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他是一個很好的主持人!”

老人熱淚盈眶道。

畫麵之中!

嬴政聽到江逸的話,不由歎道:“好一句,榮我華夏之少年強!!!”

“江逸,來。

嬴政走到江逸身旁,抓起江逸的手,帶他一同來到了伏案邊上。

江逸從嬴政對麵,站到了他的邊上。

“現在,你告訴朕,華夏後世,為何不夠強?”

嬴政緊盯著畫麵中的一切,十分關切的問道。

江逸回道:“因為,我華夏雖在崛起,但仍在複興之路!”

“華夏文明,自始皇起,從秦時到明時,皆有傲立世界之時!”

“大秦金戈鐵馬,當世無敵!”

“大漢逐鹿外域,橫掃天下!”

“大唐萬王之王,為世界主!”

“大宋富有四海,財力無雙!”

“大明炮程所至,皆為明土!”

“如今,我華夏民族凝一,雖在世界占據一席之地,但仍受到諸國忌憚製衡,這是因為諸國懼我華夏,懼我華夏擁有千年之底蘊,秦漢唐後裔之雄風!”

江逸心念一動,畫麵一轉,出現了大秦諸將在始皇統禦之下一統六國,大漢雙壁金戈鐵馬破匈奴,大唐之時萬國來朝,俯首陳臣的場景!

其中每一個畫麵,都讓始皇帝看得揚眉吐氣,直呼痛快!

“華夏雖然曆經風霜,但我們一直在進步,一直在複興,終有一日,我們還將雄於世界,擁有比唐時更盛的影響力!!!”

嬴政聽後,慷慨激昂道:“這還得看我華夏後世之少年!”

“少年強則國強嘛,哈哈哈哈哈!”

嬴政在平台宮中放聲大笑道。

“6啊,始皇帝也學會我們現代的話了哈哈!”

“他這是在藉機激勵我們嘛?”

“這句話現在可是始皇帝認證哦,我華夏的少年們還不快加油努力?”

“那是必須的,聽始皇帝的準冇錯!”

“不知道為何,這時候的始皇帝竟然有些親切,我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爺爺一樣!”

“始皇雖是千古一帝,但也是我們的先人!”

看到江逸和始皇帝在平台宮中的互動,沈萬榮和陳導直到現在,依然滿臉的難以置信。

從江逸剛拿到節目的設計稿,到今天也才三天不到。

不到三天的時間裡,江逸竟然做得比設計稿上的還要好幾十倍,彷彿這個節目天生就是為他而生一樣,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陳導,你老實說,你有冇有給江逸開過小灶?”

沈萬榮歎爲觀止的拍了拍陳導的肩膀。

“開小灶?”陳導瞪大眼睛,一臉懵逼。

“對啊,設計稿你是不是提前知道,還跟江逸通過氣了?”

“其實就算通過氣也冇什麼,台裡不會責怪你的,畢竟典藏華夏現在可是火得一塌糊塗,我還是很高興的。

沈萬榮盯著陳導的眼神,那意思就是你休想騙我。

陳導嚇得把腰桿往後挺了挺,連連擺手:“不是我,不是我……”

我特麼信你個鬼!

陳導內心吐槽道,彆說我冇開小灶,就算開了也不能告訴你啊!

成年人的場麵話,誰當真誰就輸了!

“難道江逸真的這麼天才?”

沈萬榮越想越覺得匪夷所思:“彆的不說,光就這兩期的皇帝演員,演起太宗皇帝和始皇帝來說,不說入木三分,那簡直就跟皇帝本人一樣。

“江逸是如何短時間找到這樣的人才的?”

“現在多少皇帝專業戶,都演不出這樣的感覺。

陳導冇有回答。

你問我,我問誰?

“還有江逸的開場和穿越特效,以及紫宸殿和平台宮的佈景,不是頂級的特效團隊根本不可能實現。

“要知道,這是直播啊,要在直播的瞬間做出特效,這難度堪比史詩級科幻電影了吧?”

“哪怕江逸現在就算告訴我,製作這兩期的節目花了幾個億我都信。

沈萬榮做了十幾年台長,眼力何其獨到。

沉思了一會之後,他像是想通什麼似的點了點頭。

“知道了!我知道了!”

“您知道什麼了?”

陳導好奇的湊近了沈萬榮。

沈萬榮猛拍靠椅,像是破了什麼驚天奇案似的恍若大悟:“江逸身後一定有高人!”

“這個高人幫他請了最好的特效團隊,甚至幫他請了最好的曆史顧問,而且還投資了江逸,不然江逸怎麼可能做到這些?!”

“冇錯,一定是這樣!”

沈萬榮一副我什麼都懂的表情。

陳導瞬間無語,跟看傻子樣的看向他,還以為他真發現什麼了呢。

這不就跟說了一場凶手案有凶手是一個道理嘛,還用人去發現?

傻子都知道好吧!

“咳咳……”

“台長,我們還是一起看節目吧!”

“節目隻剩下二十分鐘了,不知道江逸接下來會和始皇帝做些什麼?”

陳導趕緊轉移話題。

二人繼續看起了典藏華夏。

與此同時。

在平台宮中。

嬴政看向江逸,忽然像是想起什麼:“江逸,朕還有一問!”

江逸側頭:“始皇何問?”

“朕想知道,這個世界究竟有冇有人能夠長生?”

嬴政“咳咳”兩聲,有些期望的看向江逸。

江逸知道,這大概是始皇帝現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為了尋找長生不老藥,晚年始皇帝花費了大量的心思,又是尋遍天下方士,又是驅爐煉丹,再就是派徐福等人出海尋藥。

時至今日,長生不老藥和徐福都杳無音訊,到底有冇有人能夠長生,已經徹底成為他的心結。

江逸如實說道:“回始皇,後世不乏尋求長生之術的帝王,但每個都是功敗垂成,有的甚至晚節不保。

“華夏上下兩年前來,無人實現過長生。

“如此嘛……”

嬴政歎了口氣,眼神晦暗些許,深知自己,大限將至。

“但,華夏史上有人,卻做到了比長生更有價值,功垂萬古的基業!”

嬴政劍眉微挑,眼珠不由瞪大:“何人,他做了何事?”

“始皇且看!”

江逸右手一揮,掛著大秦地圖的案板上再次泛起漣漪,生成了一個又一個場景。

一座恢宏無比的宮殿出現。

“這是鹹陽宮!”

嬴政一眼認出。

畫麵中,一箇中年男人身穿黑色龍袍,腰配秦皇劍,屹立在鹹陽宮外,虎視天下。

男人劍眉星目,氣吞萬裡,一舉一動,哪怕隻是平靜無比的眼神,都讓人膽戰心驚。

宮階之下,是大秦的文武百官和黑壓壓的一片…數以萬計的秦銳士!

秦銳士們各個麵色冷峻,不需刻意顯露,隻往那一站,每個人身上都殺氣騰騰。

他們各個抬頭挺胸,看著宮階之上,那一個被他們敬如神祇的帝王!

這是一場比曆朝曆代登基大典還要盛大,還要充滿意義的儀式!

這一年,這個年僅39歲的男人…統一了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