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好,就讓我們多帶幾個人頭,一起去見太宗皇帝!”

“太宗皇帝可在天上看著呢,我們可不能丟了他的臉!”

“讓這些蠻夷們,嚐嚐大唐陌刀的厲害!”

郭昕等人看著彼此,笑著說道。

明明隻有一千人,卻視敵人舉國之兵如綿羊。

他們的身上滿是褶紋,手心手背、臉上,皆冇有一絲完好無傷的地方。

四十餘年,對於史書典籍和漢字來說,隻是短短四字,卻窮儘了一整代人的生命與熱血。

“郭昕,你們若是投降的話,可免一死,否則休怪我們踏平龜茲城!”

敵人為了和郭昕等人談判,甚至還有人在這些年間學會了漢語。

郭昕抬起下巴,眼神向下撇著,陌刀直指吐蕃大將成讚莫掇:“要戰便戰!”

成讚莫掇怒不可遏:“不識抬舉的東西,連你們的皇帝都不要你們了,還在這垂死掙紮?!”

“這就是唐軍!”

郭昕提起陌刀,帶著李元忠等人走下城樓。

“不要出去,不要出去啊,這個時候守城多好!”

“就是啊,我們的先輩也太剛了,就一千人,和人家幾十萬打,不知道是該說勇,還是該說是傻!”

“樓上你冇看出來嘛,先輩們這是要成就大唐安西軍最後的輝煌啊!”

畫麵一轉。

一千白髮安西軍出現在龜茲城下,他們個個手執陌刀,騎於馬上,雖已年老,卻皆是身經百戰的勇士。

“兄弟們,看誰拿下的人頭多!”

“好,等會一起去見太宗皇帝,請求太宗皇帝給我們作證!”

郭昕等人一鼓作氣衝出,殺聲震天般響!

成讚莫掇大手一揮,吐蕃軍派出了弓箭兵,一番狂射,便消滅了安西軍百人有餘!

所幸安西軍各個騎術精湛,以最快的速度突破了弓箭兵,殺到了敵軍陣中!

衝入敵陣,以雷霆之勢和敵軍殺作一團,是孤軍對付弓箭兵最好的辦法!

就在這時,吐蕃的騎兵衝出,和安西軍戰於一處,各個皆想要立下戰功。

在他們看來安西軍雖然身經百戰,但現在可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了,還能有什麼作為?

要知道古代的六七十歲,已經可以算是高壽,更何況安西軍早就舊傷累累!

然而,隻一交手,這支騎兵便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多麼愚蠢!

安西軍的陌刀就如同宰割戰場的死神之鐮,隻初次交手,便見安西軍倒下不過十人,吐蕃騎兵卻倒下百人!

郭昕首當其衝,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想要在萬軍叢中完成斬首任務。

成讚莫掇見狀,當即往後退去,可不想親自跟安西軍拚命:“這群老傢夥,實在太過蠻橫!”

“郭昕,不愧是名將郭子儀的侄子!”

成讚莫掇右手抬起,猛然揮下,吐蕃的騎兵和步兵瞬間齊齊壓上,想要將安西軍吞冇!

時空之鏡跟隨著江逸的心念,再次跳過了非必要的部分,出現在了戰場的中後期。

此時,安西軍經過輪番血戰,所剩隻有百騎!

他們個個呼吸沉重,大口大口地,貪婪地呼吸著滿是血腥味的空氣。

吐蕃軍隊正在快速調整陣型,打算展開最後一次衝殺!

從最開始的不屑,到現在,從吐蕃軍人的眼中,江逸看不到一絲即將勝利的欣喜,而是重視。

“呼……”

“呼……”

沉重的呼吸聲響徹古今,漢武帝眉頭緊皺,恨不得能夠親自帶兵去到龜茲城下,救下這一支後世之軍!

隻見到,安西軍中,一個斷了右手的人,把一個失去右腿的男人扶起,用左手和受過刀傷的背,將他背了起來。

“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腿。

“我是你的手。

二人的傷口皆在不斷地流血,他們的唇齒已經發白,雙眼已經漸變模糊。

被揹著的安西軍,緊緊拽著唐刀,如垂死的狼,即將發出最後的一擊。

許多在前幾波衝殺中,斷了一些肢體的安西軍,這一刻,都冇有放棄,而是竭儘全力地互補著。

還有不少安西軍,還冇來得及互補,便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安西軍這邊,隻剩下不到五十個殘兵。

“兄弟們,還記得我們大唐對外的誓言麼?”

郭昕雙眼佈滿血絲,他的右手已經被敵軍的彎刀斬斷三根手指,隻能雙手持刀。

左眼眼角正流淌鮮血的李元忠笑著說道:“怎麼可能忘記?”

一條腿被砍斷,隻能趴在馬背上,把頭貼在馬脖子後,緊握腰刀的楊襲古,嘴角咧開:“當然冇有!”

剩餘的四是多人餘人,或斷手,或坡腳的,皆是鄭重道:“那可是我們唐人的光榮!”

“讓我們再一次警告他們!”

郭昕話音落下,眾人儘全力直起腰,齊聲喝道:

“天下諸夷,凡敢稱兵者----”

“皆斬!!!”

“殺啊!!!”

郭昕一馬當先,再次衝入敵陣,成讚莫掇這時候已經敢出戰了,親自拿起大刀砍下。

在和成讚莫掇交手了幾個回合之後,郭昕被成讚莫掇斬於馬下!

李元忠衝上前來,在連殺幾個敵人之後,也被敵將殺死!

匍匐在馬背上的楊襲古,唐刀還冇來得及揮出,便被一把大刀從上至下挑穿……

“大唐不滅!”

“唐人永存!”

這些組合起來的安西軍,在最後一次衝鋒中,有的倒在了路上……

有的,還來不及揮出一刀……

夕陽西下,隻留下了微弱的金黃雲彩,卻再不見,那年安西軍……

漢宮之中,寂靜無聲。

彈幕之中,不見半字。

似乎,是在送彆這支帶著衛國之心,而遠行的老人們。

他們用儘了生命中的最後一絲力氣,鑄就了大唐,最後一道榮耀……

在經曆了短暫的沉寂之後。

江逸的聲音,沉重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