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我多為陛下和後世打些仗不就好了麼?”

霍去病有些興奮地說道:“我本就是為了大漢和戰爭而生的,匈奴之戰結束後,必然還有很多仗要打,如果陛下暫時不打的話,我就請命鎮守邊境,這樣就不會捲入朝廷的爭鬥中。

“等到打廢鳥的時候,我再向陛下請命!”

“總之不論如何,我一定要親自拿下廢鳥,絕不讓它侵犯我們後世!”

“我還要在廢鳥的土地上,立個華夏碑!”

現代的觀眾們看到霍去病如此急切的模樣,心底皆不由泛酸。

“嗚嗚嗚,這就是霍去病的赤子之心啊!”

“是啊,他的心太純粹了,可就這樣一個純粹的人,往往不能在朝局中順風順水!”

“冇錯,曆史上的霍去病從來都是孤獨和被孤立的,這個二十出頭的青年,在朝廷中鶴立雞群,從來不趨炎附勢、拉幫結派,會不會是他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使命,也知道自己完成使命之後就會走?”

“霍去病就是上天派來為我們打匈奴的,他本就不適合朝廷那樣的大染缸,所以在完成使命之後,就如同流星般逝去……”

“你們快彆說了,看個節目非要把我說哭?”

許多人的心情都不由格外沉重,緊盯著霍去病。

他是大漢朝最明亮的少年,他性情飛揚,有勇有謀,即使知道自己已經身處風暴之中,卻依然以赤子之心,心繫後世。

這一刻,江逸和許多觀眾對他都充滿敬意。

江逸望瞭望正在緩緩下墜夕陽,忽見天空中有兩隻鴻鵠掠過二人頭頂,繼續飛往東方。

他又往天上的其他方位看了看,發現月亮也已經若隱若現。

眺望遠方,是匈奴草原,再看向霍去病,這個青年始終如同鬆柏般傲立風中,器宇軒昂。

日耀月輝鴻鵠誌,草盛淵清赤子心,不畏雨打風擊破,誓做青山萬裡鬆。

這一首詩,用來形容此時的霍去病,再合適不過。

隻是,霍去病要做到這些談何容易?

且不說漢武帝要用他製衡衛青,光就這樣一個驃騎大將軍常年在邊境,怕是都難以放心。

隻能寄希望於,霍去病在朝中多抱抱漢武帝的大腿。

這樣就算真是平陽公主想害霍去病,以漢武帝的性格,可就不是那麼好說話了。

而且漢武帝為什麼讓李敢跟著霍去病?

這其中的用意是十分明顯的,李敢代表的是飛將軍李廣的家族,有李家支援,霍去病是可以站得很穩的。

隻是霍去病殺了李敢,就相當於擺明著把漢武帝下得好棋給推了!

以漢武帝的性格,冇有把霍去病處死,真的算是極大的寵愛了。

“將軍,你喜歡太子劉據麼?”

江逸意識到,必須要用一個足夠吸引霍去病的理由,讓他能夠在大漢的時局中穩下去。

“那當然!”

霍去病斬釘截鐵道。

“可是他會在陛下晚年的時候,成為巫蠱之禍的受害者,被朝中奸臣所害!”

“最終,他會因為拒絕被捕受辱而自殺!”

“你說什麼?!”

霍去病衝到江逸麵前:“太子冇能順利繼承皇位?”

“是的,太子和皇後最終都會慘淡收場,他們需要你,晚年的陛下也需要你!”

江逸果斷說道:“若是你在的話,冇準可以勸說陛下,哪怕隻是撐到陛下醒悟的那一刻,他們都不會死!”

江逸肉眼可見的看到,原本不想參與朝廷爭鬥的霍去病,神色變得無比堅定。

“若真如你所言,為了大漢和陛下的基業,我定當竭儘所能,匡正一切!”

“冇錯,這件事情我也告訴過陛下了,陛下心中也已有數,但有將軍在,才能最大限度地杜絕這場災難!”

江逸說道:“陛下十分疼愛太子的,每當太子勸阻陛下征伐時,陛下都會告訴他:由我來擔當艱苦重任,而將安逸的事情留給你,不也挺好嗎”

“當皇後因為年歲衰老,和太子時常有不安的感覺時,陛下還把衛大將軍叫到身邊,告訴他大漢還有很多事都還處於開拓階段!”

“再加上週圍的外族對大漢的侵擾不斷,如果他不變更製度,後代就將失去準則依據!”

“如果他不出師征伐,天下就不能安定,因此不能不使百姓們受些勞苦!”

“但倘若後代也像他這樣去做,就等於重蹈了秦朝滅亡的覆轍。

太子性格穩重好靜,肯定能安定天下,不會讓他憂慮。

要找一個能夠以文治國的君主,還能有誰比太子更強呢!”

“陛下對太子的愛是史書典籍都承認的事情,可想而知,若讓陛下晚年喪子,會何等悲痛?”

江逸看著霍去病鄭重道。

他心疼漢武帝,尤其是當他翻開那些曆史學家給自己的檔案中,看到所記載的這段話,更是讓他對漢武帝有了更深的一個瞭解。

他之所以可以把這段脫口而出,是因為他真正背過。

尤其是不能不使百姓勞苦的那一段,更是清楚地說明武帝當時什麼都知道!

百姓苦,他知!

世人不理解,他知!

但即便頂著所有的不理解和非議,他依然在打!

他在承受著這一切的同時,還精心培養著太子劉據!

為何?

為了後世子孫,為了不使大漢蹈秦之轍!

為了既能讓大漢子民充滿尊嚴的活著,又能夠儘己一生,最大限度地為大漢開疆擴土!”

為了能有一個仁德之君,讓大漢子民在站起來之後,富起來,安樂起來!

這樣一個心繫後世,嘔心瀝血的皇帝,豈能讓他因為晚年的一場錯,就失去了一切?

霍去病聽到後,更是緊拽著拳頭,做下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