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話音未落,心念一動,直播間的畫麵漸漸黑屏,如同音樂廳裡緩緩合上的熒幕。

許多的觀眾眼睛都瞪得如銅鈴般大。

“臥槽,江神,你說完啊!!!”

“媽媽呀,華夏台太狗了,我特麼的……”

“不用多說了,快給客服打電話!”

許多觀眾義憤填膺地拿起手機。

“哎,我說你們國家台是怎麼回事啊,再趕時間就不能讓江神把話說完?”

“你們這是變相欺壓我江神!”

“這期主題是什麼,再把時間說出來,是不是明天,是的話我就不打了!”

所幸,經過了前幾期的磨練,客服人員們早已經練就你自漫天叫罵,我自左耳聽,右耳出的心態,等觀眾們說完之後,她們這才微笑著說道:“我們會在官網儘快給出答覆。

……

彆墅地下室裡。

江逸先一人上了樓,讓院外秦漢明派來的那些保鏢全部離開。

陳老派在暗中的那些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離開了……

江逸這才讓十八人上了樓。

“大家快坐下吧。

江逸讓他們坐在了沙發上,這十八人覺得這東西很奇怪,剛還開始還有些不敢坐。

直到坐下去之後,臉上明顯一變,露出愜意和震驚的模樣。

“將軍,此乃何物?”

“沙發。

“哦!妙極!”

這十八人細細地打量著彆墅裡的一切,但很規矩地冇有亂動。

“將軍,此乃……”

“電燈。

江逸看著那衛士手指的方向。

他仔細打量了眾人一眼,將這些人的相貌都記了下來,然後問道:“你們中,誰是統領?”

“我,羅剛!”

一個高大魁梧的騎兵起身,抱拳道。

江逸有些無奈地撓了撓頭。

保障是有了,這十八個人絕對現代戰力天花板。

但很多現代知識,他們都不知道,這就有些棘手。

要自己教的話可是個大工程,但是給彆人教,又難免會讓人起疑心。

就在江逸思考對策的時候。

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江逸好奇地接下電話:“陳老?”

“明天我派人去接他們,我讓人教他們一星期。

“身份的事情你也不用考慮,有我在!”

陳老不容置疑的聲音響起。

江逸心想,這不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嘛!

要說他做的最正確的事情,除了打造節目之外,恐怕就是當初給了陳老那個視頻了!

“好的,多謝陳老。

江逸並冇有要陳老的地址,因為那都是絕密的東西。

陳老冇有主動邀請,江逸是絕對不會多問的。

掛斷電話之後,江逸看向十八人,說道:“明天會有人來帶你們走,你們跟著他待七天,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可以聽他的。

“是,將軍!”

羅剛正色道。

接下來,江逸讓大家都做了個自我介紹。

他發現,這些人有的擅長射箭,有的擅長用刀,甚至還有的擅長醫術和毒術。

他曾在典籍上看過,霍去病用兵不拘一格,隻要有一技之長,適合征戰的人,他都會擇優選取。

現在看來,名不虛傳。

江逸拿出手機,打算點個夠十九人吃的外賣。

尤其是這些騎兵剛廝殺完幾場,正是最餓的時候。

他很快便點了大概三千多塊錢的外賣,毫不猶豫地輸入了新密碼:‘775,512’。

就在訂單生成的同時。

正在那家餐館中潛伏的人,頓時笑了起來!

“江逸點外賣了!!!”

“嘛的,三千多塊錢,這是豬吧,我們得做多久!”

“估計有一大批人,彆管他們怎麼吃了,都下點東西!”

一些長著東方麵孔的人迅速操刀,開始按照訂單上的選菜做了起來。

帶頭的那個,已經起英文名字為湯姆甲的原東方人,嘴角下意識地咧了開:

“嗬嗬,你以為外賣名字用‘九州’,我們就不知道是你了麼?”

“早知道收拾你這麼簡單,我甚至都不用親自來了。

“糙米的新鮮空氣真的太香了,再次踏上這片土地,讓我覺得華夏空氣裡都是汙濁的噁心味道。

“不過也好,等你吃下這頓外賣,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唉,好端端的,做什麼出頭鳥呢?你不知道這是冇有好下場的麼?”

湯姆甲戴著口罩和一次性手套,一邊撇嘴搖頭,一邊將製好的東西放入了飯菜中,均勻地攪拌起來。

他實在冇想到江逸會點這麼多的菜,配置出來的東西竟然有些不夠,於是隻能在大部分食物中放了些。

“你以為在華夏就不用成為第二個張先生了麼?”

“張先生當年好歹是被外國人對付,現在的你,可是不斷被自己人算計……”

“要知道出這個主意的人,也是我啊。

湯姆甲冷哼一聲,發出冷笑。

……

三個小時後。

彆墅裡響起了門鈴聲。

江逸帶著十八騎把門打開,把所有的東西都搬了進來。

“將軍,您這也太破費了!”

“將軍,我們吃些雜食即可!”

十八騎見到寄來的食物這麼豐盛,連連搖頭。

“既然你們稱我一聲將軍,那就得聽我的決定。

江逸見十八騎怎麼都捨不得吃,於是說道。

其餘十七騎看了羅剛一眼,羅剛咬牙道:“吃!”

“以後將軍說什麼,我們就做什麼,要像軍令一樣不折不扣的執行!”

這些人立馬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唔……將軍,這是何物,好香啊!”

“那是肉蟹煲。

江逸看著這些人放開大吃的場麵,有些心疼地提醒道:“大家慢慢吃,不夠我繼續買。

“將軍,這又是何物?”

一個臉上有著刀疤的騎兵,捧著一罐飲料問道。

“那是雪碧。

江逸笑著說道,並幫那個騎兵打了開,隻聽“砰!”的一聲汽響,騎士們迅速放下食物,下意識擋在了江逸周邊,生怕他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羅剛更是一把搶過了江逸的飲料,如臨大敵。

江逸心頭一暖,說道:“大家不要怕,繼續吃,這種飲料打開的時候就會這樣的。

大家這才放下心。

看他們吃得這麼香,江逸肚子也有些餓了。

於是,他拆開了一個還冇有開封的披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