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金幣白金幣由銀錫合金製作,在之前法定貨幣是黃金和銅幣,白金幣價值不高,但依然被陛下推廣。

“再就是推行五銖錢,引起民間私鑄之風,於是陛下隻得將這一切國有化,達到控製貨幣的目的。

漢武帝聽完,起身道:“看來後世記載的十分詳細,但你們可知,朕和謀臣為此付出了多少辛勞,頂著多大壓力?”

“要想做成一番事情,壓力是必不可少的,就你方纔所言的那些製度,每推行一件,朕都會如履薄冰。

漢武帝左手搭在腰間劍上,在漢宮中踱步:“朕知道推行下去會得罪很多人,諸侯王、朝廷官員,甚至是百姓都會仇恨朕,朕也會擔心敗壞了文景二位先帝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底蘊,也會因此頭疼腦熱。

“朕所受的壓力,不比後世的子孫們小,唯一不同的是,朕是皇帝,掌至尊權柄,而後世的子孫,卻大多冇有主宰命運的權利。

漢武帝看向時空之鏡中不斷閃過的畫麵:“但朕要告訴後世的是,如若無法適應,一定要學會變化!”

“變化?”

江逸微微蹙眉。

“嗯,朕就是無法忍受大漢子民再向匈奴人低頭,纔會選擇去打!”

“朕是天子,所以可以主宰一國之事,而後世的百姓,雖無主導一國之權,卻可主導自身!”

“對於適應不了的現狀,改變即可,華夏的兒女當有如此底氣,朕相信,華夏之大,容得下任何一個有才能的子孫!”

漢武帝霸氣言道:“隻要你們皆有不受製於人的底氣,那就冇人能夠製你們!”

“可是陛下不懼怕如此東征西討,導致民生凋敝嘛?”

江逸繼續問道,這就跟現代很多人在做的工作一樣,不換,處處受氣。

換的話,一時半會就會斷了經濟來源,身後還有各種貸款。

“若前怕虎,後怕虎,談何進步!”

漢武帝反問道:“朕當然知道打仗的後果!”

“但朕若不為,大漢又將受匈奴多少壓迫?天下百姓何時可以安居樂業?”

“仗總有一代人要去打的,既然非打不可,那朕就要讓它在這一代結束,絕不給後世埋隱患!”

“易傳有言:神而化之,使民宜之。

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

漢武帝拂袖言道:“大漢先前的處境,就如同你們後世被壓迫的處境一般!”

“一旦遭遇到了自己忍受不了的那一點,就有敢於思變的勇氣!”

“變或可通,不變,則將永遠處在壓迫之下!”

“開疆擴土何其難,朕何嘗不怕打敗仗,但怕,永遠解決不了問題!”

“匈奴人不會因為你怕就可憐你,後世很多事情也不會因為你們有難處就通融!”

“朕若是怕了,就不會有你所說的那些功績,你們後世若是怕了,亦可能失去本可以更好的一切!”

漢武帝的話一字一句,震顫古今,使得現代無數觀眾,如同醍醐灌頂一般!

“這就是窮則思變啊!”

“這是漢武大帝借古通今在教導我們後世!”

“是啊,漢武帝不怕,所以打出了大漢朝和我們華夏民族的威風,打直了我們民族的脊梁!”

“我們雖然不是漢武帝,但我們普通人也可以選擇挺直自己的腰桿,為什麼要屈服於強權呢,更何況有些公司的上級也隻是作威作福的小人罷了!”

“嘛的,我早就看之前的主管不爽了,老子明天就去辭職!”

“工作要是乾得不開心,還指望能做出成績嘛,反正我以後就找自己喜歡的事情乾!”

這一刻,許許多多在職場問題上徘徊許久的打工人,都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螢幕之外,一個男人看向自己的老婆,問道:

“老婆,我不想乾了,這個工作真的好累,乾得冇勁……”

男人本以為老婆會朝他翻來一個白眼,因為她的老婆有些時候可凶了,男人又很有求生欲,所以每次都會小心翼翼地跟老婆發表自己的意見。

誰知,這次他老婆,卻隻是微笑著點點頭:“累了,咱就換一個工作。

“老婆,這次你怎麼不罵我?”

男人想起之前自己每次忘記洗碗,鋪床冇鋪整齊都會被老婆罵。

他老婆狠狠掐了掐他的大腿:“傻瓜,你累的時候,哪次不是我細心給你親手做好吃的,什麼時候罵過你?”

“我覺得典藏華夏表達的意思很對,除非上級對你真的很好,否則永遠不要對公司有感情。

“因為公司放棄你的時候,是不會跟你講感情的,也不要捨不得和委曲求全,我們可是漢武帝的後世,骨子裡就該充滿傲氣!”

“至於在你找到新工作前嘛……”

女人回到房間,拿出一張男人從冇見過的銀行卡,在他麵前笑嘻嘻地晃了晃:“我拿某個大豬蹄當年給我的彩禮,養你呀~”

這一刻,男人趴在老婆的肩上,笑著笑著,紅了眼眶……

漢宮之中。

江逸繼續說道:“可是後世對您的記載上,將多下窮兵黷武四字。

漢武帝愛自己的百姓麼?

江逸在內心不斷剖析這個問題。

從他在看到地震來襲時的反應,即便身為一代帝王,在能救的時候也毅然撲出,在親眼看到萬丈高樓壓倒於前時也敢於奮不顧身。

派遣大量騎兵深入各大敵國,寧可頂著極大的困難,也要在敵人的地盤作戰,絕不讓戰火蔓延到大漢內部,不讓自己的子民再受戰火荼毒,這就是武帝最為百姓考慮的一點!

他從來就是願意為了百姓安居樂業而亮劍,而承擔一切風險的皇帝。

江逸有理由相信,若是此時,有一群匈奴在追擊大漢百姓,隻有年輕武帝一人,他也會想儘辦法營救。

在他眼中,從來冇有妥協二字!

“窮兵黷武又如何?”

“每一項政策的頒佈朕都知道可能造成的後果。

漢武帝無所謂道:“但朕就是要打出大漢朝的尊嚴,朕今年可以打匈奴,明年就可能打南越!”

“凡是得罪大漢,讓朕和大漢子民不痛快的,朕通通要打!”

“朕就是要用戰爭通告他們,凡我漢民,絕不容犯!”

“誰敢犯漢,漢必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