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這就是華夏後世的軍人!”

“他們守護的是華夏的邊境線。

“冇有界碑的地方,他們的身影,就是界碑!”

江逸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

平台宮中!

響起了那一陣陣響徹雲霄的歌聲!

“不需要你認識我!”

“不需要你知道我!”

“我把青春融進,融進祖國的山河!”

聲聲壯歌,通過這畫麵跨越時空,傳進了始皇帝耳畔,響徹在整個平台宮!

嬴政聽到這聲音,神色莊嚴肅穆,緊盯畫麵!

畫麵上出現了軍人在雪地裡吃東西,水不夠時就烤雪的場景,他們凍得開裂的手,捧著一盒自熱小火鍋,時而高歌,時而津津有味的吃著,目光時不時四處張望凝視,如狼守衛自己的領地。

“他們就吃這點食物?”

雖然好奇那東西為什麼會自己加熱,但嬴政還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分量。

“是的,那是常人都尚且吃不飽的份量,可跋山涉雪的他們,經常都會這樣吃。

“在晚輩看來,這些守衛華夏的每一個軍人,也是經常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團體,他們忍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做著非凡的事情,理應得到後輩尊敬!”

始皇嬴政拽緊酒杯,讚歎道:“冇錯,他們都是我華夏的好兒郎!”

“朕,為華夏後世有那些扶貧之義士,和捍衛華夏之軍士為榮!!!”

“後世之人,無愧為大秦之後裔!!!”

直播間裡,一億八千多萬的觀眾都看到了這一幕。

聽到始皇帝的誇讚,他們都下意識挺起胸膛,滿滿的自豪感!

“始皇,我們也為是大秦後裔而驕傲!”

“哈哈,我們是始皇認證的優秀一代!”

“這才叫節目啊,冇有一個勁捧吹當代,而是帶我們去看平常冇看到的地方!”

“看到那些手和臉乾裂的軍人,我眼眶突然間有些濕潤了怎麼回事?”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帶我們負重前行!”

“江神這個落點真的絕了!”

“剛纔那些黑子們,出來捱打!”

“不好意思,就在剛剛,我路轉粉了!”

“因為室友縱容我的無知,我果斷打了他一巴掌!”

直播間的熱度水漲船高,在線人數越來越多,原本好多是衝著噴江逸來的,這一刻都被他的個人魅力和獨到落點折服,點了典藏華夏的關注。

國台大廈中,秦漢明老爺子手微微顫著,喃喃道:“好節目,這才叫好節目!”

“不僅是爵杯的複刻與秦時博物館裡的爵杯無異,就連答始皇帝問題的落腳點也是出人意料,這樣的節目,纔是有意義的。

秦漢明老爺子是從戰爭年代走過來的,知道後世之苦,更懂得軍人不易,複興不易。

當他看到這些青年都在為華夏之複興努力,或扶貧攻堅,或鎮守邊境的時候,褶皺的眼角落下淚珠,欣慰的熱淚盈眶。

秦晶晶拿出紙巾,遞給了秦漢明:“爺爺----”

沈萬榮和陳導鬆了口氣,這小子,真特麼會來事,嚇他們一跳!

此時,華夏各地。

有許多退伍的軍人聽到江逸的話,都感觸極深,想起了自己曾經投身行伍的日子。

現在,很少有人能夠注意到,在華夏這個和平國度中,是有一群軍人在為他們保駕護航了,江逸讓他們明白,哪怕他們不為大眾所知,但總是會有後世青年,牢記他們的奉獻。

看著直播間中的那些軍人,這些退伍的老兵就彷彿有什麼東西在牽引他們一樣,不約而同的起身,和畫麵中的軍人一同高歌起來。

“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

“祖國不會忘記!不會忘記我!”

早上八點半的時候,太陽纔剛探出頭不久,無數的小區和角落,就響起了一陣陣鏗鏘有力的軍歌!

“我愛華夏!”

“此生無悔入華夏,來世還做中國人!!!”

“軍人還有那些在基層默默奉獻的人,都是最可愛的人!”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真正注意到,這兩個不被大眾熟知的群體。

“哎!媽媽,那些舊衣服不要丟!”

一個正在客廳裡,拿著自己媽媽手機看直播,年紀大概十歲,紮著小馬尾的可愛女孩,看著正在整理舊衣服的媽媽焦急道。

“這些衣服你都穿不上了,留著冇用呢。

小女孩的媽媽笑著回道。

“我穿不上,但是好多貧困地區還有很多衣服破舊的姐姐妹妹可以穿呀!”

小女孩拿著手機,匆匆跑到自己媽媽麵前:“媽媽,以後我的舊衣服都往小區的捐贈箱裡放好不好?”

女孩媽媽有些吃驚的看著自己的女兒,摸了摸她的頭,笑道:“小欣今天怎麼這麼懂事了?”

名為小欣的女孩柳眉一展,指了指手機螢幕裡的江逸。

“是江逸哥哥在和始皇帝對話的時候讓我看到的!”

“小欣原來不知道貧困山區還有那麼多姐姐妹妹冇有好衣服穿,我的衣服也隻是小了,要是能夠給她們穿的話就太好了。

女孩媽媽微微一愣,隨後欣慰的露出笑容:“好,媽媽聽小欣的,以後小欣和媽媽、爸爸的舊衣服,我們都塞進捐贈箱好不好?”

“嗯嗯!”

“那等你看完,媽媽帶你一起去。

“好噠,謝謝媽媽!”

小欣趕緊回到沙發上,習慣性用自己的食指摸著下巴,繼續看起典藏華夏。

類似的一幕,此時正在華夏的各地出現……

畫麵之中!

江逸繼續道:“晚輩現在,答始皇第三問!”

“始皇問我華夏後世強盛否,可還有外族膽敢欺淩我華夏兒郎?”

“晚輩對前者的回答是:強!但還不夠強!”

“晚輩對後者的回答是----華夏自晚輩這一代起,再無外族敢欺淩我華夏兒女!!!”

“因為如今的華夏,對外的態度隻有一個!”

“什麼態度?!”

始皇帝翹首問道。

江逸毅然答曰:“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