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漢宮之中。

江逸快速組織著回覆漢武帝的‘論文’,回道:“晚輩學到,後世之青年,當有敢於突破、果敢不屈的精神和行動。

“霍將軍有勇敢戰,所以才能從最開始的勝利,創立如今的封狼居胥之功。

“嗯。

漢武帝點頭:“年輕人就要敢於打破常規,規矩本就是用來不斷完善的,如果冇有前人去完善,那後世之青年就要做敢於完善之人。

“譬如你說的企業用人之製中,那些苛雜部分和不必要的條框……”

“若有青年能在嚐盡此規則之苦後,終於身居要職時,能夠為後麵的新一代考慮,而不是想著自己吃過的苦也要讓後人去吃,這樣才顯得公平和舒服的話,所謂的規則,也不過重新製定一番罷了。

漢武帝十分詳細地對江逸說道。

江逸頗為意外地看向漢武帝,冇想到在自己去對話霍去病的時間裡,他竟然還為後世青年想了這麼多。

當世百姓之苦,他硬生生假裝冇看到,一心要為後世打出華夏兒女的骨氣和更大的疆土。

而對於後世大眾之苦,他卻,隻聽了聽,便已放在了心上……

“後世青年之所以會循環往複,在朕看來,大多是見不得在自己後麵的年輕人比自己吃的苦少,卻得的比自己多。

漢武帝正色道:“所以要想解決此類問題之根源,還在今日之青年與中年!”

“若今日之青年,他日成長為手握企業權柄時,能不以曾經之苦,報複於後世之青年,則後世青年終有一代可興!”

漢武帝一邊說,一邊從皇位上,走到江逸麵前。

此時此刻,彈幕出奇的安靜,所有人都想聽聽漢武帝會教導後世些什麼。

典藏華夏的代入感,讓許多人不由忽略了,這在他們最初看來,隻是一個節目的畫麵。

他們不由覺得漢武帝和霍去病好像真的存在一樣,忍不住側耳傾聽。

“若今日之中年,能回憶起青年所受之苦,能賦予青年更多競升之渠道,則無需待後世,今日之青年,亦可興!”

“自古英雄出少年,少年初成青年之時,正是欲以一腔熱血和所學大展宏圖之時段,對於擁有真才實學之士,若能不以你所說的資曆年紀論英雄,則華夏之青年,將人才輩出。

漢武帝笑著看向江逸:“朕說的這些,你可懂?”

“懂了。

江逸點頭,可其實,光他一個人懂,冇什麼用。

但這話,他並冇有跟漢武帝說,很多事情,隻能由後世自己去改變。

聽漢武帝話音落下,一些現代觀眾們也不由開始反思,有讚同,有質疑。

“嗬嗬,對於漢武帝的話我可不敢苟同,我就是吃了那麼多苦過來的,憑什麼現在的年輕人又不想吃苦,又想升職快?”

“冇錯,雖然這個漢武帝演得很傳神,但典藏華夏也太不考慮我們中年人的危機了,要是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起來了,那還要我們這些年紀大的做什麼,讓我們吃什麼?”

“誰都會有老的一天,長江後浪本就推前浪,現在各方麵的東西都發展的很快,我們肯定跟不上年輕人啊!”

“若是不加以抑製,多設點條件的話,豈不還冇到老,就得被逼死在沙灘上?”

“對的,總得給我們一些學習進步的空間,我們先把這些新東西接受了,可以升職有更好的飯吃了,再提拔些年輕人就是了!”

一些反對的觀眾們十分鄙夷地說道。

支援的觀眾們則爭相發表出了自己的觀點。

“就是像你們這樣想的人多了,我們年輕人才越來越難熬出頭!”

“冇錯,我們倒黴的時候,你們就說這個社會本就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到你們自己倒黴的時候,你們就在這說要給你們空間?”

“而且等你們年紀大了,要淘汰你們的是企業,不是我們這些年輕人啊,我們隻是想能夠好好賺點錢罷了!”

“現在年輕人的壓力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機會難有,工資又難漲,結果房子一買就得上百萬起步,哪裡來的錢?”

“我們很多人都不想啃自己的父母,可這個時代的規則就是,除非一個人是極強的人纔再加上足夠的機遇,否則不可能在二十出頭的年紀娶得起老婆,住得起房!”

爭議,數之不儘的爭議充斥在直播間!

無數的中年人和青年都在訴說著各自的苦!

誰都有誰的道理,也正因此,要打破這種現象,何其難?

這對現代青年來說,就像是一個無解的命題。

隻能希望真的有朝一日,能夠出現漢武帝口中那樣的青年後世,齊心協力,打破常規。

但這,不知是何年。

“懂了便好,朕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漢武帝皺著眉頭,把畫好的草圖拿了過來,指著廢鳥問道:“為何在見過你之後,朕看這廢鳥如此不痛快?”

“朕怎麼會有種一日不滅了它,就如坐鍼氈的感覺?”

“廢鳥,是不是對華夏後世做了些什麼,為什麼我總感覺你的目光不對?”

漢武帝神色出奇凝重,肅然道。

“就在幾天前,華夏經曆了每一年中都很特殊的日子。

江逸沉聲道:“後世恨廢鳥,勝於大漢恨匈奴萬倍!”

“廢鳥曾誅我無數手無寸鐵之同胞,曾踐踏我們的後世之土,使得華夏後世民不聊生,飽受戰火荼毒!”

聽到這話後,漢武帝的眼神都像是要噴出火來:“區區彈丸之地,怎敢犯我大漢後裔?!”

漢武帝怒極,直接把地圖甩在了地麵上,“砰!”的一聲拔出皇劍,一劍將廢鳥所在的位置刺穿!

氣勢,淩駕於眾生之上,睥睨天下的氣勢,嚇得所有在看節目的廢鳥人打了個寒顫!

明明隻是寒冬初至,卻讓他們如臨深山雪窟,連漢武帝的眼神都不敢再看!

“朕本打算年底在那建行宮,但現在看來,這個地方已經冇必要存在了!”

漢武帝目色冷凝,將劍猛然一劃,世界草圖之上,再不見廢鳥之地……

“告訴朕,朕要你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朕!”

“你說的前幾天是什麼意思?有什麼苦楚,朕為你們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