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打我!”

“我可從冇有來動過華夏!”

史密遜看到,會議室裡的許多台長都露出驚恐的神情,像是見到了大恐怖一般。

“我……我彷彿看到了典藏華夏中出現過的朱元璋,他拿劍指著我……”

“我……我看到了晚年的秦始皇!”

“這個節目太可怕了!”

眾多外國台長們心有餘悸,有的甚至已經不得不去吃降壓藥。

“怎麼會這樣,這個世界怎麼能有特效這麼厲害!”

史密遜怒斥道,看向了台裡的頂級特效設計師,索菲婭。

索菲婭正皺著眉頭,在推測怎麼樣纔可能實現這種特效製作。

可任憑她再怎麼天才,都想不出其中門道。

她衝著史密遜搖了搖頭:“我,做不到。

“以現代的科技能夠做到這些麼?”

史密遜問道。

“我不能,但華夏是一個藏龍臥虎的國度,也許江逸就找到了這樣的特效師。

索菲婭推了推粉紅色的眼鏡:“剛纔大家看到的畫麵都不一樣,這很有可能是江逸設置了一個隨機播放畫麵的程式,把一些早就請問拍好的視頻編排了進去。

“要設計這樣的編排程式倒是不難,我也可以做到,可難得是能夠精確卡點,並且做到幾乎百分之一百的模擬度,給人的感覺如同是從腦海中蹦出來一樣。

史密遜瞪大眼睛:“之前從冇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難道是華夏台又培養出了一個天才,隻是一個在台前,一個在幕後?”

“可是人的能力真的能夠做到這些麼?”

史密遜依然難以置信,他總覺得怪怪的。

“要一探究竟並不難,我可以馬上飛華夏,以和華夏台比拚特效技能為由,和這個人比拚一番。

“若是華夏台出不了人,或者那個人不能戰勝我,就說明這個節目一定有不為人知的問題。

索菲婭自信地揚起嘴角,她更願意相信是後者

“你現在就去,務必要查出根源,無論發現什麼,都要先回來再說!”

“請總檯放心。

索菲婭和大家微笑告彆,連夜坐上了前往華夏的專機。

……

在他們想對付典藏華夏的同時,華夏觀眾們同樣產生了類似的問題。

但他們都認為典藏華夏設置了個新程式,換了個厲害的程式員,即便很多程式員都表示自己無法做到,但國家台裡的人,難保會出現精英中的神。

從他們的視角中,無論怎麼看,都不可能會想江逸是個有係統的人,絕大部分人都隻會認為他是個天才。

就如同他們看到某些過目不忘,明明冇怎麼學習,依然被保送的一樣,隻會覺得牛逼,但都不大會往係統這方麵想。

江逸站在舞台中間,聲音鏗鏘有力地響起:“各位觀眾,歡迎大家來到,典藏華夏第九期!”

“這一期,我將帶大家翻開新的一頁,在我們華夏的後世,有一句話是----論國之政,得秦皇而後行!”

“論國之境,得漢武而後定!”

“我們曾與始皇會與沙丘宮中,明始皇之心,得始皇之訓。

“今日,諸君且與我,一觀漢武雄風!”

江逸話音落下,觀眾們瞬間炸燃。

“臥槽,漢武帝,媽媽呀,我還以為是霍去病呢!”

“牛啊牛啊,秦皇漢武,江神這是又要出一張王啊!”

“嗬嗬,期待這期能有個好表現!”

“我打包票,這次肯定又是晚年的皇帝,除了李世民,我發現江神就冇對話過年輕的了!”

“冇錯,我也覺得是三步走,這次估計是在巫蠱之亂後的漢武……”

這個觀眾的字還冇來得及打出,便看到,江逸的腳步一步步,從前往後。

在江逸的頭頂,出現了兩幅地圖。

一幅,是漢武帝剛登基時的。

一幅,是漢武帝剛去世後的。

領土似乎,足足擴大了兩倍。

這兩份地圖溶於一處,最後出現瞭如今的華夏地圖。

江逸身旁的空間彷彿被撕裂了開,一道金光出現,讓他如同置身於機器貓的時空隧道一般。

再出現時,周圍有關現代的場景全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威嚴大氣的宮殿。

“什麼人?!”

見到漢宮突然出現一個戴著麵具的神秘人,大殿中間的侍衛們全都下意識的緊張起來。

他們雖然擔負著保衛皇帝的重任,但哪裡見過這麼離奇的事情,甚至於第一時間忘記了拔刀。

一些文臣武將第一反應也是當場愣了住,一個文臣甚至下意識後退了幾步,不敢直視江逸。

唯獨一人,麵色不改。

他隻虎目一眯,冷視江逸。

這是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男人,他劍眉星目,神色剛毅,渾身上下皆透露著一股殺伐之氣,正腳踏地圖上的匈奴位置。

他的右手握著一把長劍,正指向漠北。

冇等他下令,那些侍衛們反應過來,拔刀衝向江逸。

他們看到江逸的麵具,腦海中還冇來得及看清那些畫麵,就已經被江逸定了住。

“你究竟是誰?”

漢武帝看了其他人一眼,當即重視起了江逸。

就在觀眾們都以為江逸又要被砍的時候。

漢武帝的目光落在了萬國麵具上,他彷彿看到,一群中原士兵,正在死守著一個地方。

他們個個白髮,臉上長滿了皺紋,正在和城下的異族對峙。

從領頭士兵的口中,漢武帝聽到了一句話:“奉勸爾等退出大唐!”

“凡敢向大唐稱兵者,皆斬!”

畫麵轉瞬即逝,漢武帝晃了晃腦袋,還以為是出現了幻覺。

“你給朕看了什麼?”

漢武帝肅然道。

江逸摘下麵具,露出真容。

如果說,之前的他給觀眾們的感覺是神秘。

那麼這一刻的他,則滿足了無數觀眾,對古代絕世玉公子的幻想。

一身漢服的他,儘顯後世兒郎陽剛之氣的同時,亦對華夏之先輩,保持著足夠的尊敬。

他拱手抱拳,微微躬身,朗聲道:“後世晚輩江逸,特來拜見大漢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