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鏗鏘有力地說道:“華夏文明在不斷髮展的過程中,確實出現了不少遺憾,但後世一直都引以為鑒,絕不會讓遺憾再次重演,也絕不會再讓任何國家,威脅我們華夏民族的任何一人!”

漢武帝仔細看著時空之鏡上的畫麵。

這裡麵呈現得大多為軍民魚水情和見義勇為,伸張正義的事件。

聽到江逸的話,漢武帝這纔有些釋懷地點頭:“切不可因為當下之盛,就忘了先輩們的遺憾。

“朕看那個張先生就很好,她遠在海外,冇有享受過華夏當世之福廕,但因為體內的血脈,都尚且心繫華夏,你們後世若是在華夏成長起來的,都應當更加愛惜自己的國家。

“她所吃的苦,是你們大多人都無法想象的。

漢武帝正色道:“朕貴為皇帝,掌一國權柄,尚且得顧及滿殿朝臣和百姓之言,數次實行新政之時,無不在頂著巨大的壓力。

“更何況她一個祖上流落他國的平民女子,一無權位,二無可靠助力。

“朕相信那場災禍讓不少百姓都流落到了海外,今日,朕要你也給他們帶一些話!”

漢武帝緩緩往皇位上走去。

江逸依然站在殿下,回道:“陛下請說。

“若是居於海外,仍心繫華夏者,朕認可他們為後世,能回家,就儘量回家!”

“也許朕作為你們的祖先,為你們打下的土地還不夠廣,但容納後世子孫,還可以做到的。

“朕還會繼續開疆擴土,讓目之所及,皆為漢土,你們後世之人要做的,就是雪先輩之恥,守先輩之土!”

漢武帝站在皇階之上,背對江逸:“接下來的話,是給你們所有流淌著華夏血脈之人的!”

“不要把先輩的仇不當仇!”

“先輩們為你們打下了和平,的確是想要讓你們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國家,遠離戰亂,但那是對於友好我華夏之國而言。

“對於不友好者,你去跟人家講道義,講什麼那都是過去了,人家隻會覺得華夏人是軟骨頭,隻會得寸進尺。

“要是你們讓敵國瞧不起朕的後世,那朕可就要殺人,不認那些無骨之輩了。

漢武帝轉身,眼眸如同閃爍著星辰一般:“你,可知曉?”

“晚輩,必將陛下的話帶到。

江逸謹言道。

漢武帝這才欣慰地一笑,從皇位後麵,拿出了一件披風。

“這是朕送給你的禮物,上麵有朕親自寫的華夏二字。

漢武帝手拿披風,走了下來。

“朕要你有一天,著我漢王服,披我華夏風,在全世介麵前揚我華夏之威!”

“這是朕對你的期望,你,可敢接?”

漢武帝來到江逸麵前。

江逸鄭重地看向漢武帝,銳目中閃爍著精光與熱血:“晚輩,敢!”

“多謝陛下!”

“不要叫陛下,現在朕是你先祖!”

“這不是大漢皇帝給你的命令,是朕作為先祖對你們後世的期望!”

“後世之晚輩,必不服先祖所期!”

江逸將披風接下,把披風往後一揚,係在了身後。

本就是為了狩獵製的服裝,再加上這披風,顯得格外搭配。

剛毅俊俏的臉龐,一米八幾的大個,再配上這威風凜凜的服裝,瞬間使得許多觀眾們羨慕無比。

“哈哈,江神穿上這身也太帥了!”

“除了頭髮跟古人的不像之外,其他的活脫脫就是漢朝走出來的!”

“這哪裡是在拍節目,這是真正穿越到古代做了王爺吧?!”

大家瘋狂熱議著。

就在這時,武帝的聲音霸氣響起。

“朕要你轉身,看一看殿外!”

漢武帝感受到殿外正在颳著的狂風,帶著江逸,來到了漢宮殿門前。

狂風吹動起江逸的漢王服和披風,吹得有些睜不開眼,他極力控製著自己的腳步不被吹退。

“風浪貫穿了華夏的曆史與你們後世,今後你要走的路,將更加任重道遠。

“區區強風,何懼之有?”

漢武帝眼也不眨地盯著江逸。

江逸此時也將眼睛全部睜開,背挺得比先前更直。

“想一想吧,這狂風就是你們的後世之敵,敵人來了,是要躲,還是要戰?”

漢武帝考察江逸道。

“這是武帝要教我們後世的最後一課啊!”

直播間的觀眾們反應了過來。

“冇錯,縱有疾風起,我們依然是華夏兒女,冇什麼好怕的!”

許多華夏觀眾瞬間熱血沸騰,打算在各自的心中和江逸一同回答著漢武帝的問題!

“血不流乾,死不休戰!”

江逸和他們的腦海中響起了始皇帝的教導!

江逸的披風伴隨著大風揚起,直播間的觀眾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披風上用篆體寫著的華夏二字!

“你們後世要堅守的是什麼?告訴朕!”

漢武帝怒目橫眉道。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又是一句跨越了古今的回答,其他人的聲音漢武帝聽不見,但他們流淌在體內的華夏民族之血,已然沸騰!

“如果再有像張先生這樣的人出現,為了華夏嘔心瀝血,頂風向前,後世會如何做?!”

大風吹起漢武帝的頭髮,漢武帝的身形始終未動!

“竭儘所能去成為他們的後盾!”

江逸帶頭說道:“絕不再讓為華夏兒女抱薪者,凍於風雪!”

這一刻,許多觀眾的腦海中皆是泛起了剛纔見到過的一切畫麵!

張先生的遺憾,軍民魚水情的圓滿……

越來越多的人在心中立誌,誓要成為頂在前麵的為國效力者的後盾!

如若國家需要,有召必從!

如若子弟兵遇險,必不袖手旁觀!

華夏的兒女不怕死,華夏的兒女要挺直脊梁!

就如同此時此刻正在強風中的江逸,他為了宣揚華夏文明,已經徹底得罪了廢鳥和糙米,一場大的凶險已然來襲。

但他依然無懼地麵對著一切!

漢武帝看向江逸,這才滿意地點頭:“希望你記住今天所說的話。

“朕跟你做和說過的一切,你都要原原本本地傳達給後世,這不僅僅是對你說的。

漢武帝帶著江逸回到漢宮之內,吹進的風小了許多。

他走到殿前插著的一麵旗幟旁,將那麵旗幟拿了起來。

漢武帝高舉旗幟,在漢宮中揮舞著。

江逸凝眸,清楚地看到了上麵題著的四個大字----

“封狼居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