眼:“你之前不是華夏人麼,怎麼對付華夏人,難道你連個方案都給不出來?”

“我們米國讓你們改國籍,給你們高額待遇,是讓你們在這裡吃閒飯的麼?!”

“是要讓你們噁心華夏,讓你們為我們米國效忠!”

“尊敬的史密遜先生,我們知道,請再給我半小時的時間,我一定為我們偉大的米國,思考出一個解決方案。

“必要時,我會親自去會會江逸。

原東方男人陪笑道,甚至在心底冇有一絲不滿的想法。

誰讓麵前的這些,都是他高貴的米國台高層爸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