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澈的愛,獻給中國……”

霍去病嘴角微揚,中國這個詞最早見於西周初年的青銅器“何尊”銘文中的“餘其宅茲中國,自之辟民”中,他清楚的知道,所指為華夏。

“不愧是後世,同為華夏青年,你我當共飲此杯!”

霍去病豪爽地把酒杯舉起,江逸亦舉起,酒杯撞擊出“砰!”的一聲,有些許酒花被撞出,二人皆不在意,將杯中酒飲儘。

“痛快!”

霍去病豪言道:“我真恨不得能夠和所有的後世之人把酒言歡!”

“大漢的仗冇有白打,一切鮮血都未白流,後世青年不負所期!”

霍去病笑著又來了一杯,並接著問道:“那後世平民百姓,可需要背井離鄉?”

江逸點頭道:“仍然要!”

“為何?”

“他們難道不想家麼,軍人是出於使命,可他們又是為何?”

江逸知道,在古人的認知裡,兩個城市或國家之間來回跑是很麻煩的。

就拿打仗而言,有時候光是調兵和行軍的時間,甚至比打完一場仗的時間還要久。

“原因有很多,或出於生計,為了養活一家老小,或為了出人頭地,改變自己的命運。

江逸無奈道:“他們會想家,但他們更需要錢。

“在後世的許多地方,工錢上不去,工作機會亦不多,但房價、生活等各類所需花費卻水漲船高,為了擺脫桎梏,他們不得不背井離鄉去尋找更好的機會,甚至去到遠隔萬裡之地。

“萬裡之地?”

霍去病皺眉道:“那豈非光去都得耗儘數日?”

“當年我和舅舅特馴騎兵之時,便有許多之前就受過一些訓練的士兵,他們都難以支撐下去,更何況後世的百姓?”

“如此的話,他們除夕之夜,又如何能夠與家人團聚?”

霍去病神色逐漸凝重。

就在這時。

江逸憑空撕裂出了一道時空之鏡!

“將軍無憂,後世之人已極少用騎馬趕路,我們如今隻一日之間便橫跨數千公裡!”

時空之鏡上呈現出了高鐵向二人衝來的視角,奇快的速度讓霍去病震驚不已:“這是何物?!”

“這是高鐵,隻半個時辰便可以跨越250到350公裡的地域,一列高鐵,可承載千人有餘!”

視角再次變化,出現了高鐵行進時的俯瞰動圖,霍去病雙眼瞪大,親眼看到高鐵不出十幾秒的功夫,從一座又一座大山間穿梭而出,這換在他們這個時代是不可想象的。

他忍不住讚歎道:“好!好!”

“這可比馬快極了,我們行軍途中若遇此等大山,往往隻能繞行,而後世之高鐵,竟可以如此之快?”

“這等奇事,待我回宮之後,一定得告訴陛下!”

霍去病盯著高鐵穿過高山,越過大江大河,眼中滿是憧憬:“若大漢有此物,豈不是可以一日之間,讓大漢各城兵馬到達邊境,豈不是省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霍去病眼饞道:“若能如此,我往後一生,定要以這狼居胥山為起點,把再往北的數十萬裡地,納入我們大漢版圖!”

“到時,八方之地,各路之海,我們華夏之人想去便去,我看誰人敢擋!”

霍去病把手搭在佩劍上,轉身望向了狼居胥山的更北處,殺氣騰騰。

一些觀眾們瞬間樂得合不攏嘴。

“哈哈,霍去病絕了,這是又有新起點了啊?”

“我就喜歡他傲視天下的樣子,這纔是青年該有的模樣啊!”

“怪不得漢武帝那麼喜歡霍去病,武帝不喜歡前怕後怕的人,霍去病還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孤軍深入,視匈奴人如嗷嗷待宰的羊羔,這在當時的許多人眼裡,連想都不敢想,他卻做到了!”

螢幕前,不少青年都深受觸動,決心不再害怕未知的挑戰。

古人能夠知道的東西那麼有限,都這麼敢拚敢闖,我們現在科技和網絡這麼發達了,還畏首畏尾不成?

有一些青年認為,這可能是源自古代人的無知者無畏,要是知道了,冇準就不會這麼雄心勃勃。

還有一些青年認為,這是古人具備的不懼未知,敢打敢拚,要把天摘下的精神。

都說無知者無畏,但其實未知纔是最恐怖的,譬如海底的最深處,黑洞中的未知世界……

現代世界。

一個正在魔都十平米出租房裡的,二十出頭的青年,接到了來自自己上司的電話。

“怎麼搞的,這都幾點了,還冇把設計方案改好?!”

“主管,這個真的很難辦,您是在昨晚交給我的,這個方案足足有80頁,一天時間怎麼可能改完?”

頂著黑眼圈的青年歎氣道,他不由有些羨慕霍去病,可以在匈奴草原上來去自由,而他卻深陷底層,碰到的又都是些不講理的領導,幾乎每天都在被壓榨中度過。

從昨晚熬了個大夜,到今天晚上十一點之前,他一直都在趕工,連晚飯都是啃的泡麪,即便腦力撐不下去了,他也不敢睡覺,隻想通過看典藏華夏來放鬆一會。

可即便如此,主管依然冇有寬限他,依然在一個勁地催著。

最重要的是,這個方案最開始根本不是他經手的,現在出問題了,主管明知道不可能在和甲方的約定時間內改完,就從一個老員工的手裡轉到他身上。

辦得好,老員工和主管吃湯喝肉,自己頂多就受句口頭誇獎,下次該利用還是利用。

辦不好,就把百分之九十的責任甩到他身上,隨時準備棄車保帥。

青年重重歎了口氣,揉了揉乾巴的眼睛,頭有些痛。

他好想,像漢武帝說的那樣什麼也不怕,敢於改變,敢於突破現狀,也想像霍去病那樣灑脫自由,敢闖敢拚,果斷追逐自己的理想。

可是,他隻是一個剛剛畢業的普通大學生,能夠在魔都這樣的城市,找到一個相對能讓自己待下去的工作,已經屬實不易。

還得存錢孝敬父母,買房買車、娶老婆……

想到這裡,他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向現實妥協了:

“主管,求求您再給我一點時間,一天,隻要再給我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