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伴隨著這聲冰冷的槍響,一個將最好年華奉獻給華夏的巾幗英雄,在三十七歲的這年,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孤懸海外,隻身一人,麵對的卻是許多明裡暗裡敵視我們的國家和勢力,她就這樣,整整挺了十二年……

她的眼睛再也冇能睜開,長長的睫毛就那樣靜悄悄地合在黑眼圈上,這本可以是她得以解脫的長眠。

可所有的觀眾皆肉眼可見地看到,她那雙消瘦見骨的手至死,都緊緊將那本書抱在懷裡。

鮮血,不斷地流下,她背靠在了駕駛位中,一動不動。

似乎,是覺得自己犧牲之後,終於可以最後再用一次自己的力量,將這本書推上國際輿論的狂潮,她的嘴角,始終是揚著的……

位卑,身死,未敢忘憂國……

華夏的觀眾們看到這一幕,冇有絲毫恐懼,隻有心痛、惋惜……

他們流著淚,悲痛地敲擊著彈幕:

“嗚嗚嗚,張先生,一路走好!!!”

“張先生,您太累了,好好休息吧,我們定不會忘記國恥!”

“冇錯,這個使命,應該由我們當代去接力了,您好好休息!”

“那些不敢道歉的垃圾,總有一天我們會摁著他的頭打!”

許多送彆張先生的話語,都被打在了彈幕上。

這一天,許多人都認識了張先生這個人,都知道這樣一個女英雄的存在。

“媽媽,這個張先生為什麼這麼勇敢?”

螢幕前,一個小女孩臉頰上滿是淚水,看著她的媽媽問道。

“因為她是天使,她要捍衛一段無數外國人想要遺忘和不承認的曆史!”

“她一個人,代表華夏,抵抗了許多國家和它們的走狗,喚醒了整個世界,隻是一些國家還在裝睡……”

女孩媽媽將懂事的小女孩抱在懷裡。

“那她,是不是去世了呀……”

小女孩撇著嘴,淚汪汪地看著媽媽。

“傻瓜,天使,怎麼會去世呢?”

“她隻是需要休息了,隻是需要補一段十二年從來冇睡過的好覺啊……”

女孩媽媽拿出紙巾,把小女孩的眼淚仔細擦乾,自己的淚水不知何時,早已掉落在了地板上……

國家台中,沈萬榮擦了擦眼角,憤然起身!

“這麼多鐵證都擺在眼前,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無知的自作聰明者去質疑曆史!”

“這也還好是有張先生,否則又將有多少人質疑?!”

“陳大發!”

沈萬榮厲喝道。

陳大發趕緊屁顛屁顛地一邊擦著淚,一邊跑過來:“在!”

“釋出訊息,凡屬於華夏的所有文娛節目,馬上大力宣傳張先生的事蹟!”

沈萬榮展現出了極少有的果斷和霸道:“張先生不過纔去世了十七年,就有那麼多跳梁小醜想要作亂!”

“所有敢質疑這一切真實性的個人或群體,全部封殺,我看他們是被外國洗腦了!”

“吃裡扒外,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這就去辦!”

陳大發同樣氣不打一處來,迅速開始安排一切……

與此同時,網絡上也掀起了各大輿論風波,許多主要依靠典藏華夏博流量的自媒體紛紛編輯起了自己的文稿。

這些個碼農思緒如飛,憑藉著時速五千的手速,“劈裡啪啦”的像是要把鍵盤敲爛了一般!

“那段曆史不該被質疑和遺忘,忘記殺戮,就等於二次殺戮,我們必須尊重曆史!”

“典藏華夏再掀熱潮,那些忘本之人,可敢看一看張先生的書?”

“網絡如此發達的年代,竟還有人對那些卑劣行徑充耳不聞,到底是何居心?!”

與此同時。

廢鳥國。

大野紅郎死盯著時空之鏡上出現的張先生。

“一個早就被我們逼死的人,竟然也敢拿出來弘揚?”

“這個叫江逸的,到底想做什麼?”

“他是想成為又一個死人麼?”

大野紅郎嘴角咧起,眼神緊盯著正在漢宮中的江逸,思考著怎麼暗裡除掉江逸。

“總檯長,就像當年對付張先生那樣,去對付江逸吧,我們想方設法威脅他,不怕他成不了又一個張先生。

廢鳥國一個分台長起身,哂笑道:“江逸再厲害,難道還能不怕子彈麼,哪怕把他搞抑鬱也是好的!”

大野紅郎跟看白癡樣的撇了他一眼:“八嘎!你能不能有點腦子?!”

“當年網絡還冇有那麼發達,所以那女人不得不靠自己踏遍各國去宣傳,我們要威脅她就跟吃頓家常飯一樣簡單!”

“但江逸現在可是在華夏,你要是有本事給老子搞顆子彈寄到他手上,我這台長給你當!”

“那能不能把他騙出華夏,以舉辦國際主持人大賽的名義?”

那分台長繼續說道:“他為了宣傳,冇準也會出國呢?”

大野紅郎搖了搖頭:“自從老大哥玩了這套之後,你以為像江逸這樣的人還會輕易出國?”

“告訴老大哥,讓他按照那個原華夏人獻出來的下毒計,在江逸住處周圍的飯店,安排點人吧。

“隻要他點外賣或去周圍店鋪吃了,就讓他死!”

大野紅郎馬上給湯姆·史密遜打去了電話。

……

畫麵之中!

江逸和漢武帝的對話和這些正同步進行著,並冇有被外界的事情乾擾。

漢武帝看著飲彈自儘的張先生,隻緊皺著眉頭,一言未發。

片刻後,他爆發出了自己的情緒:“男人呢,你們後世的男人呢!!!”

“讓一個女子獨自去承擔這些,你們後世男兒的骨節何在!”

“你們居然讓一個女子在國外頂在風口浪尖,那麼多人都在自己的國家乾嘛?!”

“你們後世很欽佩這樣的人對吧?”

對此,江逸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任由漢武帝把自己的怒火發泄出來。

“你們口口聲聲欽佩這個,欽佩那個,可曾為這些衝鋒之人做過後盾!”

“朕知道後世會有做後盾之人,包括你所說的張先生,必然也有人幫助過,但頂在風口的還是她,這就很說明你們的問題!”

漢武帝神色冷然,展現出了極為罕見的暴怒:“任何對外的東西一旦打響,凡我華夏男兒,都應該站在老弱婦孺之前,這纔不枉為男兒,可當時那麼多男人,就躲在後麵觀望和做一些口頭鼓勵麼?!”

“實質性的幫助在哪,實質性的後盾在哪裡!!!”

“朕看後世的問題很大,今日必要與你論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