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

配合完調查的江逸很快走出了警局。

這些人的身份都是偽造的,而且確實對江逸構成了生命威脅,再加上他們還自己破壞了攝像頭,這無異於此物無銀三百兩。

於是,無論江逸怎麼說他們,他們都有口難辯。

更何況他還有十八個證人?

“張律師,辛苦了。”

江逸和麪前戴著眼鏡的男人握了握手。

張律師笑了笑:“不用客氣,這業務我熟,隻收一個人的錢。”

江逸果斷給張律師轉了五十萬,淨賺六百萬。

再抽出兩百萬打給了秦老爺子,讓秦老爺子繼續監督慈善機構,把這筆善款落實道位。

其他三百萬,江逸分給了封狼十八騎,畢竟他們生活也需要錢。

剩下的一百萬,江逸打算拿來當自己這個月的生活費。

“江逸啊,今年的燕城十大傑出青年估計非你莫屬了,你光在這方麵,都賺了人家大半輩子才能賺到的錢。”

張律師笑著調侃道。

江逸搖了搖頭:“我倒是希望他們離華夏遠點,尤其是那些改國籍的忘本徒,滾得越遠越好。”

“你說什麼?!”

江逸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一個女人氣勢洶洶地看向自己。

“我改國籍怎麼了,你憑什麼這樣說我!”

“我告訴你,我可不是一般人,我在糙米待了七年!”

“七年啊,哪怕是條狗,那都已經不是普通的狗了你知道嗎!”

那女子惡狠狠地瞪著江逸:“你一個平民百姓,也敢說我?”

女子見江逸身後有不少人高馬大的漢子,又看了看張律師身後空無一人,而且穿得又土裡土氣的,應該更好惹一點,於是本打算噴向江逸的唾沫,朝著張律師的皮鞋上吐了過去!

張律師猝不及防被噴,眼鏡下滑,眼珠子瞬間就瞪大了,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這個女人。

這一刻,江逸是真想給這女人豎個大拇指……

刑啊!

張律師你都敢惹?

“瞪什麼瞪啊,你個平民百姓!”

那女子說完就要走,張律師哪裡能放過她,拽著她就往隔壁不遠的法院走去。

“先生,現代這樣的人,多嘛?”

羅剛滿臉嫌棄地瞪著那女人。

江逸有些無奈的點頭:“不是一般的多。”

“唉,這要是在大漢,這些人都該誅九族啊。”

羅剛有點想念漢朝,那個他可以自由殺人的時候了。

在回彆墅的路上,江逸得知,陳老爺子給他們都安排了合法的身份,而且是外界不可查的那種。

這十八個人,也掛了些特殊職能在身上,所以可以攜帶一些特殊工具。

至於那個風衣男,在見到江逸冇事後,就繼續潛伏在了暗處。

江逸在明麵和暗麵上,都已經有了充足的保障。

尤其是封狼十八騎,可以說是從江逸主持典藏華夏到現在,真真正正的,完全屬於自己的勢力!

這在他看來,是很關鍵的一個突破。

看著十八騎穿著羽絨服,揹負大寶劍的樣子,江逸還真有些不適應……

當他們再次穿上古鎧的時候,會是何場麵?

進入彆墅區,江逸先是帶他們去物業那錄入了他們的資訊,然後才帶去新買的彆墅。

安頓好他們之後,江逸回到了自己的彆墅。

他坐進書房裡,開始思考下一期的佈局。

那個女人的出現給了他一些靈感。

他開始思考,該怎麼讓這樣的垃圾人越少越好?

冇難處的時候摔破碗走人,有難處的時候往家裡跑,還自詡為人上人,真搞不懂哪裡來的自信。

“春晚就要來了,如果真的要讓皇帝們都出現的話,那麼,不應該隻對話漢家皇帝。”

江逸思考到了一個十分關鍵的點。

如果他真的在春晚裡展開多人對話,可出現的卻全是漢家皇帝的話,那讓其他家的兄弟姐妹們如何想?

那一天可是除夕,是全華夏人民都團團圓圓的日子!

想到這裡,江逸把對話的朝代目的選擇範圍,定在了清和元。

華夏之所以難以複興,或者說有一段時間不斷走向衰落,跟清朝脫不開關係。

清朝,也有些有功的皇帝,但這些帶功的皇帝同樣有著不小的過錯。

博古通今,也當有清朝的一筆。

江逸翻開了筆記本上,那對春晚設想的一頁。

方案1上寫著幾個要邀請的春晚皇帝和將領。

他甚至還把這些人物可能說的話都給設想了出來。

為了增加春晚的趣味性,他更是還打算找來趙構,讓秦皇漢武唐宗這幾個去狠訓他一頓!

漢武跟曹操估計很有得聊……

太宗跟武則天,嘖嘖,這畫麵難以想象……

想到這裡,江逸都不由更加期待春晚了。

那麼,明太祖朱元璋,跟誰的對話性更足?

大明之後,是大清,如果讓朱元璋和一位大清皇帝交流的話,他會說些什麼?

江逸想起,在清朝,有那麼一個皇帝,文治武功都還不錯,甚至會經常去祭拜朱元璋,時常跟他相比。

這個皇帝,對朱元璋究竟是何看法?

他若是知道晚清時期的事情,又會作何打算?

想起回來時看到的那個女人,想起那個和這種現象難以擺脫關係的時代,以及關於春晚的佈局。

江逸最終,還是翻開了那一頁……-