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祖皇帝滅秦二世,造就大漢,大漢曆代先皇無不為了對付匈奴韜光養晦,朕本欲窮儘畢生之力,打出華夏萬世之威,讓當代百姓不受外辱,後世子孫得以享大漢福廕,卻為何換來如此之局?”

“朕和無數先祖披肝瀝膽,換來的卻是那些後世向外國卑躬屈膝麼?”

漢武帝忽然發覺,很多事情,都遠超自己的意料。

他惱火的同時,不由問道:“是朕打的,還不夠多麼?”

“與陛下無關。

江逸十分嚴肅地說道:“是有部分的華夏後世,忘了自己的根,棄了自己的骨,把自己的臉不當臉!”

“甚至於,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根從何來!”

“朕蔑視之,就算他們是後世,朕也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漢武帝虎目一眯:“這些後世之人,總算是給朕開了眼界!”

“朕會全部記住他們的模樣,朕要你正告華夏後世,莫無骨節!”

“無論是普通百姓也好,還是達官顯貴也罷,朕都認他們是後世,唯獨向外跪之人,朕----”

“不認!!!”

“晚輩,必將此話帶到。

江逸正色道,在他看來,比起人在看,天在看這句話,更適合華夏人的,是當世在做,先輩在看!

華夏五千年的文明土地上,無不灑滿了先輩們曾經的熱血,而若是讓這些英魂們看到好不容易打出來的祥和盛世中,卻滋生出了一批心甘情願tia

外國的犬,該是何心情?

尤其是對於近代的先輩們來說,江逸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絕對會比此時的漢武帝,更加恨鐵不成鋼。

而此時,彈幕中已經出現了一場罵戰,那些蛋糕被動的人已經蜂擁而至,不斷地在直播間掀起浪潮。

“嘛的,什麼典藏華夏,不要仗著國家台出品,就來絕我們的生路!”

“什麼狗屁主持人,你有皇糧吃,讓我們喜歡這個領域的人怎麼辦?”

“就是啊,我本來還打算用我新拍的作品‘東方之美’,參加國際攝影大賽呢,你這一搞,我的所有準備都白做了!”

無數的水軍和黑子瘋狂開始人身攻擊,他們不敢怎麼說國家台,但自認為一個主持人,他們還是噴得起的!

“都什麼年代了,你還以為華夏很厲害?”

“我們要汲取外國的優良審美觀,要改變我們自身懂嘛,不要故步自封,一些土狗!”

“我就覺得我拍的東西可以代表華夏人展現在國際人麵前啊,怎麼了嘛,擋你路麼,彆人說什麼了麼?”

麵對此類彈幕,一些觀眾們再也忍不了了。

“滾吧崇洋媚外的狗,還代表華夏人?”

“你要真覺得代表得了華夏人,就把那些相片發到自己的薇博上去,給我們看看啊!”

“就是,老子需要你們代表了嘛?!”

“一個個揹著自己同胞,在海外玷汙國家形象,對外tia

得像綿羊,對內就成瘋狗了?!”

許多早就看這些人不爽的觀眾,此刻都發揮著自己的語言藝術。

實在是忍不了!

果然,裝睡的人永遠也喊不醒!

“嗬嗬,這都什麼時代了,是形象重要還是錢重要?”

“你們一個個彆說得這麼好聽,真要給你們機會,你們怕是拍得比我們還積極吧?”

“這就是金錢至上的社會,誰管普通人的死活?!”

就在那些人繼續開噴的時候。

典藏華夏中,江逸的聲音悍然響起:“陛下,華夏可不僅僅有這些後世!”

“大漢軍民齊心一致,後世華夏的軍民,更是有魚水之情。

“華夏後世的大多民眾,也從不辱先輩!”

時空之鏡上的畫麵驟然一變,一座又一座大樓轟然倒塌,將或在樓裡,或在街上的民眾們,全都壓在了廢墟中。

當看到畫麵中場景的時候,螢幕前的觀眾們瞬間頭皮發麻。

“這是……那一年?!”

“江神連這個都記住了?!”

刹那間,無數的觀眾被吸引了注意力!

雖然已經過去了十幾年,但很多人都把這件事記得清清楚楚!

“這是怎麼了?!”

漢武帝焦急問道。

“不,不要!”

漢武帝見到碎裂的牆體快要壓到一個小女孩,5D的真實感,讓他不顧身地撲了上去,竟然忘了,這隻是被呈現出來的畫麵。

漢武帝發現自己撲空之後,猛然轉身,眼睜睜看著小女孩被壓在了廢墟之下,雙眸瞬間充血,憤怒無比。

“到底發生了什麼?!”

漢武帝右手伸出,但意識到自己無力改變之後,眉宇間,儘是無奈。

“後世,你快告訴朕,快告訴朕!!!”

“這是後世發生的一場大劫,那一年,近7萬後世同胞遇難,三十多萬人受傷,一萬多人失蹤……”

江逸語氣沉重,一字一句道:“那一年,起碼有數十萬的同胞,失去了他們最在意的親人……”

“我們其他各地的後世,也永遠失去了這些同胞。

“若當年的那些少年還在,如今,也該是與晚輩一般大的年紀了……”

這一刻,螢幕前許多的人,都流下了熱淚。

“媽媽,這是指哪一件事情呀?”

一個年紀還小的女孩,看著抱著她的媽媽說道。

她的媽媽含淚為了她解釋著這些。

小女孩聽後,嗚哇嗚哇地哭了起來……

而許多在那場劫難中活下來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再次被拉到了那一幕中。

那是一段讓他們感到蒼天無情的歲月。

所幸,那一年,家國有情!

當漢武帝聽完傷亡數字之後,整個人都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眼眶血紅:“這劫,後世如何破?”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絕不放棄每一個同胞!”

“天禍無情,但華夏億萬萬的後世有!!!”

江逸隻手一揮,畫麵再次變化。

天空中,出現了一架又一架直升機,在極度惡劣的情況下,他們甚至盲飛到禍區。

地麵上,一批又一批戰士在隨時可能出現二次災難的情況下,奔赴前線。

“同誌們,災情就是命令,早到一秒鐘,我們就可能多救出幾個同胞!”

“無論如何,也要第一時間趕到他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